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番外 作者:柒殇祭(上)

字体:[ ]

 
  文案:
  纪愉被一本百合小说系统意外绑走。
  只要走完里面替身女配的戏份,就予她丰厚补偿并放她回家,她答应了。
  何况。
  这女主长得和她初恋一样,春风亿度是她血赚。
  *
  孟忍冬在一场时尚盛宴的年会上捡回个小情人。
  小情人长了一双与她心上人一样的桃花眼,温柔多情,除了……
  总缠着她怎么也要不够的模样。
  朋友都夸她运气好,养的小宠物乖巧懂事,从不给她添麻烦,孟忍冬听多也信了。
  那时候她想,除了名分,纪愉想要什么她都给。
  直到有天,她抱着纪愉午睡,迷糊间,手心里被塞了一张冰冰凉凉的卡片。
  “这是什么?”
  纪愉坐在床边冲她笑,依然是她喜欢的模样:
  “四年来承蒙孟总照顾,这是分手费。”
  孟忍冬:“???”
  阅读须知:
    1.冷艳不懂爱总裁vs妖精顶流女爱豆,追妻火葬场,双替身梗,有狗血,是个新尝试!
  2.娱乐圈内容纯属虚构,所有角色无原型。
  3.女主不会和狗在一起的,死心吧哼!
  4.我爱文下每个角色,也爱她们的故事,不接受写作指导,如有不适请及时退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女配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愉;孟忍冬 ┃ 配角:收藏一下我呗~ ┃ 其它:爱我就完事儿了
  一句话简介:双替身vs双白月光
  立意:努力就可以创造奇迹!
 
 
第1章 001
  房间里的手机音乐声很大。
  富有节奏的拍子像是鼓点一样,一声声撞在人的心上,连镶嵌在墙上的那一面面的镜子边缘仿佛都在隐约地震动,好像也在随着音乐一同打拍。
  镜子里映入一道随着音乐不断舞动的身影,因为四肢协调、舞姿流畅,那身形里便隐约带了一股和谐的韵律美,有一种柔而刚则韧的吸引力。
  只是舞者的气息渐渐变得不太稳定。
  啪嗒。
  额边的汗水因为一个头部动作被甩落在木地板上,原本在跳着的身影忽然慢慢停了下来,先前接连的高强度活动导致的疲惫就也跟着上涌,空旷房间里凌乱的呼吸声渐重。
  舞者低下头,半阖着眼皮,看着脚边的地面,汗水像是雨滴一样,滴滴答答地从额角滑落,更多的则沿着下颌线没入颈间,将修长的脖颈笼上一层薄薄的水痕,像是瓷器表面刷的釉色保护层,散发出光泽。
  贴在身上的休闲纯棉衣衫都被这汗水改造成了紧身装,紧紧地黏在她的腰间,无意识地勾勒出那玲珑劲瘦的腰线。
  唯有本人对此浑然不知,呆呆站了好一会儿,将气息平复了,她便走到角落,俯身将手机捡起来,指尖在屏幕上划出两条水痕,打了个滑,音乐播放器无情地跳转到下一首。
  好在她很快在衣服上找到干净的地方随手抹了抹汗,终于将音乐回溯到前一首。
  先前的旋律很快在室内响起。
  然而几分钟后——
  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迟疑停顿,又一次上演。
  停下的人站在那里,依然只是在安静地平复呼吸,仿佛一台没有知觉的机器,静静地回忆了一遍做错的动作和感觉,等到气息稍稍稳一些了,便打算故技重施。
  只是拿着手机点回上一首的空隙里,她忽然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
  房间里原本关的很好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一条棕色的、皮毛光滑的小柯基竖着耳朵趴在那里,湿漉漉的圆眼睛定定地看着她的方向。
  一人一犬,四目相对间,柯基稍稍抬起脑袋,动了动嘴,轻轻呜了一声,竟然发出了人的声音:
  “又在练poppin?”
  她点了点头。
  柯基又问:“你不是擅长jazz吗?”
  她眼也不眨地应:“嗯。”
  仿佛听不出对方语气里面的疑惑。
  poppin和jazz是舞蹈里面两个不同的舞种,前者是街舞的范畴,后者自成体系,其中又有几个分支,两者存在一定区别,一般而言,学jazz方向的和街舞出身的人舞蹈动作和习惯都是不同的,想要将两个舞种都跳的原汁原味,基本不太可能。
  柯基不知道眼前的纪愉究竟为什么明明是jazz出身却执着于练习街舞,问题没有结果,它便重新趴回地上当观众。
  倒是纪愉,明明已经做出了再练习一遍的打算,结果好一会儿之后,室内的音乐声竟然停了下来。
  柯基再一次抬起圆滚滚的脑袋,竖起半圆的耳朵朝女生的方向张望。
  纪愉抬起右手食指,轻轻竖起抵在唇边,对它比了个“嘘”的姿势,而后主动接起振动模式的来电,声线明显温和了起来:
  “薛助。”
  ……
  薛涟是皇庭娱乐CEO孟忍冬的助理。
  孟忍冬方才下班前在办公室接了个电话,心情明显的糟糕了许多,虽然她面上还是往日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但薛涟跟了她七八年,多少能从周围的空气温度判断出孟忍冬的心情指数。
  上司的心情不好,下属的日子自然不会好过,薛涟便察言观色,斗胆提了个小建议:
  “孟总……去纪小姐那儿吗?”
  薛涟以前就见过孟忍冬身边的人,纪愉不是第一个,却是她见过的待最长时间的一个,所以她想,这人应该多少有点本事。
  孟忍冬原本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听见薛涟的话,睁开眼睛往前座的方向看了看,那目光如锐利的剑光,又冷又狠,刺得薛涟一个激灵,险些咬着舌头,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好在下一刻,孟忍冬就淡淡地收回了视线,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漫应了一声。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