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的女友是狼+番外 作者:逆签(上)

字体:[ ]

 
文案
 
秦水水不小心撞进了一个软绵绵香喷喷的怀抱里,她当场就晕了。醒来时发现身边坐着一个34D的超级大美女,她瞬间觉得自己晕那一下值了。
可是当黑夜来临,34D的超级大美女摇身一变成了一头狼时,秦水水觉得一切都不好玩了…
 
§三个人的日常§
安安:水水,我饿了,我要喝奶奶。
秦水水不耐烦:没空,找你大妈咪去。
安安扭了扭身体撒娇:可是大妈咪说,她晚上要喂你,白天没有精力再喂我了。
秦水水面上一臊,唾道:滚!这么大个人了还喝什么奶。
安安很不服气。
这时宋唯走过来,轻飘飘地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不是也天天喊着要喝奶吗?
秦水水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大吼:滚滚!你俩都滚!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奇幻魔幻 
 
主角:秦水水,宋唯 ┃ 配角:安安 ┃ 其它:逆签,gl
 
 
 
第1章 
  最近陆续发现十几例儿童手足口病,N市政府不得不下令让全市所有幼儿园放假。
  秦水水下班挤公交回家,车上装的移动电视上也在播放关于儿童手足口病的新闻。关于疾病的新闻一播完,插播了一段广告后,电视上又播报了关于最近多起儿童被拐卖的新闻。
  车子颠簸了一下,秦水水将视线从电视上挪开。她右手抓紧了扶手,左手则是小心地护在胸前。
  到站后,秦水水随着拥挤的人潮下了车,举起左手里的袋子一看,脸瞬间耷拉了下来。
  那是一个蛋糕店的包装袋,里面装着一个蛋糕,这是她今天的宵夜,可惜现在已经被挤变形。
  秦水水边走边打开包装袋看了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惨不忍睹,不过好在袋子是干净的还能吃。转念这么一想,她眉心舒展开来。
  在转角的时候,趁着四下无人,秦水水将手指伸进去刮走粘在袋子上的奶油,正准备往嘴里送,冷不丁地她听到一个声音怯生生地说:“姐姐,你还没洗手吧?”
  秦水水生生被着突兀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手指一偏,奶油抹在了脸颊上,她来不及擦拭,就看到前方垃圾桶旁蹲着的小女孩。
  乍看第一眼,秦水水觉得那画面略诡异……她有一点儿退却,又被小女孩的颜值给吸引住了,不由得细细打量起来。
  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衣着齐整,皮肤异常的白皙,模样很是清秀。她的眼睛又圆又大,正炯炯地盯着秦水水手里的蛋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水水好像看到她偷偷咽了下口水。
  小女孩见秦水水愣着没说话,又开口了,这次声音大了一些,“不洗手就吃东西很脏的。”
  秦水水心里咯噔一下,她慢半拍地用手背去擦脸颊上的奶油,同时对那小女孩说:“小朋友,你身边的垃圾桶更脏,不要蹲在那里了。”
  小女孩粉嘟嘟白嫩嫩,跟旁边的脏兮兮的垃圾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听了秦水水说的话,她没有挪动,突然嘴巴一瘪,豆大的眼泪应声而落,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我起不来。”
  这一哭直把秦水水吓坏了,也顾不得脸上擦没擦干净,“噔噔噔”踩着高跟鞋忙跑过去抱起小女孩,声音放柔:“你在这里蹲多久了?腿麻了是不是?”
  话音刚落,秦水水的脸突然被一双软软肉肉的小手捧住,紧接着她感觉到脸颊上一阵濡湿,像是被湿滑的舌头舔了一下。
  秦水水身体瞬间绷直,见鬼似的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忍住了要将她丢下去的冲动,磕磕巴巴地说:“你、你在干什么?”
  小女孩舌头上沾着从秦水水脸颊上舔下来的奶油,她露出无比满足的表情,舔了舔唇角,大大的眼睛弯了起来,无比开心地说:“草莓味的!”
  秦水水脑袋哄得一下,觉得这小孩有毒。她蹲下身子忙将小女孩放了下来,结果小女孩两腿一着地,“吧唧”一下屁股向后坐倒,纯真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
  “姐姐,我好饿……”
  秦水水的心一下就软了,迅速地将他扶起来,把手里已经被压扁的蛋糕往她怀里一塞,赧然说道:“这个……虽然不好看,但还是挺好吃的,给你吧。”
  小女孩没有一点儿犹豫,小短手打开了包装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秦水水见她吃得香甜,忍不住打断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眼珠子骨碌一转,脆生生地说:“我叫安安。”
  秦水水又问:“安安,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是走丢了吗?”
  安安看了她一眼,不说话只是摇头。
  秦水水有些迷茫,试探性地说:“你家在这附近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安安慢吞吞咽下嘴里的东西,奶声奶气地说:“姐姐谢谢你,你不用管我了,我要在这里等人的。”
  等她的父母吗?
  也不一定,也许是这小孩机灵对她心存防备不愿意说。
  可要是对她防备也不能这么不管不顾吃一个陌生人给的东西吧?秦水水觉得很矛盾。
  她突然觉得这女孩挺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淡笑道:“那你自己慢慢等吧,拜拜!”
  “姐姐再见!”
  夜宵就这么没了,不过好在家里屯了方便面,回去就随便吃点吧。秦水水一面惦记着晚上吃什么一面往出租屋方向走。
  这一带位置偏僻,用“脏乱差”三个字就可以形容这里的环境,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房租便宜。秦水水半个月前被迫从公司职员宿舍搬出来,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里。
  她刷了门禁上楼,一楼楼梯间的灯坏了许久也没人修,她正要拿出手机照明,突然听到后面有沉重的脚步声。鼻尖钻入一股难闻的汗味,她听到男人急促的呼吸。
  那男人嘴里骂骂咧咧也不知道是骂谁,秦水水忙闪到一边让出道来。男人爆了句粗口,忽的一下贴着她的身体飞快地跑了上去。
  男人身上的热汗沾到了她的皮肤,秦水水一阵恶寒。她惊魂未定,顿在楼梯间里踌躇不前。
  她早就听说这里的出租房不安全,所以每次出门或是回来都要小心翼翼。
  停顿的时间里,秦水水不知道怎么竟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刚刚的小女孩。这里这么偏,天很快就要黑了,她一个人呆在那里会不会不安全?
  下一秒又联想起在车上看到的那些拐卖儿童的新闻,她心里开始不安。
  秦水水的腿退后一步,毫不思索地跑了出去。可等她心急火燎赶到之前那个位置时,小女孩不见了。
  垃圾桶里还能看到蛋糕店的包装袋,里面的蛋糕已经被吃得精光。
  秦水水又转了一圈,确定小女孩已经不在此处。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小女孩应该是被她爸妈接走了。
  回到出租屋,看着房间里简陋的摆设,秦水水突然失去了吃宵夜的胃口。
  第二天还要早起赶公车,她洗了澡洗了衣服,靠在床头上翻了会儿专业书籍,这才躺下休息。
  可是到了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她被饿醒了。
  秦水水别看体格小,其实很能吃,而且不论她怎么吃就是长不胖。今晚唯一一次没有吃宵夜,所以她才会被饿醒。她也不可能大半夜还起来倒腾吃的,只好迷迷糊糊起来找水喝。
  这房间还不到十平米,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把椅子。她买的灌装水就放在地上,摸着黑都能找到。
  秦水水摇摇晃晃下了床,掀了掀眼皮正要去拿地上的水。她手指一捞却没有摸到水瓶,而是摸到了毛茸茸的东西。
  那顺滑的触感像极了动物的毛,秦水水尖叫着收回了手,两只眼睛霎时间完全睁开。
  她刚刚是抓到老鼠了吗?
  秦水水被自己心里的想法恶心到了,慌慌张张正要摸索着去开灯,突然前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
  她呼吸一滞,死死地盯着刚刚那一处。
  突然“嗖”的一下,那地方惊现两簇幽蓝的光,深邃,森冷,像是一双眼正蓄势待发地盯着她。
  接下来她感觉到那东西动了,那双幽蓝的眼睛也跟着转了转,下一秒,她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嗷呜——”
  “啊——”秦水水本能地发出了更大声的尖叫,她连灯也不敢开,也顾不得自己身上还穿的是睡衣,拉开门惊恐万状地跑了出去。
  那毛茸茸眼冒寒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她房间里?
  除了害怕,秦水水脑子里一片空白。
  为了防止里面的“怪物”跑出来,她紧紧地抓着门,“砰”的一声,她把门给锁上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凉气侵袭着她,秦水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的手颤抖得厉害,腿也哆哆嗦嗦合不拢,唯一庆幸的是这一层的灯还没坏,然而她站在昏黄的灯光下不知所措。
  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极差,秦水水刚刚叫这么大声,邻居不可能一个也听不到。不过在这种廉价出租屋,大家事不关己,就算听到了大家也不会大半夜跑出来理睬她。
  手机没带出来,看来只能去找房东了。
  可房东是个男的,她又有所顾虑。
  秦水水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睡衣,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挣扎着不知道要如何是好,突然门后面传来了动静,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拧着锁试图将门打开。
  秦水水吓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她再也顾不得许多,只想着要马上离开。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人影披头散发从楼梯口飘了上来。
  眨眼的瞬间,那人影一闪到了秦水水跟前。
  秦水水倒抽了一口凉气,一动不动。
  那人影甩了甩湿漉漉的长发,现出一张惨白的脸。
  这一回秦水水看得真真切切,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只是这长相实在太吓人。只见那人眼睛乌黑看不到眼珠,脸颊上挂着两行未干的污浊的眼泪,对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秦水水双眼骇然瞪大,失声尖叫道:“鬼——唔——”
  “女鬼”眼疾手快捂住了她的嘴,那张鬼脸越贴越近。
  秦水水口不能言,眼里写满了惊恐。她挣扎了一下,突然两眼一黑,下一秒她被吓晕了过去,脑袋重重扎进了一个软绵绵的位置里。
  同一时间,秦水水房间的门锁被人拧开,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小心翼翼探了出来。
  “女鬼”瞥了一眼房门,乌溜溜的眼睛微眯,阴沉沉地说:“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听了这话,躲在里面的人才慢吞吞地走了出来。圆脸蛋大眼睛,皮肤白皙,这清秀的模样,可不正是白天在垃圾桶旁蹲着的那个小女孩安安!
  安安两只小短手紧张地搓着,委屈得只想哭,她扁了扁嘴,抽噎着说:“唯唯,我好怕……”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灵异文,别怕。
 
 
第2章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进房间时,昏睡了一个晚上的秦水水活了过来。她倏地一下睁开了双眼,身体跟弹簧一样弹了起来,开始尖叫:“鬼!鬼啊!”
  叫着叫着,秦水水觉得不对劲,她自觉地停了下来。
  她水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仍是在出租房里。
  简单的几样家具,窄小的空间,洁白的墙,这里是她所熟悉的地方。
  她现在竟然安然地坐在床上。
  秦水水低头寻找着什么,看到了摆放齐整的拖鞋,还有墙角边放着的一瓶喝掉了一半的矿泉水。当看到那瓶矿泉水时,她心里突的一下,昨晚的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