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2)

字体:[ ]

  而云庄现在所处的地方,早就不是什么地球。“教古地球史的老师大卫告诉我,两千多年前的地球是一个连银河系都出不去的星球,科技文明要比其他星系差很多。但是当地球濒临毁灭,人类的潜能得到激发,科技的进展得到空前的发展。”
  “犹如寒武纪之于生物一样,那几十年,是科技文明的大繁荣时期。”
  日记里这么一段,让云庄存在心底的侥幸彻底覆灭。也就是说,他的飞机,让他从地球直接跨越到了外太空,整整横跨了二十一个世纪!
  一个他陌生的时代。
  日记的主人公零零散散提到了很多,为了让人类抵抗外太空各种高辐射粒子,各国的天才科学家都汇集起来商讨对策,最终在人类基因序列里面找到了头绪。
  根据这个思路,他们选中了一些人,进行激发性试验。
  实验的结果喜人,这些实验者大多具备了超强的体能和五感,甚至可以抵御来自宇宙射线的伤害,就是他们,在普通人进入防护舱之后,控制母舰寻找到合适的星球着陆。
  他们探索星球,构建防护罩,永远站在第一线,为人类的生存立下了汗马功劳,被人们亲切地被称为哨兵。
  可好景不长,人们发现这些哨兵很容易产生类似狂躁症的情绪,发狂的时候不管身处何地,都会无意识地向周围人发起攻击。再加上哨兵武力值爆表,几乎每一场狂躁,都是用人命来平息的。
  对此,科学家们束手无策,只能用镇静剂来缓解哨兵的情绪。可哨兵的身体强度太高,这些普通的精神性药物并不能让他们平息下来,无奈之下,科学家们只能研制出一种浓度更高,更适合哨兵体质的镇静剂,也就是狂躁抑制剂。
  即便这样,也是治标不治本。而且长期注入抑制剂的哨兵,很容易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就精神崩溃而死。由于基因上的改造,这些哨兵的后代都有很大的可能成为哨兵,但依旧逃不过这种厄运。
  自此,向导应运而生。
  他们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引导和安抚哨兵的情绪,万物相生相克,哨兵和向导的联系,成了比夫妻还要紧密的结合。向导是一种珍稀的存在,比之哨兵还要珍贵。哨兵至少占据人类的百分之二十五,而向导却只有人类总数的百分之五。而日记的主人,则是从小就有过人的精神力,在测试的时候,更是以S级的精神力震惊云家。也就是因为这样,云家才算是接受了这个私生子的存在。可谁也没想到,这么强大的精神力,却没有帮助他觉醒成为一名向导!觉醒被认定是在十八岁之前进行的,一旦过了十八岁,无论是谁都无法觉醒。至于其他,日记里没有提到。
  云庄了然,难怪这人会落到这么悲惨的境地,只可惜,这人看透得太晚。云家家主之所以把这个私生子接回来带在身边,显然是以为他能觉醒成向导。即便体能是仅次于F的E级,也依旧对这个小儿子很是宠爱。
  直到这人十八岁。
  明明是任奕飞错手杀了一个少尉的儿子,却栽赃在当时也在场的日记主人身上,还有他的好友方竹,竟然帮着指证他是凶手……
  任奕飞何许人也?
  提到这云庄的脸色就一阵扭曲,任奕飞是日记主人喜欢的对象,问题是,他们的都是男的好吗?男的啊!问题是日记的主人还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表达他对任奕飞的爱意,看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吗!看到现在他也算明白了,不管这日记的主人是不是还活着,他都即将替代这个人,不管是身份还是……这些遭遇。
  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甚至连精神力都退化成B级,成了全星际公认的废柴,被陷害之后云家连理都不理,最后被流放到蛮荒星球,妥妥一个受人欺压的小白菜。而云庄的灵魂,恰好进入了这个人之中。枉他当初还嘲笑云礼看那些热播的清穿剧,这下好了,遭报应了……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小礼过得如何。那孩子一向聪颖,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他也只能这么想了。
  关掉腕表,云庄揉了揉发晕的头,思量着如何才能从这个屋子里出去。
  如果这是个密室逃生的游戏就好了,至少不管耗上多少时间,总是能出去的……云庄苦笑,他对未来的世界一无所知,恐怕只能坐在这里干等。
  这不是他的风格,一定有办法的,空难都没能弄死他,要他轻言放弃,怎么可能?
  他环顾四周,没什么异样,除了墙壁地面天花板的材质他不认识,其他都还算正常,只是风格太过简单——甚至于连尖锐的东西都找不到。
  门已经确认过,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他注意到门的旁边有一个总电闸,估计控制的是整个房间的供电。他不敢去摆弄电闸,因为对于他这样的“犯人“,房间里面一定会有监控,一旦他做出什么危险动作,就会被格外注意,到时候再想做点什么就晚了。
  他回想起之前那个耳机男和长官的对话,如果囚犯因为看管人的疏忽而出了问题,看管人是要负责任的,也就是说,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应该会有人会替他做检查。
  到时候……
  不能冲动,云庄敲打着腕表,心里隐隐有了个计划,只是刚刚耗尽了体力,这会儿疲惫感瞬间袭来,他再也控制不住睡了过去。
  “起来!”
  次日,云庄被两个耳机男粗鲁地从床上拽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云庄问,扰人清梦是犯罪!
  “提审。”
  提审?他做了什么坏事吗?
  云庄一个激灵,立马清醒过来。对了,他现在还是犯人,即将要被送到无人监管的星球的犯人……
  真烦人!
  即便心里烦躁,云庄依旧表现出很惊慌的样子,眼珠子转来转去,把目光所及的东西都尽可能记下来。他发现这艘飞船运送的不止他一个犯人,这个时间,有几个耳机男正在给每个房间的犯人送管状的营养剂,也就是现如今最流行也最便宜的食物。
  飞船中央呈圆形,无论他往哪里跑都不可能不被发现,唯一的办法是……
  大家一起跑。
  云庄眼神眯了眯,细碎的额前发遮住了他眼底闪过的流光,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人生地不熟的,就连往哪跑都不知道,但如果是跟着别人一起跑……
  “进去!”
  “17号房间,云庄?呵,贿赂我手下给你带药,胆子不小啊。臭小子,我问你,药呢?”
  云庄吓了一跳,说话的人是个光头,脑门特别亮,声音也特别洪亮,一开口差点没把他耳朵震聋。
  他下意识地想问什么药,突然又反应过来。这和尚大哥语气里只有质问,一点怀疑都没有,这说明他身上有药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他再否认也无济于事,反而会被看得更严。
  “我吃了。”
  光头大惊:“你真的吃了?医生,快带他洗胃!那可是一整瓶安眠药,你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
  安眠药?看来原主真的自杀了,而他确实借用了别人的身体,灵魂穿越了……
  “我有幽闭恐惧症,不吃安眠药睡不着。”云庄眼神真诚,“那个房间太狭小太安静了,我,我控制不住……”说完,他做出了一个害怕的动作,连眼神都有些发飘。
  光头挠了挠下巴:“这倒是个问题,可方竹少爷走之前让我给你安排个好点的房间,这……”
  呵,白莲花到哪里都要演戏,累不累啊他!也难怪原主被骗了那么多年,就算是他,如果不知道白莲花做过的事情,恐怕也会对方竹产生好感。
  “不用,我真的害怕一个人住。”
  光头耸了耸肩:“如你所愿,带他到7号房间。”
  “遵命!”
  离开之前,他又扫了一眼控制台,这飞船似乎不是人工操作的,操作台上只有三个按键,只是离的太远,他看不清按钮下面有没有提示。
  比起智能操作,人工操作需要的人手更多,也更难操纵。至于那三个按钮到底什么意思,问问别人不就知道了?
  人类到底是群居动物,一个人在房间里实在太闷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注意看一下我的发文时间,哈哈
  看到第三章有奖励哦!
  
 
☆、第三章
  云庄注意到,耳机男是用一张绿卡来开门的。他快速朝四周扫了一遍,果然每一个门旁边都有一个用来识别绿卡的仪器。
  为什么不用指纹?
  云庄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耳机男们全身穿着迷之材质的防护服,连高能粒子都无法穿透,更何况普通的仪器呢?想要采集到指纹,就必须脱掉连体的防护服,实在太繁琐了。
  就不清楚这绿卡是不是通用的。
  7号房间里面已经有五个人,比起他之前待的单人房,这里显然拥挤了许多。
  “新来的?睡那边。”其中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看了云庄一眼,指着离门最近的床说道,“下铺,别睡错了。”
  云庄点点头,脑子飞快转了起来。
  他需要帮手。
  可是该怎么取得这些人的信任?
  “来来来,继续玩。”眼睛小小的男人说道。
  四个人立刻又围成一圈。云庄瞅了一眼,呦呵,是扑克?!想想也是,在这里不能上网,还不让找点乐子消磨时间啊?
  不过,纸质的扑克……真是少见。
  未来世界对生态的保护极其苛刻,别说是纸质的扑克了,连书本都已经电子化,用纸张来打扑克,的确有点奢侈。
  他眯了眯眼,绕着四人转了一圈。等到看完他们所有人的牌之后,神情微讶、
  四个人的牌一模一样,全都是一张六,一张尖,一张八!
  他可不可以大胆猜想,这是一个信号?
  代表时间?六月十八?六点十八分?八点十六分?还是其他什么?
  不管是什么,这是一个机会,他不能放过。
  眼见那个小眼睛把所有的牌都放到一起洗,他迅速起身,一把夺过扑克,手指接连翻动,一张张纸牌就像灵动的精灵一样在他手上飞舞……
  “帅呆了!唔,老大你打我干嘛!”
  云庄才不管小眼睛说什么,洗好牌,他熟练地把牌摊开成扇形,从中抽出几张。
  5,1,11(J),6。
  我要加入。
  ……
  房间里有窃听器和监控器,大家都不好说话,不过有些家常话还是能说的。云庄一边思忖如何把绿卡的信息传达给众人,一边跟刀疤男唠嗑。
  “他跟你们是一起的吗?”云庄瞄了一眼坐在墙角,眼光呆滞的人,一种违和感袭上心头。
  刀疤男耸了耸肩,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摆弄地上的纸牌:“不是,他和你一样是半道上送进来的,不过一进来就一句话不说,估计是个傻子吧?”
  “别理他,我们继续玩啊,你说的那个游戏真有意思。”
  云庄笑了笑,说起玩扑克,恐怕未来世界都没人比他花样多了吧?不过在此之前,他从刀疤男的牌里面抽出一张K。
  “拿到K,我就赢了。”云庄见众人露出了然的神情,终于放心,转身走向傻子。
  “你们先玩,我去看看那个人。”
  云庄走到那人面前,打量片刻,发现眼前人如果好好收拾一下完全不会是这副不打眼的模样。他想把对方额前的头发拢一拢,又觉得这么做似乎有点不礼貌,只好在对方面前坐下。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云庄问完之后,愈发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用更温柔的语气说道,“我叫云庄,你呢?”这语气好奇怪……
  无缘无故对陌生人产生好奇心,这本身就很奇怪吧?
  那人抬头看了云庄一眼,乌黑的眼珠子很是无神,黑发遮掩下的面容看上去似乎很俊俏,尤其是眉毛,锋利如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