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每天都在和走火入魔的任务对象玩角色扮演 作者:一天八杯水(下)

字体:[ ]

 
第71章 
  71
  在魏星阑醒来后,林二嫂便没有再去拿药,药铺的掌柜寻思着林家屋里躺着的人大概是好了。
  魏星阑是好了,还能自己喝粥了,也省得洛衾要一勺一勺地喂她。
  那人一开始还厚着脸皮装病,躺在床上虚弱地张着嘴,要人喂她,就差没叫人帮她把碗里的鱼也一并嚼了。
  可在祈凤把碗接过去,糯糯说要亲自喂她吃上几口的时候,魏星阑忽然道她能自己吃了。
  祈凤呆若木鸡,气鼓了脸道:“院子里的鸡还不是我喂的,就你嫌弃我!”
  魏星阑人还窝在床上,手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将那碗端得稳稳的,咬牙切齿道:“你还拿我跟鸡比。”
  小祈凤气跑了。
  闹了这么一出,魏星阑也不好再装了,对着洛衾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兴许是吃了几口粥的缘故,突然就好起来了。”
  洛衾:……
  林二嫂原本还想着让林先将魏星阑背到院子里晒会儿太阳,可没想到刚从外边回来,就看见那魏姑娘已经在院子里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昏迷了数日的人握着剑比划着,那剑风扫落叶的架势,一看就不是什么花拳绣腿。
  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还虚虚弱弱的,像是就吊着一口气一样,脸色也苍白如缟,像是连动一动都难,眼神也迷迷蒙蒙的,一看就没大回神。
  可如今这正挥着剑的姑娘,那目光却凛冽如风刀,一身瘦骨像蕴藏着无穷的精力般。
  林二嫂虽不懂这些刀刀剑剑的玩意,可却看得出来,魏星阑的每个剑招都干脆利落,剑势逼人又带着些许狠厉,整个人好像渔船上那锋利的鱼钩。
  再一看,那洛姑娘则坐在桌边静静看着,一边缓缓地抿了一口茶水,不但没有阻止,甚至还道:“还行,没睡傻。”
  林二嫂这才明白过来,她救回来的似乎不是什么普通人。想想也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怎么会随身带着剑呢,那养了三十多房小妾的老爷一定更厉害些,不然怎能将这三人扔海里去。
  她仔细一想,忽然觉得有点惶恐。
  洛衾回头便看见林二嫂手里拿着个竹篓,篓里只装了三两条小鱼,还有几只虾。
  她连忙走去接过那竹篓,往里打量了一眼,鱼虾都还在蹦着,就是数目少了些,不像是刚从海上回来的样子。
  门外也不见祈凤和林先的身影,她问道:“林嫂,你怎一个人回来了。”
  林二嫂这才道:“我原先想跟着蒙家那小三儿一起出海,可祈凤和林先硬要跟着去,船上的人实在太多,我便只好去临岸的地方捉了些鱼虾。”
  她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年岁是大了些,不像往年随手一捉还能捉上半筐鱼虾。”
  魏星阑倏然停了下来,手腕一转便把剑收回了鞘里,她问道:“这鱼虾是在哪捉的?”
  林二嫂闻言转身,朝屋外某个方向一指,“就在那前边,临岸的鱼不如海里的多,但也少不到哪去,退氵朝后还能去捡些蚌。”
  洛衾掂量了一下手里的鱼篓,“我去捉一些回来。”
  林二嫂笑了,“你一个姑娘家又没捉过鱼,就别去了,要是沾了满手的荤腥,也不好洗干净。”
  魏星阑也跟着道:“那我也去,在这睡了几日还不知村子长什么模样,正好去瞧瞧。”
  “哎,这捉鱼可不是容易的事,魏姑娘病才刚好,若是……”林二嫂话音一顿,登时把话音卡在了嗓子里,这等晦气的话可不能乱说。
  可魏星阑却朝洛衾走了过去,还把她手里的竹篓给抢到了手中,转头朝林二嫂道:“林嫂你就在家中歇着,我们一会就回来。”
  林二嫂目瞪口呆,看来是拦不住这两人了,“出去走走也好。”她只好道。
  于是林家这两个不知从哪回来的女儿这才露了脸,一个苍白却妖冶,一个冷淡昳丽,模样怎么看也不大像,但无一例外,是渔村里的人从未见过的美人。
  白日里村中的人不多,要么去捕鱼,要么便在耕地,亦或是到附近的山中采些山珍去了。
  可还是免不了会撞见那些个留在村里闲来无事的人,几个小孩儿在追逐着,在看见洛衾和魏星阑后纷纷停下了脚步。
  小孩儿愣愣的,几双灵动的眼眸跟着两人的身影转动,不一会全都纷纷跑了,边跑还边喊着:“娘亲,我看见仙子了!”
  魏星阑心里美得很,看来就只有祈凤这破丫头才会喊她女妖精。
  洛衾睨了她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魏星阑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扬,“我心里乐。”
  洛衾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过了一会,魏星阑又道:“没想到我们才刚私奔几日,就早早过上我耕你织的日子了,这日子还挺惬意。”
  洛衾沉默了半晌,“你莫不是还没睡醒?”
  魏星阑:……
  顺着林二嫂指的方向直走,不过多时便到了岸边,海水如镜般,将顶上那无际的苍穹全揽在了其中。
  这岸边不是沙滩,却是矮矮的石峰,往下一跳便能踩进水里,有不少鱼在底下游着。水澄净得很,一眼便望到了底,那水看着刚及腰高。
  魏星阑把鱼篓放在了矮石峰上,缓缓把袖口挽了起来,在做好了准备正想踩进水里的时候,转头却看见洛衾一身白衣仍整整齐齐的。
  洛衾站得笔直,手里握着一只短哨,是当时她说要送给祈凤的那只,祈凤在跟着她们走了之后,便把那短哨还了回去,洛衾只好又收着了。
  魏星阑眉一挑,看着岸边的人细腰长腿的,神色冷冷淡淡,怎么看怎么出尘脱俗,好看得一塌糊涂。
  她忍不住又逗起人来,“洛姑娘这么站着,是想让鱼自己跳进鱼篓里么。”
  洛衾睨了她一眼,将那玉质透净的短哨抵在了唇边,忽然将其吹响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