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Alpha指挥官赋闲在家后 作者:非羽无面(下)

字体:[ ]

第76章 
  “如果我是叶欢, 肯定会指使监察局的人将叶无问推出来背锅。”虞箫坐在床上前, 学究一样反复查看新闻报道的那个片段, “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 而且能把陛下的血脉、虽然叶无问只是私生女,但归根结底还是陛下的孩子,不得不防,不如顺手除掉。叶无问是调查局局长,位置是足够高,但我们都知道高处不胜寒这个道理,承担责任也是最佳人选。”
  “陛下不喜欢叶无问。”虞音向后一靠,“那她危险不是了么?”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有点惊讶地挑眉道, “所以你之前在农舍的时候问她跟皇后关系好不好。”
  她有点理顺里面的关系了。
  无论是皇后还是叶欢甚至是陛下, 他们心中都完全清楚这件事跟叶无问无关,真正要为叶阳死亡负责的对象只有两个:一个是陛下,另一个是叶阳他自己。
  如果不是疏于防范, 他堂堂一个皇子不可能阴沟里翻了船。但显然,不可能有人敢怪罪到陛下头上去。那就要寻找一个牵涉其中并且足够位高到承担责任的替罪羊。
  倘若皇后开口劝动陛下, 说不定事情尚还有转机。
  ……
  “接下来,你会是叶欢推出来的替罪羊。”倪克斯坐在床上, 看着叶无问坐在显示器前写写画画, “但好消息是,陛下不可能只留下一个皇子在身边,这对他很危险。”她眨了眨绿眸, “是挑战也是机遇,就看你怎么把握了。”
  ……
  “但你好好想想,陛下再讨厌叶无问,也只是情绪上的讨厌,谈不上仇恨,叶无问之前的种种举动,只是让他脆弱的自尊心受损罢了。但真要让他只有一个适龄的继承人,那他晚上还睡得着么?”虞箫轻笑一下,“皇后开口帮叶无问求情,陛下顺着给好的台阶下,然后就看叶无问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做出反击了。”
  ……
  倪克斯继续道:“先提前和皇后联络,让她帮你一把。若是你被问责,便认下办事不周的罪名,然后皇后会替你求情,陛下不会不同意。”她哂笑道,“因为他没得选,不得不同意放过你,不然他在百岁大寿的时候他唯一的儿子就会爬到他头上去。”
  重重拿起,又轻轻放下。
  叶无问沉思了一会儿,预估了认罪后的几种情形。
  一是陛下会宣判她的死刑,但她必然不会束手就擒,立刻准备好接应的人逃到外星域做一个流窜的星际海盗。
  二是陛下只会免除她的职位,那她尚且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三是做出无关痛痒的惩罚,比如罚俸、禁足之类的,然后等待事情平息。
  “然后、”倪克斯凑过去,看见她正在画贵族关系图,“你不是已经推出来更好的背锅对象了么?虞大公帮了你一把,不然按照她对妹妹的宠爱,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让安洛帮她控制住易平生?”
  她的小手包住叶无问的手背,冰冷的温度让叶无问浑身一颤,皱起了眉头,倪克斯从叶无问手中握住铅笔,将易平生的线拉到易询大公的头上,画了一个圈。
  “现在,我们再梳理一下。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易平生会前往皇宫认罪,他作为叶阳侍卫官,也是连带责任人之一,但他身上流有易询大公的血,虽然我恐怕易询这个老头子估计连易平生到底长什么都不知道,但不妨碍陛下从其中做手脚。虞箫将易平生推出来给陛下,陛下必然会惩处他,但罪名应该不再是办事不利,而是泄露机密,作为大殿下的侍卫官将巡逻路线透露给外界,然后追究起易询大公的责任。”
  叶无问愿意听她接下来的想法,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她,轻声道:“继续说。”
  “陆峰支持叶阳,易询支持叶欢。这不是很明显了么?一箭双雕的事情,长峡星高层有人与叛军勾连,陛下借此动一动易询大公,便可以顺带敲打一下现在如日中天的叶欢。而且,目前这个局面,陛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动虞箫,在眼皮子底下的世袭公爵,可只有一位,又是世代的保皇党,犯不着。”倪克斯继续将叶成和虞箫连了起来,“如果易平生真的前往皇宫后,那可以确认是虞箫帮了你,你接下来多半会安然无事,但她是政客,你多半还是要付给她足够的好处,这个情先欠着,以后再还。”
  倪克斯将笔放下,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走向衣柜:“然后、反正最佳方案我理出了,接下来的细节完善,你自己可以完成,我先去洗澡了,还有,我习惯睡靠墙的一边,不然我会掉下去。”
  ……
  第二天一早。
  虞音和虞箫对坐着,桌子上摆着用积木打起来一座尖塔,虞音正在小心翼翼地抽出方块。
  “呼,没塌。”她松了一口气,“该你了。”
  虞箫扫了一眼,随意从下面拉出一块,小塔微微晃了晃,仍旧没塌。
  “你知道为什么安洛会帮你么?”虞箫一心三用,边看早间新闻边问她道。
  “呃、我没读取到他的思想内容。”
  “不要太依赖你的读心术,你还有脑子,分析一下。”虞箫耐心地引导道。
  “他帮我……可能可以从中获益吧。”虞音想了想。
  “约等于没想。”虞箫叹了一口气,“现在帝国就是我们眼前这座积木搭成的金字塔,贵族是塔尖上的一部分,而构成整个基石的便是整个平民。”她继续问道,“叛军宣扬的思想一向不都是消灭特权阶级,人人平等么?”
  “帝国法律《平等法案》也规定了人人平等。”虞音指出道,“但社会不可能有存在绝对的平等,这我们都知道。除非消除个体之间的差异,不然人与人之间永远都会有区别,小到长相的美丑,或者兴趣的雅俗,大到智商的高低,或者阶级的高贵贫贱。”
  “安洛帮你,其中有一点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你的能力,精神控制,平时可以让人自由行动,但运用起来,可以让人完全放弃自己的立场。”虞箫对她说,“我不赞成你太过滥用这项能力的原因就是如此,一旦消除派系,我们这座金字塔就会直接崩塌。”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