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29)

字体:[ ]

  “啊啊啊!”男人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恐惧,绝望的情绪一下子钻入云庄的意识源里,他忍不住有些眩晕。云庄赶紧守住心神,将这股不属于他的情绪驱逐出去——这是向导的通病,在没有和哨兵结合之前,很容易被哨兵强烈的情绪影响,或者说,感知哨兵的情绪。
  “操,他要自爆!”守卫长的副手大惊,“长官,怎么办!”
  “启动s级防护罩。”守卫长云淡风轻道,同时带着下达几个指令,最上方供飞船进入的洞口开启,而他本人已经坐上了机甲,伸手抓~住一些人,随时准备逃离。
  云庄瞳孔骤缩,护卫长是打算自己跑路,混蛋!云庄拔足朝着护卫长的方向跑去,却撞到一层透明的薄膜,被弹倒在地。
  能量已经形成了涡流,不出半刻钟,这该死的防护层里面,所有人都会灰飞烟灭!
  云庄轻叹,精神力触手朝着男人的方向延伸,他必须阻止男人自爆,否则只能玉石俱焚。只是,他的精神力触手才刚放出来,就被完全阻隔,而他自己,也落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当中。
  身处起此彼伏的能量暴动之中,云庄满心的忧虑一下子不见了,就像苍茫汪洋中飘零的一叶扁舟终于停泊在了独属于它的港口。
  充斥着信任与安定。
  
 
☆、第三十三章
  殷凌挚护着云庄,所有逸散过来的能量都被他无情剿灭,男人的自爆也戛然而止。他把头靠在云庄的肩膀上,鼻端嗅着这个人身上的味道,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就是他。
  那种能让他疯狂兴奋的精神力,即便暂时标记的时效已经过去,他也不可能错认。
  “额,谢谢。”云庄有点茫然,脖颈上的温热气息让他觉得有点熟悉,更尴尬的是,他已经一周没洗澡,虽然在防护舱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难闻的气味。
  然而回应云庄的是更紧的拥抱。
  “我的意思是,”云庄推了推男人,“没事了。”
  殷凌挚扶在云庄背后的手僵硬片刻,身体顺着云庄的力道退开,两人之间出现了一点缝隙,那种奇妙的缠绵感顿时如潮水般退去。
  他刀锋般的眉毛皱了皱,暂时标记的时效太短,眼前的向导身上没有了他的气味,这让他有点不爽。
  “少将阁下,我……”护卫长打开防护罩,不敢置信地看着殷凌挚,眼珠子转到被撞毁的金属墙,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可是连高能激光炮都打不穿的墙,墙体用的是最炙手可热的合钨金属,能耐一万度以上高温,八千度以下低温……就这么被打破了?
  殷凌挚冰冷的眼神转向护卫长,气势全开,差点让对方软倒在地。他一言不发,也没听护卫长解释,冷峻的脸庞转向云庄。
  云庄这才注意到对方有着一双绿色的眼眸,跟小白一模一样。鼻梁高挺,薄唇轻抿,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两人对视片刻,云庄终于不确定地开口:“我们,走?”
  “嗯。”
  纯黑色的军装更衬得这人不苟言笑,而且听护卫长说,他是少将?看着可真年轻……不管怎样,能离开这里就好,云庄想着,快步追上男人。
  “老大,你的脸色好难看……”副手担忧地看着护卫长,示意手下倒茶过来。
  护卫长坐在椅子上,面色灰败:“s级防护罩都拦不住那位,果然是双s的体质,啧,殷家真是怪物多。”他五指轮流敲击桌面,时不时叹一口气。
  “老大,那人真的是少将吗?这几天我看他一直在门口徘徊,好像在找人……哎呦,打我干嘛!”
  “蠢货!”护卫长收回拳头,“你知道他什么来头吗?二十二岁当上上尉,二十三岁就成了少将,他爸是五星上将之一,被他告上军事法庭,我们就全完了!”护卫长站了起来,来回踱步,焦躁不安。
  “可如果是少将,为什么不跟您打声招呼呢?”副手还是不能理解。
  护卫长思忖片刻,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猛灌了两口:“去准备一下,我今天要去一趟殷家。”副手离开之后,他又在自己的通讯仪上选定了大皇子殿下,发了一条短信。
  【事情有变,暗杀计划被殷少将撞破,好在他似乎并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望与殿下取得联系——方思远】
  ……
  “刚刚谢谢你,我是徐庄,你叫什么?”云庄露出友好的微笑,语气平淡,不过分示好,也不带有疏离。
  殷凌挚神色微动,步伐停了下来,绿色的眼眸盯着云庄,一动不动。片刻,在云庄的耐心告罄之前,他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一字一顿地说:“殷凌挚。”
  “殷凌挚,我记住了。”云庄笑了笑,“留个联系方式?我待会儿要去租房子。”
  殷凌挚耳朵动了动,分明是同样的三个字,自己念出来和云庄念出来完全不同。听着对方叫着自己的名字,他感觉到有什么在挠着他,痒痒的,像猫科动物爪子。
  云庄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殷凌挚有所动作,有些尴尬,不过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身份摆在那儿,他这样倒像是在攀关系了。
  “那好吧,少将阁下,后会有期。”多说多错,当初原主被指控杀了一个少尉的儿子就被发配蛮荒星球,少将比少尉军衔还高了一个大台阶,云庄可不敢惹。
  只是云庄才走了几步,就发觉这位少将依然跟在他身后。他想了想,可能是同路?
  云庄倒是不介意和少将同路,但是看对方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和气场,又觉得对方可能会介意,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决定拐向别的路。
  结果才走了几步,那人又跟上来了……
  云庄转头微笑:“少将阁下,我们同路么?”
  “嗯。”殷凌挚轻声回应,看向云庄的眼睛里满是不容置疑,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心思。
  云庄从善如流,回以微笑:“我的荣幸,少将阁下。”
  一路无话,云庄也有点琢磨出这位少将的性格了,不苟言笑气质冰冷,看上去不像是会挺身而出救一个陌生人的人。
  【庄庄,我觉得这个人很危险,他看过来的时候,本,本先知有一种被识破了的错觉】
  云庄心下一惊,赶紧问道:【那他到底发现你了没有?】
  【当然没有,你忘了,没有被标记的向导都是要送去白塔的,他是少将,怎么可能会为你网开一面?放心,本先知的伪装技能完全点满,对了,庄庄,我在他身上感到了熟悉的气息,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以前遇到过他】
  熟悉的气息?难道是原主曾经见过这个人?云庄越想越有可能,他一穿过来就是在远航的飞船上,之后就到了007星球,怎么算也跟着联邦少将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殷少将,今天已经够麻烦您的了,实在不敢再浪费您宝贵的时间,我要去中介租房,然后去学院报名。因为对帝星不熟,会在路上浪费很多时间,少将阁下您先请吧。”云庄语气十分真挚,完全就是一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又因为他说话的内容而不至于显得谄媚。
  可惜,殷凌挚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朝着云庄走近一步,一八八的男人逼近,气势迫人:“你在怕我?”
  云庄已经后退的右脚顿时一僵。帝星的繁华程度远超007,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个发光体,不论是他带在左肩的少校肩章,还是他丰神俊朗的外表。
  殷凌挚心底是极其郁闷的,但是常年不知道如何表达的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下来。他垂下眼眸,打量云庄修长的手指,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把它握在手心把玩。
  这双手,抚摸过他的身体,摸过他的头,帮他洗过澡,挠过他的下巴,为他做过各种各样的食物……殷凌挚的耳尖染上一丝薄红,又立刻被他隐了下去。
  “走。”
  云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殷少将的转变,干巴巴问了一句:“去哪儿?”
  “买房。”
  ……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样的房子呢?”招待小姐柔柔地问,云庄放眼看去,四边墙角都放置着机器人,不过它们并没有动,只是安静地站着,而大厅中央,一个粉白色的机器人正在清扫地面,所过之处,纤尘不染。
  云庄见殷少将没有答话的意思,就接过了话头:“一室两厅,最好家具齐全,有星网覆盖……”
  “这个,展示一下。”云庄还没说完,殷凌挚就打断了他。对方优雅地坐在沙发上,食指点在桌子的某一处,云庄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桌子上全是住房信息,甚至还能直观地看到住房的位置和周边环境,特别方便。
  接待小姐眼睛一亮,露出的笑容愈发美艳动人:“好的先生,请稍等。”
  云庄好奇地看了一眼,模拟的图像做得很逼真,这个房子面朝大海,而且只有一层,采光度很不错。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离大路很近,交通也很便利,再加上精致的装修和周围的植被,在这寸土寸金的联邦之中,在这大海比陛下还要罕见的金属长城之中,这样的别墅绝对天价!
  云庄有些不解,难道殷少将真的和他同路?所以他到底在尴尬什么……
  最近是怎么了,总是自作多情,之前是自以为被追杀,现在又自以为是想当然——心眼多点没错,可也不能老绷着根弦,看来他得好好休息休息才行。
  然而事实证明,有时候自以为是的自以为是,却不是他自以为是……
  云庄看着半空的3d投影,心下的赞叹不止一星半点,云庄自己也是开饭馆的,对于装修自认还有一点点研究,然而对比眼前的杰作,他只能自愧弗如。
  整个主题就是低调中的奢华。它的装修,就是让人一眼看不过去并不乍眼,不管是灯饰,沙发,壁挂还是墙纸,都没有那种金光闪闪的感觉。可就拿墙壁来说,墙内层是用秘银合金做成的,能够抵抗高能粒子的侵袭,保证墙体的硬直。而墙壁和地面,却用了联邦最先进的技术,无论是吸附浊气,自我净化还是柔软度和触感,都是一流。
  饶是云庄这样淡定的性子,也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向往来,能住上这样的别墅,恐怕只有这位年轻的少将这样的人生赢家了吧?
  “暂住证给我。”
  人生赢家突然发话,云庄下意识地捂住口袋。不过,他很快就乖乖递上了自己的暂住证,对方是少将,还不至于对一个初来乍到的盖亚帝国人耍什么手段,他遮遮掩掩反而显得矫情做作有问题。
  殷凌挚对云庄的信任十分受用,脸色也好看了不少。他把云庄的暂住证递给接待小姐:“户主我们两个。”说完,拿出一张黑色卡片在pos机上轻轻一刷,云庄看见那一串零眼睛都直了。
  一亿五千万联邦币,徐爷爷给的钱只够抹一个零头的!
  “少将,您是不是弄错了,是您要买房啊,为什么要写上我的名字?”云庄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
  “没有弄错,”殷少将心情很好,面上还是寒冰一块,“如果要退掉,需要支付一半的赔偿。”似乎猜到云庄想说什么,殷少将毫不留情地补充道。
  呵,这位爷到底是要做什么……云庄大感头疼,七千五百万,他多久才能赚到这些钱?
  “走,去看看我们的房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庄总觉得殷少将把“我们”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第三十四章
  云庄无法,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殷少将往外走,心里暗戳戳觉得这个少将是个神经病,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真和他想的一样,这少将和原主是朋友?
  可是他在原主的日记里没有看到一星半点关于少将的记录,更何况,如果真认识个少将,也不至于落得那样下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