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霸总摁头结婚 作者:明摇(下)

字体:[ ]

第55章 煽动   
      宋絮棠不禁想到她们第二次见面。
  越白氲还是那个眼角下有颗泪痣, 说话细软, 喜欢搂着她, 对别人介绍时眼睛里满是明媚的笑意,【这是我女朋友,你们都不可以欺负她。】
  认识越白氲是五年前吧。
  两人在酒吧相识, 那时候宋絮棠就是个千金大小姐,有点娇气, 留着长发, 美得不像话。
  偶遇越白氲, 开始互不相识, 她有点傲气, 没有要谈恋爱的心思, 对方偏偏对她一见钟情, 私下还装穷缠着她, 当时被瞒在鼓里。
  之后出于善意,她带越白氲回了在外面的小公寓,还给她找了份工作。
  那时候隐瞒身份, 两人真心相爱, 甜蜜的度过每一天。
  不管她做什么, 越白氲都会帮她完成,她从小没下过厨房, 平时做的难吃的菜,越白氲都欣然接受,每次都眨着黑漆漆的眼睛, 把她抱到身上咬耳朵。
  越白氲那时候喜欢抱着她,亲的迷迷糊糊,不停地撒娇:“你好甜好软,快点喜欢我啊,你看我这么喜欢你,就不心疼吗?”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她也确实喜欢上了这个女人,回去为了她,跟父亲决裂吵架,做的傻事很多。
  没多久,宋家就亡了。
  宋鹤跳楼自杀,妈妈跟着别人跑了,空荡荡的家什么都没了,一切温暖的回忆都是假的。
  外界还在不停地污蔑她,说她包了个情人,才把宋氏搞破产。
  宋絮棠定然气不过,让人修理了一顿那嘴巴贱的狗男人,走投无路去找越白氲帮忙的时候,唯独见着越白氲那张冷冰冰的脸,瘆的心慌。
  对方把她摁在地上,不复以往的温柔,柔情的双眼被恨意代替,残忍的夺走她的第一次。
  有时候在想。
  清清白白的富家小姐,怎么会走到这一条路,是上天的恩赐,还是为死去的赎罪。
  她真是天真的被骗到最后,连尊严都没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在嘲笑她,好好的宋家败在她的手里,宋氏后继无人,该断后。
  现在从她的口中听到:【不过是我家的一条狗。】
  心跟玻璃一样,哗哗碎裂。
  每一片碎片都像走马灯,将过去重演。
  贝舒羽生气的噘嘴:“阿氲,不要这样凶人家。”
  夏季的热风贯穿宋絮棠的衣衫,身形单薄的站在那里。她肌肤如雪,身材纤细高挑,脸蛋细腻,白的发光。
  像一朵迎风娇嫩的花,天生的娇贵。
  面对越白氲的话,缄默无言。
  她咬住唇,直到唇上有温热的液体淌过,腥味漫在她的口中。
  胸口缓了口气,“如果没事,我先进去了,或者我可以回宋家。”
  越白氲原本心情很好,一看见她,脸色就拉下来了。
  “进去,以后别出来丢人现眼。”
  宋絮棠转身离开,把自己当成两耳失聪,什么都不去过问。
  贝舒羽抬头看着越白氲,发现她的眼睛胶凝对方身上,根本就没有看她,心里有点不安,一把抱住她,扯回她的神智,轻声说:“你怎么啦,刚才我们还好好的,为了这个人,你就突然生气。”
  “对不起宝贝,吓到你了。”越白氲散去心里阴翳,捏了捏她的下巴。
  “嗯你真的吓到我了,感觉你很在乎她。阿氲可不能喜欢除了我以外的人。”
  “说什么傻话,也不看看那女人几斤几两,跟你能比吗。”
  宋絮棠停下脚步,嘴角扯了扯,像朵褪色的花,独自将门合上。
  越白氲带了个宝贝回来,没有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每天带着她家小可爱出去玩,商场大厦随便刷衣服首饰,各种礼物。
  宋絮棠短暂的过了个舒适的日子。
  沉淀了半个月。
  —
  风平浪静过去段时间。
  楚念参加一个节目,《真心话冒险1:100》的综艺节目,这种节目无非炒作各种绯闻,收视率这些。靳晓悠好不容易从她的行程里抽出时间,就等楚念这边的回答。
  上次粉丝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微博上都是道歉的热搜。
  飓风横扫千军,流量再次创高新,一个月里已经上了七八次热搜的女人,风波过去,误会得以平息。
  这些热点导致楚念人气瞬间飙升,一下子荣登内地最受欢迎的女星排名前30。
  冒险节目的PD再三邀请,楚念近期想放个长假,跟旖旖培养感情,然而考虑了下,或许能见到宋絮棠,才决定去参加。
  江静娴抱着旖旖,刚给她换完尿不湿,女娃特别黏她,有时候一口一句妈咪,一口一个妈啊妈,弄得楚念哭笑不得。
  “你要去参加活动,我让人送你。”
  楚念正在换衣服,回头看着一大一小站在屋子里,脸上微微薄红,“我换衣服呢。”
  江静娴手指点了点挂着涎水的女娃,笑了笑道:“女儿在找你,两个房间跑,我担心她摔倒,就抱过来。”
  “啊……”江静娴说完,小女娃似是附和的应了一声,眼角往上勾,像只狐狸一样,这么一看,这丫头像极了江静娴那双眼,漂亮的到处发电。
  楚念将衣服穿上,换了身白色的碎花裙子,粉色的袜子伸进小白鞋里,她散着长发,刘海温顺服帖,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掀开皱褶,睫毛两把扇子勾的人心痒。
  “我晚上回来,你们两个在家乖乖的哦。”
  女娃涎水挂在江静娴的衣袖上,乳牙出的快,又有新牙萌出,最近口水流的不要钱。
  “啊……”她又晃了晃嫩胳膊,扭头往江静娴脸上啃了两口,啃的一脸的口水,惹得亲妈很是嫌弃。
  楚念将手机打开,屏幕是靳晓悠催命的电话,她收回包包里,说:“我先走了,旖旖。”
  “等下。”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