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短命白月光只想咸鱼 作者:江一水(下)

字体:[ ]

第70章 
  交往?江轶垂眸, 看了一眼江似霰和她相牵的手,眉头微皱。
  说起来,她和江似霰更准确的关系是, 江似霰需要“江轶”的身体,而江轶也很喜欢她的信息素,这应该是各取所需?
  江似霰也说过要养她, 那她们这是金主和小白脸?也不对,她现在是给江似霰打工,所以是老板和下属?好像也不太准确, 毕竟她们这几天一直在床上滚来滚去。
  江轶想了一会,在心里给自己和江似霰的关系下了定义:金主和替身。
  这个念头一起,江轶觉得自己的人生滑向了一个更加诡异的方向。想到这里,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江似霰牵着她, 看着满脸八卦的陈晚舟反问:“是不是在交往,和我们今天这桩生意有什么关系吗?”
  陈晚舟笑了一下:“当然有关系啊。如果你们在交往,那我想成为你未婚妻的计划不是要泡汤了。”
  陈晚舟这么说着, 用眼角地余光看向一旁的江轶, 时刻注意她的反应。
  江轶脸上一僵, 眉头微皱, 对这个说法有些显而易见的不满。
  未婚妻?所以这个老同学还是江轶的情敌?这都是什么昔日好友爱上同一个人, 即将反目成仇的场面?
  江轶心里的吐槽都可以倒出一车来,可面上却很快收敛, 恢复了常态。
  江似霰没有注意到她一闪而逝的不舒服,仰头去看她时,江轶的表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江似霰觉得不太开心。
  但她们现在在陈晚舟面前,江似霰不能表现出来, 她笑了笑,和陈晚舟说:“你就那么喜欢开玩笑吗?如果你不想谈今天的事情,我也可以去找别的合作者。”
  江似霰说着,拉着江轶就要离开。
  陈晚舟又一次意识到,在江似霰面前,轻易不能开她的玩笑。尤其是,她身边现在还有一个江轶。
  不过江轶刚才那个反应让她觉得很有趣,这两个人的气氛太暧昧,陈晚舟并不介意在工作之余做她们的情感催化剂。
  陈晚舟笑了一下,拦住了江似霰:“别,这不是还有得谈嘛,你要是不喜欢玩笑,我就不开了。”
  “找个地方歇一下,我们坐下来说吧。”
  江似霰觉得天气好,不太想进室内:“就在马场上走走吧,天气不错,你的资料我都看过了我们边走边说。”
  “好。”
  于是江似霰拉着江轶,和陈晚舟并肩走在了草场上。
  陈晚舟把合作的利益陈述出来,江似霰指出了她的弊端,两人就着各自的立场一步不让。
  说到关键部分的时候,江似霰松开江轶的手,直接点出陈晚舟公司的短板,有些毫不留情。
  陈晚舟笑眯眯的,也不在意这件事,还就这个问题让出了一点利益。
  合作上的事情谈不拢,如果双方都很合适还是谈不拢,无非是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
  江似霰手里刚拿到的那个专利,有很多医药公司想要合作。她一个人虽然吃得下那么大的项目,可难免会被人盯上,现阶段江似霰做事还比较低调,和背景很深的陈家合作最恰当。
  两人谈得火热,站在一旁的江轶又听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对她们的话题也不太感兴趣,渐渐地就变成了跟在她们身后走。
  江轶走在后头,看着两人的背影,莫名就想到陈晚舟刚才说的那句“未婚妻”。尽管江似霰说陈晚舟是在开玩笑,可是能让Alpha对一个omega说出这句话,应该就是喜欢了吧。
  江轶走在前头的两个人——帅气洒脱的omega,妖娆妩媚和公孔雀一般艳丽的Alpha,同是豪门之后,都很优秀,门当户对,A才O貌,怎么看都怎么很般配。
  可是这种般配让江轶有些不太舒服。
  她跟在江似霰身后,听她们就着共同话题交谈,不自觉地挠了挠脸。
  眼看着两人说着说着,走得更加近,江轶心里甚至升起了一个想法:谈公事就谈公事,挨那么近干嘛,是在调情嘛!
  这个想法涌出的时候,江轶后知后觉地品尝到自己的话语里充满着浓浓的酸意。
  她竟然在嫉妒?
  意识到这一点,江轶都被吓了一跳。
  不是吧,这种情绪是从哪里来的?从她的身体里,还是发自灵魂的嫉妒。
  江轶分辨了好一会,确定那种不爽的感觉是属于自己的,有些发愣。
  为什么会嫉妒?或者说,在吃醋?是因为她觉得江似霰是她的omega,这是一种Alpha在面对被自己输送过信息素的omega被其他Alpha追求时的争斗本能?还是纯粹的嫉妒?
  因为就信息素而言,江轶觉得陈晚舟根本和她不是一个等级。
  江轶在教科书上学过,信息素浓度属于高等的Alpha,根本不觉得一个普通的alpha会对她有什么威胁。
  她们在某些方面表现得相当傲慢,甚至对其他的Alpha有些轻视,这往往是她们这类人会被群起而攻之的原因。
  对于曾短暂温存过的omega,她们也很自信,觉得对方不会被除自己以外的人吸引。除了同等级的对手,她们基本不屑表现出自己在交配上的针对性。
  这种特性,往往会造成这类人很风流,拥有不少性意义上的伴侣。
  江轶在这方面的生物学的不错,对此有不少了解。她觉得就信息素方面而言,陈晚舟的浓度,还不至于会让她嫉妒。
  江轶思来想去,排除了所有生理上的可能,恍惚意识到这种情绪是来自她的内心。
  她在嫉妒陈晚舟,嫉妒她和江似霰门当户对的家世,嫉妒她和江似霰看似登对的背影,嫉妒她和江似霰总有共同的谈话内容……
  等等……她嫉妒陈晚舟的话,更深一层的解释,不就是喜欢江似霰?
  她喜欢江似霰,她竟然喜欢江似霰?
  不是吧,她和江似霰也就认识一周,不过是共度了发情期,天天就在床上滚来滚去。
  她还没有足够了解江似霰,最多是知道她长得很漂亮,性格不错,喜欢调戏人,床上很合拍,工作能力很强,有个白月光是“江轶”。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