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23)

字体:[ ]

  “别这样切,这么大块的肉不容易熟,切它的胸脯肉,不要太厚……”
  “杰西,你别管了,我自己来……”
  杰西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惹人心疼:“对不起,我只是想帮杜大哥。”
  “这种粗活交给男人干,你去休息。”云庄用大哥哥的语气劝道,完全看不出有丝毫的不耐烦。
  杰西咬牙,含情脉脉望着杜涛,眼底划过一丝不甘,手指绞着头发,有些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回到了火堆旁。
  云庄手脚麻利,不到一刻钟,两只大山鸡就在他和杜涛的手底下成了一块一块的鸡肉,他还把一些零碎的肉片穿成串,打算烤鸡肉串给大家吃。而鸡腿和鸡翅膀则放到石锅里炖汤,这样大家就不至于因为光吃烤肉而腻到。
  两只咕噜兽就更好解剖了,骨头比山鸡少得多,反而烤起来更加简单,吃起来也特别实在。
  云庄把处理好的肉块都放在清洗过的大叶子上,拿匕首在肉块上划出几道痕迹,再用树枝串好,这样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块碗的的肉块。
  火堆肯定是不够的,好在云庄早有准备,等火堆都升起来,云庄就让大家学着他的动作来烤肉。
  烤肉不是什么难学的东西,最难的是掌握火候。云庄手里没有调料,好在这咕噜兽的肉本身就香且嫩,不需要调料就能烤出美味。
  云庄割出的刀痕不深不浅,完美地地把香味散发出来,众人闻到肉香,都忍不住咽喉动了动,肚子里的馋虫都饿了!云庄翻了翻手里的树枝,火焰触碰到烤肉的香油,发出兹兹的声音。他把树枝递给杜涛,自己去捣鼓起鸡汤来。
  水差不多烧开了,云庄把鸡腿、鸡翅膀和一些大骨头放进去,从树枝堆里找了一根比较细的,拗成两截,在石锅中翻搅。约莫过了二十分钟,浓郁的香味从锅里散开。云庄再把蘑菇切开放进去,烧个一刻钟,小鸡炖蘑菇就做好了。
  期间,云庄一直留意众人烤肉的进度,时不时让某某翻一下烤肉,简直跟多了一双眼睛似得,科姆本杰明辛谷珊他们对云庄更是敬佩。他们也是新生,怎么就做不到这个程度?不过很快,他们就没有心思去反省自己了!
  云庄见大部分人的烤肉已经烧出了金黄色,便凑过去闻了闻:“烤肉晾一下就可以吃了。”这些经历过长途奔波的学生们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狼吞虎咽,就怕被别人抢了,直到吃的肚子滚圆,满嘴流油才罢休。
  趁着大家狼吞虎咽的时候,云庄从鸡汤中找出鸡肋骨——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却特别适合哨兵食用。云庄想了想,打算把鸡肋骨炸地香脆……他又看了一眼光剑。
  光剑:……老子可不是用来做这些东西的,嘿,你干嘛!
  杜涛走过来,把烤肉递给云庄:“吃吧。”
  云庄接过烤肉,肉香扑鼻而来,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他咬了一口,肉汁在空中炸开,口感非常好。
  “尝尝看?”
  云庄把鸡肋香脆棒放到杜涛手中,有了鸡汤的入味,鸡肋闻起来还算不错,既不浓郁,也不清淡。杜涛看了云庄一眼,从善如流地咬了一口。
  味道很淡,但是对于杜涛来说是已然是难得的美味。骨头的清香和骨髓的味道杂糅在一起,却十分和谐,毫不突兀。云庄见杜涛吃得不错,也就放下了心。这炸鸡肋也是他临时起意,能不能合杜涛的口味他也没有底。
  这一顿晚饭大家吃得都很完满。
  “原地休息,我们明天五点走。”杜涛说完,就一个人走到队伍正前方,他是唯一的哨兵,守夜当然由他来。
  瑰拉他们在专心打树洞。
  云庄感叹一声女孩子就是麻烦,在杜涛身边坐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大脑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一点也没有想要睡觉的意思。
  在他们不远的地方,杰西抿着唇,凝视云庄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她一定要想个办法,让云庄跟大部队分开,不然杜大哥和云庄形影不离,她没办法找到下手的机会。
  
 
☆、第二十六章
  飞鱼桥,顾名思义就是飞鱼池上的桥。
  飞鱼池有一大特点,池水之中的鱼最喜爱的食物是动物的肉,它们虽然品种各异,却同属鱼纲,食人鱼科。
  它们的生存离不开水,但是如果有人从飞鱼桥走过的时候,它们便会一跃冲天,拼死也要从动物身上撕咬下一块肉来。它们几乎以所有动物为食,不管是水生还是陆生,也不管对方实力强还是弱,它们毕生的追求,就是咀嚼生肉,哪怕这肉是它们自己的。
  “用机甲吧,除了你跟瑰拉,其他人很难度过这座桥。”云庄听完杜涛的科普,心里毛毛的。他极目远眺,这座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似乎已经存在这里很久,好几块铁索上的木板都被腐蚀,也没有谁来进行修缮和改造——这座桥着实算得上古董了。
  杜涛点头,抬眼深深看了云庄一眼。
  “不用,我在外头就行,诶诶?”
  杜涛不由分说,拉着云庄进了副驾驶座。
  机甲的机械手臂放下,手掌摊开平放在地面,让众人坐上来。
  杜涛对机甲的操控显然比瑰拉好多了,机甲开拔之后少有震荡。杰西垂下眼帘,把眼底的负面情绪隐去。
  如果云庄坐在外面就好了,她就能找机会把他推下去,只可惜,杜大哥对云庄太过看顾,真是……
  什么时候,杜大哥也能对她露出那样的眼神,也能抱着她坐上副驾驶座?
  ……
  “云庄,我有事要跟你说,跟我过来一下好么?”杰西怯生生地说,白~嫩的脸上飞快染上一丝红晕,眼睛里含~着欲语还休的情意。
  云庄心里冷笑,一路长途跋涉,杰西都没有机会找他麻烦。现在正值正午,大家暂时休息补充体力,她就迫不及待了吗?他倒想知道杰西想玩什么把戏!
  他走了过去,杰西见状一喜,嘴角几不可查地勾了起来。
  “听着,现在带我去你要去的地方,”云庄捕捉到杰西的笑容,眼里冷意更甚,“我跟在你后面,转身,不许回头!”云庄直视杰西的眼睛,精神力触手毫不费力撬开对方的精神屏障。杰西很快就眼神恍惚,机械地点头,转身朝林子深处走去。
  云庄抛了一颗小石头过去,砸中杜涛的后背,等杜涛转头,云庄朝他使了个眼色。
  杜涛会意,深黑色的眉毛皱了皱,但并没有出声阻止,而是一路尾随云庄。
  他相信自己能保护好云庄!
  “来了?”慵懒的声音响起,云庄一愣,来人是上次那个绿帽皇子?叫什么来着?哦,对,凯文!
  云庄眼神闪了闪,调整了一下心态,片刻才不可思议道:“皇子殿下?您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凯文浓密的眉毛轻挑,精致的皮靴踩在树叶断枝上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迫人的气势逐渐逼近,对方高大的身影愈发清晰,“云庄?我们又见面了,跟着杜涛很不舒服吧,还得参加这种破训练。来,跟着我,我可以让你去帝国学院上学,享受无尽的荣华,你的前途一片光明,何必把它浪费在杜涛的身上?”
  云庄忍着嘴角抽~搐的冲动,碍于对方的身份,有些话他只能憋在肚子里:“皇子阁下人中龙凤,不至于为难我一个平民,这要让别人知道了,太有失皇子殿下您的身份。”妈~的,难道他长得很有婊~子脸吗,为什么这个神经病会觉得自己跟杜涛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们都是男人好吗,莫名其妙!
  皇子殿下低低一笑,打量云庄的目光愈发露骨:“还是说杜涛床~上功夫不错,让你~爽的欲~仙~欲死?”说着,骨节分明的咸猪手竟然意味不明地滑到了云庄的身后,明显是要摸不和谐的地方!
  云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老厚一层!
  杜涛的身影疾速从树丛中闪现出来,凯文仿佛早有准备,抬手卸掉了杜涛的攻击。
  “呵,我就知道你会过来,真是时时刻刻都放不小情人,真让我感动。”凯文阴阳怪气说了两句,起手就跟杜涛过了百招。哨兵的速度极快,云庄的精神共享跟不上,竟连精神连接都难以建立。
  凯文自然不可能一个人在这里守株待兔。
  凯茂和几个手下从四周窜出来,每一个人身手都很不错,云庄愕然,他一直用精神力探测,怎么会……
  “小宝贝,忘了告诉你,我是向导哦~”沙宝儿踩着优雅的步子,闲庭漫步,摇曳生姿。
  云庄抿唇,是他托大了,他早该猜到凯文跟自己有仇,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还是在这个节骨眼犯了大错。
  “皇子殿下,您应该知道私藏向导是重罪,不如我们做笔交易如何,我替您保守秘密,你放了我们。”杜涛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了下风。云庄手里还有一枚信号弹——这是昨天学院补发的,毕竟沙漠飞马的事情是学院的失误。
  他不敢轻举妄动,拦截信号弹对于哨兵来说不算难事,他不想赌,也赌不起。
  “哈哈哈,云庄,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我会放你回去吗?”凯文腾出手来,朝着云庄鬼畜一笑。
  “学院的监控无处不在,我只是一届新生而已,杀了我,对你毫无益处,皇子殿下为何不高抬贵手?”眼前的男人精神屏障很是强大,一点入侵的机会都没有。云庄心思电转,皇子殿下到现在还不下杀手,应该是没有打算杀了他的,但是双方处在对立的状态,言和似乎又不可能。
  云庄继续努力:“皇子殿下可能不知道,我一旦出事,您的情人心有所属的事情,就会以录音的形式出现在各个娱乐网站上。您身份尊贵,为了杀我这么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大动干戈实在不合适。”
  “你在威胁我?”凯文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杜涛我动不了,你我还动不了吗?实话告诉你,今天来就是要给你个教训,至于监控,我早就用隔离器隔离了这里图像的传感,圣马特学院根本监控不到这片区域。”
  “放心,我不会杀你,”凯文的手轻轻滑过云庄的脸颊,引起云庄无尽的反感,“看到了吗,那些发~情的比特犬,可不会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是人还是狗了,哈哈哈哈!”
  什,什么?这么鬼畜重口的事情凯文都干得出来?!
  云庄出离地恐惧了,他可以伤可以死,但绝不能被这样侮辱!就算鱼死网破,他也不能坐以待毙!
  他眼底悄悄划过一抹决然,片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他顺从地跟在两个哨兵后面,他的身后,杜涛在愤怒地嘶吼。
  云庄抬眼望去,前面一片林木已经被砍伐殆尽,在凯文的布置下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铁网是用坚固的秘银制成的,恐怕凭云庄的力气卯足了劲儿也打不出一点痕迹。可以想象,凯文为了这些筹谋了多久,只不过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竟然引得对方这样缜密的报复。
  凯文皇子还真是城府极深,睚眦必报。
  “哈哈哈哈哈哈!”凯文脸上扬起快意的狂笑,斜飞入鬓的眉毛因为扭曲而愈发狰狞,“好好享受吧我的小可爱!”
  他的声音犹如从深渊爬上来的恶鬼,伸出浸透着罪恶黑血的手骨,要把云庄一步一步拽入地狱!
  无力,太无力了,他根本完全抗拒不了。哨兵的力气大得出奇,他们狠狠扣住自己的双肩,就像他们手里的是一只待宰的猪……或许更不如,谁知道呢?
  负面情绪如同暴风一般席卷而来,他眼前一片赤红,大脑仿佛要炸开一样……
  “哦,真恶心,比特犬可是出了名的巨大持久,我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这个小东西涕泗横流,浑身充满情~欲的气息了。”
  谁,谁在说话?
  “仔细一看,这个人长得还算不错啊,虽然比起宝儿小姐普通了点,但是染上欲~望的眼睛一定特别好看。”
  放,放开!
  云庄青筋暴起,野狗的骚~味钻入鼻端,他转头,目眦欲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