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18)

字体:[ ]

  云庄最反感这种做作的女人,也懒得委以虚蛇:“哦?姐姐真是个好人,你一定会幸福的。你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爱人,他就在圣马特学院上学。姐姐,相信我,只要你们再见面,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真的吗?你怎么……”宝儿听云庄说的话,眼睛愈发明亮,突然,一阵凉意从脊背爬了上来,她僵硬地看向皇子殿下。
  皇子殿下都气炸了,头上绿油油的:“宝儿,你先入学,我会让凯茂保护你,其他事情以后再说。”说完,狠狠瞪一眼云庄,拂袖而去!
  离开教务处往教学楼走,两人一直无话。之前他们在重力场里头也是这样沉默,所以云庄早就习惯了。
  “对上凯文皇子,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云庄和杜涛不是一个系的,在分道扬镳之前,杜涛说了这么一句话。
  云庄知道杜涛其实是个很热心的人,不然也不会在重力场帮他正骨。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朋友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那个皇子最是好面子,他只需要透露出自己一旦出事,这件事情就会自动暴露出去的消息,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更重要的是,他还要考虑到杜涛的态度。
  云庄敢这么做,就是相信以杜涛的性格,不会不插手。云庄只是个小人物,不值得成为上层战争的**——以这两人剑拔弩张的程度,恐怕盖亚帝国内部已经是貌合神离。
  不过这不归他管。
  “录音了吗?”杜涛问。
  云庄讪然,口说无凭,只怕就算他真的出了事,把事情抖落出去,凯文皇子也有办法压下来——其实不就是戴了顶绿帽子嘛,这年头这些位高权重的,谁敢说自己头上半点绿没有?
  杜涛从通讯仪下方取出一个微型录音器,微微一笑:“我录了。”
  犯规!这一口白牙露得晃花人眼,这语气纯粹是在求表扬!可是实在太萌了!云庄忍不住想起云礼,那个熊孩子十七岁的时候也经常拿着各种奖状在自己面前傻笑。
  一个不走心,他差点就摸~到了杜涛的头——杜涛迅速翻了一个白眼,同时打掉了云庄意欲作乱的手:“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宝儿的秘密?”
  “很简单啊,我注意到宝儿的左胸口上访有和平鸽的纹身,你还记得吧,咱学校的徽记是和平鸽。当然,只是这一点还不够,我注意到她手腕上有个精致的红线手链,她穿的旗袍,看上去是个地道的华裔,我推测,今年是她的本命年。24岁,突然要求来圣马特学院上学,而且是跟新生一样需要军训,那她十八岁之后,一定没有继续学习,哪怕有,也一定在中途退学了。呃,我好像说得太多了?”云庄面露尴尬。
  杜涛饶有兴趣地说:“继续说下去。”
  “左胸口是心脏,放在心尖上的人,不是亲人就是情人,我猜是情人,因为以凯文皇子的性格,自己的情人要寻亲,那绝对是天翻地覆大动干戈,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寻亲。”
  杜涛听罢,微微点头:“很不错,凯文自大又虚荣,如果是寻亲,他肯定大张旗鼓,让人自己出来见他……到了,我走了,再见。”
  “再见。”
  ……
  “小庄,云小庄!你就答应我嘛,我好歹也是个美女,怎么你就这么绝情!我不管,放学之后你再不答应我,我就霸王硬上弓了!”
  下午三~点,瑰拉继撒娇卖萌都失败之后,终于选择了采取武力措施。
  “瑰拉小姐,很抱歉,我已经加入杜涛的队伍了。”云庄失笑,之前那个嚣张跋扈的大小姐又回来了。
  瑰拉不敢置信:“杜涛?那个木头脸??云小庄,你到底哪里想不开?哦!我知道了,难怪你不喜欢我,原来你喜欢男人!”
  “瑰拉,你在开什么玩笑?”云庄无奈耸肩,这妹子持之以恒的能力太强了,他又不想跟人闹僵,调侃道:“如果我喜欢男人那我就更该喜欢你了,毕竟你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个男人婆!想想吧,趁现在做回一个温柔娴淑温厚恭良的贵族女子还是有机会的。”
  “我不要!”瑰拉满脸期待,脸上布满羞红,“当然,如果你喜欢温柔一点的,我也可以嘛~”
  云庄满头黑线:“该上课了,我可不敢跟杜涛要人权,你敢你去!”
  瑰拉抿唇,苦恼道:“你知道吗,我最怕训练的时候跟他一组,因为每次训练他都能面无表情踢坏了好几个防爆盾。你知道防爆盾吗?高能光刀都打不破的盾……”
  云庄:……他知道高能光刀,锋利无比,是猎杀异形兽最常用到的武器之一。异形兽皮糙肉厚,激光都穿不透,而光刀,却能做到。
  而杜涛的脚,居然比光刀还厉害!
  细思恐极。
  瑰拉还想说点什么,可惜上课铃很不合时宜地敲响了,刘得意走过来,似笑非笑看了两人一眼:“瑰拉小姐,不知道你要不要进来挑选一下队友?”
  “刘教授,不用麻烦了。说实话,我就稀罕云庄!”瑰拉说完,瞪了云庄一眼,恨铁不成钢道:“这种时候,你就应该行一个绅士礼,然后对我这个难过又脆弱的姑娘深情地说‘I DO!’懂不懂?
  云庄照葫芦画瓢,目光如水,牵起瑰拉的素手,说:“goodbye!”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又来求收藏求评论了\(≧▽≦)/
  又到了每天201314的时间~
  先来一个爱的亲亲(づ ̄3 ̄)づ╭?~
  再来一个抱抱~
  ……
  ……
  那里不能摸……
  
 
☆、第二十二章
  “现在,念到名字的是一组,每组五个人,自己仔细着点,学院可不收听不懂指令的人。”
  卧牛岭外围,全院新生都在这里集合,黑压压的一大~片,却没有一丝嘈杂。圣马特学院虽然不比军校,但是严格的校规足够让这些新生们严以自律。再加上高端设备给出的扩音立体环声效果,整个场面十分秩序井然。
  “荀天成,郁安歌,卡罗尔……杜涛,云庄,杰西,辛谷珊,科姆……凯茂,沙宝儿,特鲁……瑰拉,本杰明……”
  云庄听了一会儿很快就失去兴趣,除了注意一下几个有点印象的人名,其他时间都在闭目养神。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天特别容易犯困,有时候在课堂上就睡着了,更不科学的是摆摊的时候,他站着也能感到恍惚,好在手艺在那里,偶尔辣一点淡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就像现在,站着他也没精神,恨不得立马躺在地上睡觉。
  “你脸色看起来很难看。”杜涛浓眉皱成一个川字,不着痕迹地扶了云庄一把,“站都站不稳,你应该去医务室看看。”
  云庄摇了摇头,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去,虽然直觉这种东西很玄乎,但云庄愿意相信。他的直觉越来越准,也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力的原因,他的预见性越来越强,甚至有时候摆摊,他能从客人的外貌特征和衣着来预测对方想要的食物——而且少有差错。
  杜涛也不是话多的人,见云庄坚持,就没再说什么。
  莫教官分好组,让后勤学生们把生存物资都交给每个战斗组的成员:“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既然是军训,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军人来看待!你们的队长就是你们的长官,他的意愿,就是你们的意愿,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都没吃饭吗?”莫教官大吼,“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莫教官总算满意,末了,又加了一句:“没点到名的,你们自己心里有数,要么滚,要么学院让你们滚!”
  云庄不解地嘟囔:“不是每个新生都参加吗?”
  “有些高年级的老生趁这个机会帮新生作弊,他们偷偷潜伏在卧牛岭中,尽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施以援手,以此来赚取巨额的金钱。”
  云庄侧目,是他们组里的一个矮个子男生。
  “安东尼·科姆,美裔,经济系,多多关照。”对方伸手过来,目光和善。
  “云庄。”云庄回握,嘴角噙着笑。科姆的肤色很白,更衬得他湛蓝色眼睛纯真无邪。
  科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是担心被高年级生听到,故而小声问道:“你就不好奇?大部分队伍都是学院分组的,谁都不知道自己会分到哪一组,一被发现就是开除,风险这么大,那这些枪手哪来的市场?”
  云庄有些好笑,科姆都把沮丧写在脸上了,他要是不说点什么似乎有点说不过去:“科姆,你都说了他们是枪手,难道他们就不能伪装成雇主的样子进行考核么?只要不查DNA,他们被发现的几率微乎其微。”事实上,学院也默认了枪手的存在,学院不想得罪世家子弟,又拼命想表示能进圣马特学院的都是精英,跟做了婊~子还要牌坊的寡妇没什么两样。不过这些,他可不打算跟别人说。
  科姆眼睛一亮,对云庄竖起了大拇指:“本来还想玩科普的,毕竟为了这些消息我可是花了很多功夫,没想到你一猜就猜出来了……”
  云庄笑笑,没说什么,他在等科姆把话说完。
  果然,科姆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地图:“学院是不提供地图的,但是地图这种东西,只要有心就能拿到。”
  科姆一把地图拿来,其他两个人都凑了过来。科姆看了她们一眼,竖起食指抵住双~唇,做了一个别说出去的动作。
  杰西和辛谷珊都点了点头。
  科姆摊开地图,他之所以选择现在让大家看,是因为训练过程中,全程都处于监视之下,拿出地图随时会被发现。而现在,老师们都在忙着发物资,反而是最容易浑水摸鱼的时候。
  云庄也明白了科姆的意思,集中精神力在脑海中绘图,想要用暗示的方法让自己记住整张地图。
  “我一个人绝对记不下来,”科姆指着地图的四个角落,“我昨晚已经背下来前一半地图,后一半,东边半块,云庄你来记,西边半块,你们两个记。知道了吗?”
  云庄点头,但是并不打算停止整张地图在脑海中的绘制。防人之心不可无,科姆给的地图不一定是真的,他需要用自己记住的去鉴定。而那两个女生,他也不会完全去相信。
  即便他们是队友——而且队友前面还得加上“临时”两个字。
  “快快,我看到教官往我们这边过来了,三,二,一,收!”
  科姆话音刚落,云庄就接口道:“你们不是精神力系的,真是太可惜了。我跟你们说,我的教授教得那是一等一的好,他认真耐心又风趣,我听到很多女同学都让老师等她们长大嫁给他。”
  “你说什么!”
  “莫教官!”云庄起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报告教官,我在说刘教授很讨女孩子的欢心。”
  “很-讨-女-孩-子-欢-心?”莫教官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么一句话七个字揉碎了吞到肚子里去!妈~的,这些天自己是忙了点,没有照顾到爱人的需求,让他有精力跟学生放电!好,刘得意,等我回去不做死你!
  云庄浑然不觉自己坑了刘教授一把,他以为莫教官跟刘教授就是私交很好的朋友,兄弟有女人缘,也不至于露出嫉妒的表情吧?难不成这是一个朋友妻不可欺的三角恋?
  云庄立刻掐断自己的脑洞,正想再说点什么,莫教官就气冲冲地走了。
  他挠了挠头,他就想转移一下莫教官的注意力,怎么有一种犯了大错的即视感?总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没来得及细想,杜涛回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