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38)

字体:[ ]

  尽人事听天命,到时候人家愿不愿意帮忙,那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事情了。
  云庄抬头,冷冷看向浩浩荡荡的虚拟怪大军。
  他光棍地想,那就看看谁能跑过谁,反正不到万不得已,他是决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精神力。
  ……
  “联邦附属101星球昨晚八点四十五分向荣耀军发出求救信号,据估计,有四万虫兽侵袭101星球,预计损失达到八千万信用点,预计伤亡超过六十万。”
  “101星球是边缘星球,常年交战,除了军备力量,很少有人居住,六十万人已经算得上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了,而且大部分都是边防军。”
  “四万虫兽虽然并不算多,但对于一个边缘星球称得上是灭顶之灾,101星球能撑这么久,已经很难得了,唉,虫兽真是猖狂。”
  殷上将沉默不语,眉间的沟壑愈发明显。他摸了摸古铜色的下巴:“凌挚,你觉得荣耀军团怎样调度合适?”殷鸿畴只有在私下里才会喊殷凌挚挚儿,像这样的会议上,他们之间的关系上下级远大于父/子。
  殷凌挚眉头紧锁。
  殷鸿畴见儿子沉默,还以为他在思考,于是提醒道:“精锐部队还是要驻守联邦,荣耀军一共十二个军团,虫兽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繁殖能力和破坏能力惊人,需要的军备力量也不会少。”以挚儿的聪明程度,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可殷凌挚却依旧默不作声。
  殷上将大皱眉头:“凌挚?”众人的目光也都转移到了殷凌挚身上。
  殷凌挚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众人一眼,而后,对殷上将说道:“父亲,我有事情要办。”
  殷上将愣了愣,在这种场合下,挚儿跟他的态度大抵是相似的,但是今天,挚儿竟然破天荒在会议上叫他父亲,这个稍显正式却又十分亲昵的称呼,不难看出挚儿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去吧。”儿子大了,总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虽然他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挚儿这样紧张。
  殷凌挚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啧啧,上将的儿子就是不一样,例行早会也敢早退,傻大个,换你你敢么?”布兰德半掩着嘴,再这样的早会上,没人敢大声喧哗。
  特里挠了挠头:“不敢,可能这就是我跟老大的差距。”
  “切,”布兰德耸了耸肩,“不过我真的很好奇,老大还从没在早会上出过状况,刚刚你们都看见了,他显然心不在焉的样子,你们就不好奇他在想什么吗?”
  “老大的心思怎么可能被我们猜出来?”特里看向安娜,“安娜,你说呢?”
  “安娜只知道,我们能站在这里,老大功不可没。”安娜瞥了两人一眼,说完便缄默下来。
  特里和布兰德也不再说话,他们心里完全明白安娜的意思,他们或多或少都在出任务的时候受到过老大的庇护,更何况,如果不是殷凌挚,他们根本不可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
  不过他们也就是吐槽而已,很久以前他们就达成了共识,作为殷凌挚特殊行动小组的成员,他们就是老大手里的激光剑,不需要有自己的意愿,只需服从和战斗。
  殷凌挚脚步极快,转眼就出了元帅府。在元帅的居所里是不允许任何有杀伤力的东西出现的,夜王虽然是飞车,但也兼具了一些战斗能力,所以必须离开元帅府才能驾驶。
  坐上飞车,空间变得狭小而阴暗。殷凌挚绿色的眸子眯了眯,挂挡启动一气呵成,漆黑如墨的夜王在天际划出一道神秘的黑色,引得不少路人驻足惊叹。
  殷凌挚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明明只是一个上午而已,他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云庄。他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确切的说,他向来对待别人都很冷漠,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一个人这么上心。他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放任云庄去上学,把他好好放在身边比什么都好。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蜷起,不安愈发强烈起来,仿佛如果自己再不动身,云庄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这种预感没来由地让他心慌,所以他才仓促提出离开,天知道整个早会他都在走神中度过。
  这种体验算不上好,殷凌挚棱角分明的脸上多了一丝茫然。云庄,我该拿你怎么办?
  ……
  青色的血液沿着手臂缓缓流下,顺着指尖滴落在滚滚黄沙之中,泅出一团浓稠的血花,又被新的热沙覆盖。
  云庄用另一只完好的手臂擦了擦唇角的鲜血,虚拟仓里的痛感是百分五十,即便虚拟仓里死亡,也只是会有强烈的痛感而已,不会伤害到人体。
  可就算这样,云庄现在的伤势也让足够让他疼痛不已。除却手臂上包含毒素的伤口,他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全是在逃跑中留下的,原本完好的白衬衫早已看不出颜色,全都被云庄的鲜血覆盖,成了一件浸染着鲜血的血衣。
  这可真算是浴血奋战了。
  即便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云庄的精神状况却还算不错,这一路上他一直在节约精神力,为的就是多拖延一段时间。
  “校长,徐庄一直在节省精神力,检测器能收集到的精神力少之又少,对检测很是不利,”莎拉的眼里倒映着检测器上花花绿绿的数值条,语气里不乏担忧,“校长,这样做真的好吗,万一殷少将怪罪下来……而且传出去,对第一学院的名声也很不好。”
  校长笑了笑:“莎拉,我记得你当我学生的时候我曾经跟你说过,瞻前顾后是做不成大事的。我年纪大了,对名利也看淡了,但是我需要一些筹码,来换取自保的能力。”
  “可是您就确定徐庄能成为您的筹码?”莎拉不解,“我还是觉得太过冒险,而且就算检测出徐庄的能力又能说明什么?”
  “我的幻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的,”校长收起笑容,看向检测器屏幕上的数据,“联邦看上去和平,内里却已经有了乱象。小曦还在军部,那可是混乱中心地带,我不能等乱起来了才开始筹谋,至少在此之前,找到一条退路。你觉得,大皇子那一派会容许这样有潜力的人成长起来吗?我不过是在跟殷少将做一个交易而已。”
  “加大强度,务必尽快检测出徐庄的基因潜能,我需要一个完整的报告。”
  ……
  该死,这些虚拟怪怎么突然跟吃了金坷垃一样,一下子速度提升这么多?
  云庄勉强就地一滚,躲过一只大型蚂蚁的蚁酸,而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完全被它吐出来的酸性液体腐蚀了,还兹兹地冒着白烟,而后,又有一层黄沙覆盖上去,仿佛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一样。
  云庄咽了口唾沫,虽然知道虚拟仓不会真的要人性命,可让他真的被虚拟怪吃掉,尸骨入了黄沙,还真有点接受不能。
  他收起杂念,更加卖力地发足狂奔,直到他精疲力尽,呼出来的气都带上了血腥味才停了下来。
  黄沙进了他的喉管,因为这里的空气太过干燥,很快就把他的喉管里面都磨出了伤痕,这种感觉很不好,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这是慢性咽炎的症状……
  云庄晃了晃脑袋,神智都开始模糊。
  他不能就这样放弃……无限型有一个设定,当系统判定训练者即将死亡,会接管训练者的身体,榨干所有剩余的能力。这一点本来是为了提高成绩,以防因为失误导致的击杀率不佳,却在这时候成了云庄的噩梦。
  榨干精神力,那他的向导性精神力就掩盖不住了……
  云庄眼底划过一丝焦急,虚拟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他实在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再坚持一下,或许,或许工作人员能发现机器的纰漏呢,或者是,有人来救他呢?
  别无选择,那便战到最后!云庄探出精神力丝,在自己周身布下一个小型的防护罩,而后,意念波毫无保留地外放,灰白色的波纹震荡开去,所有的虚拟怪都停下了脚步。
  意念波是无差别的攻击手段,虽然是最基础的,但面对这样庞大的敌人,却是最实用的手段。云庄操纵着意念波,疯狂搅乱虚拟怪的神经中枢。这些灰白色的纹路层层递进,钻入虚拟怪的大脑之中。
  云庄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能破坏多少算多少,能撑一秒就是一秒。可要用意念波攻击这样庞大的敌群,对云庄的消耗也是显而易见的,很快,那些他自己锻炼出来的精神力全部用尽。原本三足鼎立的平衡瞬间被打破,狂暴的精神力和向导性精神力立刻以云庄的意识源为战场,打起了一场争夺战!
  云庄咬牙,意识源处的疼痛直接体现在大脑之中,他咬破下唇,希望能给自己带来片刻清明,却丝毫没有作用。到最后,他也怒了。
  好,你们要打是吧,那就出来打!
  云庄全然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引导着一部分狂暴精神力包裹住向导性精神力,他仿佛能感觉到自己意识源里交错的电光,那是真正的排斥和侵略,搅得他片刻不得安宁。
  他也不管两者能不能达到一个平衡点,就引导另一部分狂暴精神力从意识源里出来,那是跟他自己的精神力完全不同的两个色态,狂暴的精神力是纯粹的黑色,仿佛能破碎一切,吞噬一切的黑色。云庄就用这部分徐爷爷给他的精神力,开启了新一轮的屠杀!
  意念波陡然爆发,宛若一道雷光,以他为圆心朝着四周迸发而去。无尽的黄沙被这电光席卷起来,升腾到半空之中。这电光犹如实质,比起铺天盖地的黄沙丝毫不显逊色!所过之处,连个生命都不曾留下!
  这就是狂暴精神力的攻击力,简直堪比**!
  “校,校长,测试仪……测试仪出故障了,数值爆表,检测必须暂停!”莎拉膛目结舌,半天说不出完整的话。
  陆校长正要说什么,通讯仪里传来一个影像,是门卫正凄凄惨惨地汇报有人入侵学院。他叹了口气:“果然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