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秦]秦狮 作者:苍策九歌(中)

字体:[ ]

 
第84章 停杯投箸不能食
  白舒直愣愣的看着‘蒙毅’,看着他的因为笑容微眯的眼睛,无端的想起了某一日他于草原上打猎时,一直在观察他的那只狐狸,便是瞧见了自己将弓箭瞄准于他,也依旧坐在那里。不知是蠢的不晓得逃跑,还是知晓他并无杀意所以懒得动弹。
  两者好像没什么相似之处,那是一只在阳光下有着近乎于金色眼睛的狐狸,而眼前的人是黑眸。可不知为何,他就是想到了那只恶劣的,跟了他一路的,随处可见的那只普通狐狸:“是他们不懂得珍惜我。”
  白舒顺着他的话重复道:“所以我理应负他们,错,并非于我。”说着说着,如死水一般的湖面起了波澜,明明是没有风的天气,明明没有外物的打搅,可那波澜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剧烈,“那么你就放心么??”
  “若舒侍奉于秦王左右,君可会放心?”白舒有一双很标准的桃花眼,眼型较长,内眼角尖而内陷,外眼角细而略翘,上眼皮弯曲略深陷,甚至眼睛周围带着一点儿红晕。这让他笑起来的时候像是醉酒的人,迷离又轻佻。
  明明他是认真的态度,可嬴政就是从这双眼睛中看到了戏虐:“信,”他直视白舒那双弯起的漂亮眼睛,“雁北君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我都信。”虔诚又坚定,“因为是你,所以我信。”
  当年你说你不会丢下我一人在棕熊的嘴下,你没有丢下我。当年你所给予的那些承诺,也都一一兑现了。当年你讲给我的那些东西,伴着我走过了最艰难的那些岁月——于你,我愿意去试一次。
  这答案超脱了白舒的预料,他伪装出的笑意在此刻僵停在脸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其中倒映着‘蒙毅’坚定的神情:“你说的所有话,无论他人怎么看,我都是信的。”如此说道,“只要你说,我便信。”
  只是‘蒙毅’这话说完,院子中便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哈哈哈哈——”抬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只有手掌未能遮盖的嘴角是大大的笑容,“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竟然会在这里讨论这种问题。”
  并不知晓‘蒙毅’真实身份的白舒捂着眼睛,心中如镜的湖水已变为浪氵朝,一波又一波冲击着海岸,一遍又一遍的从满是棱角的石头上划过:“你能决定什么呢,你能影响什么呢,你又知道什么呢。”
  茅焦张嘴,又很快闭合。他想要插话,但此刻秦王政与雁北君之间的气氛太过奇怪,他发觉无论自己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不应景且不合适的。
  然而嬴政却不甘心止步于此:“难道将军觉得自己做错了么?将军与赵王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错的是从未有过逆反之心,一直镇守赵国雁北一带,驱走了匈奴打得羌人不敢再犯的将军么?”
  “错的难道不是我么?”白舒答,“是我向赵王隐瞒了边境的情况,是我汇报了虚假的战果,是我将徐夫人送到了秦国,也是我——如今站在秦人的面前,聊了这么多却从未谈起过结盟之约。”
  “不,”嬴政摇头,“错的是高坐钓鱼台,从未到过边关,不曾体谅过雁北寒苦的君王。”
  “何解?”
  “让自己的将军去CAO心一个君王才应该CAO心的问题,难道不是君王的失职么?让一个本应冲锋陷阵征战沙场的将军以一个君王的角度去思考问题,难道不是君王的无能么?既是持剑人武艺不佳,又何怪剑芒锋利?”
  这话让白舒哼了一下小声:“花言巧舌,”不以为意,“君王于臣子本就各司其职,世人可言他为君主我为臣子,臣子难道不理应替君主排忧解难么,既是分内之责,又何来的辛苦于体谅一说。”
  “既互为臣子,主君不能体谅臣子辛劳,臣子又为何要全力相佐?”嬴政不跳白舒的坑,“若是如此,分内之责自然要做好,可那多余出来的努力,过盛的成果,将军理应可以独占。如此,是君失职,而并非臣之过。”
  如之前白舒逼迫茅焦一般,嬴政向白舒的方向跨了一步,与他拉近了距离:“我若不知道,愿听君讲解。我若说错话,愿向君请教。若是我身份不衬,君可愿等一等,待我可应君之托时,再与我一道前行?”
  “若我不愿呢?”
  “那便再请,一日不行两日,两日不幸三日——”嬴政说的很洒脱,“总有一日君会被打动。这天上地下再无与君一般的人,若是错过了,那此生该有多遗憾啊。”他的语速很快,一步又一步的向前。
  “你倒是执着。”
  “因为这世间多是沽名钓誉之徒,以他人衬托自己之贤明,以他人彰显自己之胸怀,以谭人展现自己之能力。如将军这般将错误尽数揽于己身,以污蔑遮掩自己身上霞光,若是错过了,才是真正的目不识珠。”
  白舒挑眉:“自污?”
  “将军孤身前来咸阳,便是今日我等不来,将军也一定会面见秦王,不是么?”嬴政微微垂头,垂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笑颜,“将军千里迢迢,甚至不惜在多年前布局,为的不就是一见秦王么?”
  “将军有求于秦王,不是么?”
  而应这逐渐拉近的距离,感受着对方比自己高出了小半头的身高,白舒停在脸上的僵涩笑容在此刻轰然碎裂,他猛然抬头,桃花眼眐的滚圆,像是两颗琉璃珠子光亮又澄澈,看着嬴政尽是不可置信。
  “之前的那些话,尽数是为了抬一个身价,是也不是?”嬴政手臂微抬,但还未牵动袖口有快速放下,“庄子有言,剑分天子剑,诸侯剑与庶人剑——将军乃是诸侯之剑,却用作庶人剑,岂不是大材小用,明珠弹雀?”
  “宝剑尚会引猛沉而哀鸣,更何况是有贤能之士。”
  然而白舒的注意力却全然皆在对方的比喻上了:“诸侯剑?”
  “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谭,以豪桀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以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庄子》)。”嬴政停顿,“一如将军之令,令出则和民意安四乡。”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