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28)

字体:[ ]

  “手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殷鸿畴放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病房。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术台上,银白色的狼一动不动,无影灯照射着他,更衬得他浑身白到极致。
  胡军医微胖的脸颊布满了冷汗,他来不及伸手擦一擦,只能偏了偏头,用肩膀的布料蹭掉汗水。
  这能量,看似温顺,却隐藏着庞大的能量,每回他用机器进行分离,这股能量就会把机器轰个对穿!
  这可都是钱!!!
  好在胡军医心理素质强大,手下稳当,操作者微创针打开玄冰狼的腹腔,探照灯一照,终于发现了一块浅色的东西。
  他用镊子取出物块,仔细端详片刻,浅色的碎片边角很不规则,很薄,他摊开手,将它放在手心上,入手的温润让他有一种想把浅色碎片珍藏起来的错觉。
  “还给我。”
  冰冷的声音和殷上将如出一辙,胡军医看向手术台,猛地对上一双幽绿的眼睛,吓得差点把碎片扔掉。
  “还给我。”
  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胡军医毫不怀疑,如果他再慢一秒钟,一定会被冻成冰雕!
  殷凌挚端详手里的碎片,冰冷的眼神微微回暖,他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腹部还有一个骇人的伤口,看着手里的碎片出神。
  这是蛋壳。殷少将珍而重之地把手虚握起来,不让别人看见这枚蛋壳。跟那个人做的茶叶蛋一模一样,破碎的蛋壳充满了美感。
  ……
  飞船停泊在空间站,进入帝星之前,要过十分全面的安检,之后才能把飞船放在空间纽里带走。
  下思默号之前,潇洒哥搓了搓手:“庄庄,我好像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云庄疑惑:“什么?”
  潇洒哥羞得整个蛋壳都红了:“你,你看……”说着,他居然趴了下去!!!
  呵呵,他一点也没有想歪!
  “你看,本先知屁股后面少了一块。”
  云庄双手抱胸,瞥了一眼,嘴角抽搐:“潇洒哥,那是你的菊花好吗?”
  “放p!本先知哪有什么菊花!”潇洒哥忘记了尴尬,挺起了胸膛,“本先知被空间乱流带到这个地方,就发现屁股破了个洞!到底是谁觊觎本先知的屁股,别让我揪出来!”
  “我特么一定要撕烂他的菊花啊啊!!!”
  
 
☆、第三十二章
  有了潇洒哥这么一闹,云庄原本留存于心的忐忑实实在在少了几分——真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这里可是逼得原主吞服安眠药自尽的风水宝地……
  他倒不是不愿意替原主报仇,用了别人的身体,为原主洗刷冤屈,伸张正义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贸然对上方竹他们,无异于以卵击石。
  “姓名?”空间站负责接待登记的女子微笑看着云庄,甜甜的声音让人对她平添不少好感。
  “徐庄。”
  “性别?”
  “……”云庄顿了一下,脸色怪异道:“男。”
  女子耸肩:“例行公事,”说着,女子继续问:“异能者?普通人?向导?”
  “普通人。”
  接待的小姐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点了点头:“来联邦帝星的理由?”
  “上学。”
  “好了,去吧。”
  云庄抬步欲走,却很快又把伸出去的脚收了回来,他饶有兴趣地敲了敲桌面:“美丽的小姐,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不直接把记录板给我填?一定要自己记录呢?”心里却在呼叫潇洒哥:【待会儿有工作人员要上飞船搜查,你自己小心。】
  “这是业绩。”女子神秘一笑,之后便缄口不言。
  【放心,本先知能变成耳钉,也能变成其他东西。倒是你,千万要压制住向导性精神力】
  云庄听潇洒哥这么笃定,顿时安心下来,朝着女子回以一笑,业绩?谁信,联邦和几大附属帝国的关系,也不像表面上那么融洽啊。就单从严格控制外来人员的做法来看,相互之间防备和忌惮的程度都很高。
  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任谁也想不到云庄竟然会回到帝星。云庄似乎有些明白徐爷爷的做法了。
  云庄进入安检室,四面八方的透视光扫过来,他神色不变,悄无声息运转其他两股精神力包裹住向导性精神力。三者之间的排斥反应很强烈,云庄忍不住喉头一甜,却生生咽了下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打向导抑制剂,然而一旦身体里出现了药物,透视光立刻就能检测出来。他更担心的,是徐爷爷给他的面具和不久前喝下的药水。
  幸运的是,透视光没有显示出异常。云庄从安检室走出来,工作人员就告诉他一切正常,可以离开了,整个过程有惊无险,堪称顺利!临走之前,工作人员还给了他一张临时居住的证明。
  农民进城的即视感……
  云庄抽了抽嘴角,收好暂住证,坐上已经容纳了不少人的飞船,朝着指定的地方降落。
  飞船尾焰喷吐,除了一开始的加速有颠簸之感,后面都很平稳,犹如在平地行驶。他摸了摸耳~垂上的白色耳钉,眼神放空。空间纽不能装活物,早在云庄把思默号放回空间纽的时候,大白蛋就变回了耳钉,挂在云庄耳~垂上,而云庄此时正在和潇洒哥交谈。
  【庄庄,我们的第一步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房子!我要一个一室三厅的房子,本先知的房间要配备齐全,浴~室和卫生间要分开,嗯,我要一台八十寸挂壁量子3d电视,要一个萌萌哒玩偶,要一个随时变换主题的床……】
  云庄搓了搓手,有点发~痒地想揍潇洒哥一顿。
  【你不会想要将就吧?不,不将就,本先知决不妥协!如,如果你没有钱的话,电视就算了,浴~室和卫生间也可以合在一起……但是我一定要一个玩偶,那种毛茸茸的触感,以前碰不到就算了,现在本先知一定要碰!】
  【行了,又没说不给你买】云庄扶额,难怪有人说孩子就是来讨债的,这话一点不假【不过电视还是放在客厅吧,再买一套沙发,就差不多了】他估计会在帝星住上很长一段时间,既然有钱,何必委屈自己?
  【耶耶耶!庄庄,我爱死你了,本先知允许你邀请我住进你的房子里,对了,我还要一套化妆品,本先知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魅惑众生!】
  云庄:……为什么一只量子兽脑子里会有这些奇怪的东西???
  ……
  约莫过了一刻钟,隐约可以看到模糊的地面,而就是这么一过眼的时间,飞船就开到了近地面。云庄看到一个巨大的金属笼子——这样的形容毫无违和感,密不透风的金属笼子在飞船抵达之后,上方开了一个小口,等飞船进入,那个开口又变成了原来封闭的模样。飞船停留在一个方形空地上,四周是高耸的金属围墙,只有正前方开着个门,以供出入。
  飞船着陆,舱门打开,外面又是一层又一层严密的看守——或者说是监视也不为过。
  云庄目不斜视,他对帝国和联邦之间的关系对峙一点兴趣都没有,快步朝着出口走去。
  “嘿,拦住他!”
  他背后爆出这么一句话,云庄心下一惊,脚步愈发快了起来。难道被发现了?
  云庄告诉自己镇定下来,脚步愈发快了起来,最后已经成了小跑。
  “该死,快封闭出口,快!”
  “砰!”
  云庄耳力很好,qiang声一响他就趴了下去,毫无疑问,qiang是朝着他的位置开的,不偏不倚。他来不及回头,躲过激光之后,立刻脚掌发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而去!
  离出口还有一百多米,而出口已经关闭。
  云庄看着它一点缝隙不留地关上,就像最后一道光被拦在了门外,他眉头紧锁,心思电转,门关上了,他却不能停。停下,只会被抓……
  “阻止他!”杂乱的脚步声里突然爆出一句粗犷的声音,“妈的,空间站的怎么尽放这些渣滓进来!”
  云庄转头,忍不住扶额,好家伙,原来这些人追的不是他,大概做贼心虚说的就是他这样了。
  “操,他狂躁了,激光根本没用!”说话之间,跪在中央的男子又重新站了起来,暴突的眼球分外吓人,血丝满布,青筋暴起,勃发的肌肉撑破上衣,露出狰狞的后背来——后背上血管纹路清晰可见,随时都有爆破的可能,看着十分吓人。
  云庄发现,自己的向导性精神力居然有蠢~蠢~欲~动的现象!他喘着粗气,奋力压制它,同时分出一丝注意力询问潇洒哥。
  潇洒哥闷闷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向导性精神力的本能是守护,现在有哨兵狂躁,它自然而然就被激活了。】
  云庄忍着大脑的钝痛看去,果然男人身后有一只露出锋利獠牙的田鼠,锋锐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田鼠的体积也不断膨~胀,很快它的体积就超过了男人,而它愤怒的眼睛,狠厉的气势,都让众人忍不住胆寒。
  能够选来当防卫的都不是刚经历战斗的愣头青,他们大多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其中也有不少哨兵,带上他们的量子兽就跟男子厮斗起来。
  男人狂躁之后,浑身就像被注入了肌肉硬化剂一样,任凭激光打在他身上也丝毫无损。他的拳头胀~大了一倍,却丝毫不影响它的速度,纵然护卫们拼命搏斗,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也不能阻止男人继续发狂。
  云庄退到一边,这不是他能参与的战斗——虽然他本来就没想过要参与进去。他没心思去猜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他只想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庄庄,我不想死,你快想想办法呀!】
  【闭嘴,安静】云庄当然知道,哨兵狂躁之后的杀伤力堪比原子弹,可现在连唯一的出口都封闭了,他能怎么办?
  狂躁田鼠爪子过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它朝着众人大吼,暴戾的能量汹涌而出,摧残着哨兵们的精神屏障。云庄喉结上下动了动,难道只有用向导性精神力才能安抚吗?他不想暴露,至少在他查清楚白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之前。
  可情况愈发不乐观起来,男人的拳头犹如钢铁浇筑,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屁~股大的坑,没人能在他拳头底下撑过一个回合。有些普通人已经上了机甲,然而男人一个拳头挥舞过去,机甲顿时四分五裂,只剩下一个凄惨的逃生舱。护卫们心生退意,开启了基地的特殊防护。
  随着护卫长的指令下达,男人脚下出现了许多圆孔,数百根秘银铸就的栏杆冲天而起,牢牢把男人和他的量子兽禁锢在里面。男人愤怒地拳打脚踢,却怎么也弄不断这栏杆,这才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护卫长朝他身边的人挥了挥手:“拿抑制剂来,快!”
  “你们去把伤员安置好,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外传,至于你们……”护卫长理了理因战斗而略显凌~乱的衣领,淡然道:“为防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们会进行二次检查,希望你们配合。”
  云庄心中警铃大作,二次检查?还是秘密~处理?看那些护卫对护卫长唯命是从的样子,显然不可能把这件事传出去,护卫长想要保守秘密,所谓的二次检查恐怕没那么简单。
  要么用什么办法洗脑,篡改记忆。要么就是……斩草除根。
  云庄望着兀自在牢笼中不甘踢打的男人,眼底划过一丝犹豫,如果,他用精神力刺激男人自爆……那是不是他就能趁乱逃出去?
  不不不,他不能这么做,即便他的双手已经沾上鲜血,他的道德观也不允许他去祸害别人。更何况,就算男人自爆,护卫长也不一定会打开大门。云庄拳头狠狠攥紧,最后复又松开,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再想想,或许他能暗示护卫长放他们出去?或者,或者其他的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