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姑息gl+番外 作者:有毛儿(上)(134)

字体:[ ]

  回到家,池慕云便马上着手搜集目前已有的资料,抱着电脑,一转眼就是一两个小时没动。等她反应过来,路清明已经去卧室睡午觉了。
  池慕云走进卧室,看到少女仰卧在床上,脸上盖了一本摊开的书。书下,传出少女有节奏的呼吸声。
  路清明睡着了,这让池慕云放松了不少。
  她蹲在床边,凝视着少女脸上的书的封面,像是要把那书看出个窟窿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移了视线,看着少女随意摊在床边的手。
  就算是这么多年没做农活儿了,少女的手也依然有些粗糙。池慕云低头看着那双手分明的骨节,突然伸出手,用自己的食指碰了碰少女的。
  池慕云无声地勾起了红唇。
  路清明突然伸出另一只手,把脸上盖着的书拿了下来。她那双黑亮的眼睛里哪来什么睡意,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池慕云。
  “云想我了吧?”路清明扣住池慕云的手,看着她说道。
  池慕云一时语塞,路清明笑了起来,侧身过来,仍是看着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云有也想我。”
  她说着,把池慕云的手拉到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手背。
  少女柔软的唇印在手背上,池慕云睫毛颤了颤,下意识地要抽回手。
  路清明紧紧地扣住她,把她的手扣在胸前,似乎是哀求一般念叨着“云,你今天怎么不愿意看我,也不愿意跟我说话?那个男的有什么好,你要留他的电话号码……”
  少女力气好大,大得池慕云挣脱不开。路清明黑亮的眼珠似乎有魔力一般,吸住了她的视线,迫使她越靠越近……
  这双黑亮的眼睛,就像几年前一样澄澈……
  池慕云战栗了一下,猛地缩回手,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往后退。
  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怎么能这么无耻?
  小路才刚满十六岁,还是个孩子……
  路清明坐起来,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委屈又无措地看着池慕云“云——怎么了?我到底做错啥了?”
  池慕云脑子里嗡嗡作响,路清明的声音像是从混沌里劈过来的一柄刀刃一样,让她理智回归原位。
  “没……没什么。”池慕云勉强笑了笑,重新坐在床边,轻声说道,“我只是在想,你——想不想去舅姥家住些天?”
 
 
第81章 
  路清明微愣,大大的眼睛里盛满委屈“……必须去舅姥家住吗?”
  池慕云避开她的视线,轻声答道“舅姥想你了,说要带你出去玩呢。”
  路清明晃了一下她的手,低落道“你和我一起住那边吗?”
  池慕云看着窗外,红唇动了动“我还要上班,不能住那边。”
  路清明半跪在床上,凑近她,试探地问道“云,你最近在忙什么?有什么烦心的事儿吗?”
  池慕云听出她语气中的试探和关心。其实路清明一直都不怎么问她工作上的事情,她当然明白,路清明不是不关心她,而是不懂怎么去关心,毕竟有些事,路清明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并不是很懂。
  池慕云心里一软,抬手摸了摸路清明的脑袋。路清明澄澈的大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她,看得她心里发虚。她缓缓说道“最近……确实有许多烦心事。”
  要不,还是不要让她去那边住了……分出另一个房间住,也是一样的……
  池慕云心里还在挣扎,却听到路清明说道“好,那我去舅姥家吧。”
  池慕云微微松口气,但心马上便被失落、自责包围住了。路清明尚且不懂事,她却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竟然还分不清对与错、是与非……
  ……这全都怪她自己。
  如果以后,路清明和她疏远,那也是她应该承受的……
  “云,你在家要好好吃饭,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路清明垂着头说道。她有点怕池慕云看到自己的失落,赶紧抬起头,挤出一个笑容。
  池慕云已经很忙、很累了,她本来就帮不上忙,更加不能成为池慕云的累赘。
  晚上,池慕云带着路清明回到了池家。
  迈进熟悉的家门,池慕云心中是难言的情绪。尤其看到迎出来的凌素珍和池天祥,她更是不知该以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们。
  凌素珍见路清明提了一个皮箱,便笑着揶揄池慕云道“哟,终于舍得把清明让给我了?”
  池慕云看着她,微愣了一秒才点头应道“嗯……刚考完试,正好也让她回来放松一下。”
  吴阿姨高兴道“小小姐可算回来住了,上次说要跟我学的粉蒸肉,到现在还没学呢!”
  路清明笑着应了几句,把行李箱提去了二楼,站在楼梯口,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池慕云的房间门。
  她把行李箱拉进去,关上门,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大床,想道池慕云今天应该会住下吧?
  凌素珍给池慕秋打了个电话,听说池慕云在家,二话不说便答应回来吃饭了。
  池慕秋挂了家里的电话,收拾好自己桌上的报表,忍不住又翻出那个手机号。
  这还是夏冰两年前的手机号,也不知道现在,换了没有……
  她,还好吗?
  池慕秋猛地按灭了屏幕,深吸一口气,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和包,匆匆回家去了。
  池家好些日子没这么热闹了。
  阖家欢庆,池天祥高兴之下,拿出了酒窖里最好的酒,和家人共饮。池慕云端起酒杯,站起来敬了父亲一杯,又敬了母亲一杯。
  “……妈,您辛苦了。”池慕云眼眶有点发红。她想起小时候的自己总是做噩梦,梦见被一个黑蒙蒙的东西蒙住,呼吸困难、天旋地转……每次,她都是在凌素珍的怀里惊醒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