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上)(9)

字体:[ ]

  这个人类,到底是何方神圣?
  ……
  “小庄,你没事吧,吓死爷爷了……”是他错估了披甲犀牛的实力,害的云庄差点罹难。
  云庄安慰道:“您看我不是好好站在这里吗?对了,徐爷爷,是它救了我,它是一只很厉害的狗。”所以把它留下来吧!
  徐爷爷打量了对方半天:“你确定这是一只,狗?”这分明是狼中之王,玄冰狼啊小庄!
  云庄抚摸着玄冰狼的皮毛,银白色的皮毛皎洁如月,明明长得跟藏獒一模一样,偏偏要有一身雪白的皮毛。不知怎么,云庄脑袋里就蹦出两个字。
  高贵。
  不过云庄也只是这么一想,一只狗高贵什么,乖乖听话才是正经!云庄摸了摸有自己半个身子高的大狗,心情十分舒畅。
  “爷爷,乐乐呢?他应该还没吃饭吧?”
  徐爷爷面不改色,淡定答道:“他吃过了,已经睡了。小庄,下次万万不能鲁莽。爷爷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教你防身的技巧,免得你下次在遇到危险,哭着喊着求老爷子我救你。”
  “真的吗,谢谢您!”云庄如今扮演起十八岁少年越发纯熟,他一方面觉得实力十分重要,没有实力,稍微遇到小小的危险就有可能丢掉性命,一方面又对徐爷爷抱有怀疑的态度,徐爷爷似乎在刻意引导他使用精神力。这次要不是它……云庄瞥了一眼玄冰狼,说,“爷爷,我去给它洗个澡。它看上去好像有点没精神,是不是生病了?”
  徐爷爷扶额:“这你得问兽医,圆圆,帮它检查一下有没有外伤。”
  圆滚滚的球蹦跳过来,跟上回一样,两侧各弹出一只机械手臂,圆球中央露出一个小镜子,云庄对此很是好奇。
  “圆圆这是利用超声波来为……这只狗进行全方位的检测,如果有暗伤,也是很容易确定位置的,不过圆圆只能用治疗仪治疗外伤。“徐爷爷善解人意地解释道。
  “检查完毕,确认无外伤。身体状况虚弱,需要补充营养。“圆圆在工作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带有强烈的金属质感。
  “谢谢爷爷。“说完,云庄就带着玄冰狼进了浴室。
  门外,徐爷爷的笑容收敛下来,眼神里多了一分探究。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玄冰狼给他一种很违和的感觉,或许是错觉吧?
  “小家伙,给你取个名字吧?你是什么品种的狗啊,长得好像藏獒,只不过毛的颜色不一样……唔,不如叫你白毛好了?”云庄放好热水,把沐浴露倒在手心,揉搓出泡沫,再轻轻顺着玄冰狼的皮毛把泡沫打在玄冰狼身上。
  温暖的水流从喷头中流泻出来,把泡沫都冲洗干净。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啦!”云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对这条大狗的喜爱。云礼不喜欢狗,他就一直忍着没养,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云庄正得意着,突然细细密密的水花从天而降,云庄措手不及被甩了一脸水。
  满头黑线地抹掉水渍,云庄握住玄冰狼的两只前蹄:“那你想叫什么?小白?大白?白白?”
  玄冰狼幽绿的眼眸闪了闪,别过头去。
  “说起来,为什么你的眼睛是绿的啊,看起来好阴森……算了,作为合格的主人,我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可是我明天就要去上学了,圣马特学院肯定不让带宠物去上课,只能委屈你呆在家里了。”云庄可惜道,继而摸了摸玄冰狼的“狗头”:“晕,你怎么这么萌,害得我都变傻了。”
  云庄情不自禁地对着“大狗”说一堆幼稚的傻话,一边唾弃自己傻帽,一边又忍不住对“大狗”动手动脚。等他们从浴室出来,徐爷爷都睡着了。
  “你就跟我一起睡吧。”云庄一把抱住玄冰狼,脸颊埋在玄冰狼的颈部,痒痒的,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鼻端充斥着牛奶味沐浴露的香气,再加上刚刚经历过一段生死长跑,云庄一放松下来,就忍不住睡着了。
  玄冰狼不舒服地动了动,见云庄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肚子上,只好轻轻挪了挪,让对方睡觉的姿势更舒服一点。渐渐地,它也忍不住合上了眼皮。
  一夜好梦。
  作者有话要说:  玄冰狼:作者你出来,居然把我写成狗!
  蠢作者:那你自己说,一只狼为什么要救人!
  玄冰狼:你不是都说了?小庄身上的气息能够修补我的灵魂。
  蠢作者:←←,你确定那气息不是云庄饭盒里面的高等异形兽的排泄物吗……
  玄冰狼:……
  2015年8月6日,蠢作者,卒
  PS明天的更新放在早上七点,为了赶上第一次上榜~
  
 
☆、第十一章
  “小庄?今天来的这么早?”王翔一边操纵着大门开启,一边笑盈盈地对云庄说道。
  云庄点头,把怀里的一大桶鸡丝面放在门卫室的大桌子上:“王叔,今天新生注册,我得赶紧卖完去报道。王叔,你的碗我咋找不着了?”王翔,圣马特门卫,云庄前几天就已经查清楚了,这是个同情心爆棚的主。云庄正是抓住了王翔这样的性格,稍微把自己伪装成出来摆摊赚学费的穷孩子。
  他是挺穷的,也算是本色出演。
  王叔忙摆手:“小庄,这回我可一定得付钱,你要再不收我的钱,这鸡丝粥我也不喝了!”
  云庄只好收了联邦币,只是离开的时候多留了两个茶叶蛋。
  王翔从门卫室把推车推出来,见状只得摇摇头。
  孩子是好孩子,罢了,自己多照顾一点,可别让小庄在学校受了委屈。
  云庄把设备都搭好,跟往常一样,四果汤,茶叶蛋,鸡丝粥都摆得整整齐齐。而储能灶台的中央,则被云庄另外开辟出一块区域,专门用来现做小吃的。
  当时云庄在育英学园摆了两天摊之后就换了地方,很多孩子和家长都觉得有点可惜。后来云庄再去了一次,说自己把摆摊的地点改在了圣马特学院,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育英学园和圣马特学院只隔了一条街,走路都不用十分钟,孩子和家长们纷纷表示会继续支持云庄的摆摊事业。
  这不,六点刚过,云庄摊前就稀稀拉拉聚拢起来了好些人。
  云庄会做很多街头小吃,不管是煎饼果子、肉夹馍、羊肉串还是布袋馍夹菜,他都能做出花样来。只不过很多材料他找不到,所以一般只卖羊肉串、肉夹馍和章鱼丸子。
  “老板,你怎么做生意的,这羊肉串里怎么有土?你看看,大家看看,这还让人吃吗?”人群中爆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云庄挑眉看去,得,又来这套。
  他从前摆摊的时候没少碰到专业“碰瓷”,有时候是馍里有只蟑螂,有时候说馍里东西缺斤少两。他做小吃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如果真的是他出了问题,他一定会作出补偿。
  以为他现在才十八岁就好欺负吗?
  “这位,看上去不像是圣马特的学生。”云庄无视周围的喧闹,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对方显然也对云庄的无厘头惊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手握羊肉串,指着云庄嚷嚷:“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是不是学生,关你什么事?还是你觉得我们这些看着不像学生的人就一定是混混吗?混混怎么了,混混吃东西就应该带土吗?”
  这话说得巧妙,明明一句脏话没有,却暗示云庄以貌取人瞧不起人。
  云庄连个眼神都欠奉,手里的活儿不停,手速快,语速更快:“圣马特学院门口有声敏摄像头,羊肉串上的土出自谁手一看便知。您呢,要是个学生,想必不会连这都不知道。”
  “如果我是您,我肯定不会用这么幼稚的伎俩,黄棕色的褐土,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森林里头的褐土也能在大街上见着了。”
  “你他/妈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故意往自己吃的羊肉串上倒土吗?”那人狠狠把羊肉串扔在地上,尤不解气,还踩了几脚:“你给我等着!”一个穷学生而已,早晚让他跪在地上求饶!
  云庄仿佛没听见一样,等肉香再度飘散出来,他便把羊肉串递给客人。
  “小庄,我刚刚在监控上看到有人来找茬了,需要我帮你不?”王叔握着电击棒,从不远处的门卫室赶了过来,“你也别担心,王叔虽然没什么能耐,保护你还是足够的。”
  云庄安抚地笑笑,用毛巾擦了擦手,倒一杯四果汤递给王叔:“没大事儿,我以后在学校里面摆摊,他应该不会再来找麻烦。”云庄知道,他带头摆了摊,赚了钱,肯定会有人跟风。到时候就不会像现在一样赚钱了。只有当他自己本身有特权,他的摊位才能有区别于别人摊位的地方。
  他昨天去跟校长谈过这件事情,校长也同意了他在校门里头摆摊,虽然离他现在的摊位只有十步之遥,但本质上却有了很大改变。
  他的摊位,是被校方接纳的,光这一点就够了。
  他不知道校长能答应,徐爷爷下了多少功夫,他不过一个穷学生,根本没有资格得到这样的特权。在对徐爷爷更加感激的同时,又多了一层忌惮。
  徐爷爷,恐怕没那么简单。
  新生报到的时间是九点,跟上课的时间刚好错开。小摊八点之后就没什么生意了,云庄收拾收拾东西,把推车推进门卫室,和王叔打过招呼之后,接通了严乐的通讯仪。
  “乐乐,中午爷爷会给你带饭,你记得到时间了回卧牛岭外围等他。”
  云庄注意到,他提到徐爷爷的时候,严乐的情绪有点波动,每次严乐不开心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抿唇,这次也是。
  严乐眼中还有未消散的戾气,估计刚刚在猎杀异形兽,难怪这么久才接。
  “云庄,”严乐眉头紧锁,“你小心一点那个徐爷爷。”
  “我知道的。”云庄语气温和,听上去像是敷衍,可实际上内里却是心思电转,更加留意起跟徐爷爷交往的点滴。片刻之后,云庄问起了今早被严乐带走的大狗小白。
  提到那只玄冰狼,严乐面无表情的脸有点裂,不过最后也只说了三个字:“它很好。”
  云庄正想再说点什么,严乐就把通讯切断了。他摸了摸鼻子,略尴尬。
  等时间离开学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云庄离开门卫室,进了学院。学院整体呈众星拱月的建筑风格,最中心是楼层数最多的行政楼,行政楼对面是食堂,离食堂最近的分别是教学楼、实验楼、图书馆还有宿舍楼,方便里面的学生和老师前去就餐。宿舍楼的东面则是一个大大操场,教学楼附近也有排球场、网球场和篮球场等等供课后娱乐。而教学楼附近,又有一个设施齐全的体育馆,在里面可以进行全方面的体能训练。
  学校的大礼堂,则坐落在行政楼的东方。
  找大礼堂完全不费力气,云庄这几天在学院门口摆摊,早把学校摸得一清二楚。
  十八岁的年纪,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啊,云庄感叹,同时对于自己跟着一大群孩子来上学,实在是十分郁卒。更何况,新生里面还有一部分年龄在十八岁以下的,想必就是已经觉醒的哨兵了。
  好在这些日子他也算习惯了去扮演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现下混在这些学生之中,竟然一点违和感也无。
  大礼堂被点缀得很漂亮,鲜艳的彩带花灯,高科技投影仪,让学生们只是看着屏幕,就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圣马特学院是一所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名校,它为帝国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士兵,也为星球提供了一批又一批的技术人才。我坚信,你们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失望……”冗长的讲话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云庄感叹,不管在那个时空,校长的嘴巴永远那么厉害。
  跟打桩机似的,都不知道累……
  “接下来,请学生代表杜涛讲话!”礼仪官先是感谢了一下校长,表达了对校长和各位嘉宾的敬意,紧接着,就请出了学生代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