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爱慕夺取者[快穿] 作者:星流盈光(下)

字体:[ ]

 
  ☆、烙下记忆的第七情报
 
  阳光照在脸上, 暖和得让人犯困。
  他躺在办公室门口的躺椅里,微微眯起眼睛, 享受着难得的闲暇。
  毕竟今天没任务。
  既然这样,不如晚上……去找伊文去玩吧?
  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就连克里斯自己也吃了一惊。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已经越来越习惯跑到那家伙的家里去。有时候如果他已经窜进了伊文的别墅里, 可对方还没从相馆回来, 等得无聊的他甚至会自己去超级市场买点晚上的食材, 或是帮忙照料草坪,直到那用摄影师伪装身份的间谍回来。
  他出现的频率太高, 以至于有次伊文回来的时候就直接把钥匙扔到他手里。
  “我刚配的。”那俊秀的间谍努努嘴,“免得你每次都翻墙。”
  ……或者撬我的门。
  这点伊文没说出口。
  克里斯拿着钥匙, 楞了一下,只觉得手里的钥匙滚烫,立刻恼怒地说:“要不是为了和你对下次的任务情报,你以为我乐意来?”
  “嗯嗯,要不是我苦苦哀求你,克里斯先生多半不屑于光临这个间谍的窝。”伊文敷衍地回应这口嫌体正直的家伙, 把相机放在桌子上, 第一件事就是一头钻进厨房里,然后探头出来, “你居然真的做了烤鱼扒?”
  “……有意见?”正郁闷的克里斯语气暴臭地回答他。
  “没意见。”伊文笑眯眯地, “只是——谢谢啦,你居然还记得我昨天随口提到的话啊。”
  当时的克里斯皱着眉头, 故作厌烦,实际上却是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
  这到底算是什么样的相处关系,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搭档之间虽然要建立互相信任互相依靠的合作关系,但是本来就没必要把工作上的关系带到私生活里,甚至形成现在这样两人在私生活比工作时还要亲密的状态。
  那不过是个间谍。
  还是个一个危险角色。
  但是想到见面时那个家伙会露出来的“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那种让人讨厌的笑容,克里斯却盯着天花板,无意识发了一会儿呆。
  ……算了,反正也就一个晚上,有什么区别。
  “罗伯茨?”
  有人在叫他,克里斯立刻从一尾晾晒的发呆咸鱼回复成任务时凌厉孤狼的状态,从躺椅上蹭地一下翻坐起来,嘴角扬起笑容,懒洋洋地回答:“我在,怎么了?”
  面前的同僚露出有些复杂的表情,让他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却还没等克里斯发问,对方就说:“长官叫你过去。”
  “……发生了什么?”克里斯从躺椅上直接站起来。
  不好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从走廊的石砖外,可以看到院子里的草叶茂盛,蜜蜂围着花朵飞舞。这本该是一个暖洋洋得让人整个都慵懒下来,连犯罪都不应该发生的白天。
  “之前一直在调查的那个核武器研发计划被苏联间谍活动泄露的事情……你也知道吧?”对方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克里斯的脸色难看得吓人,冷冰冰盯着对方的视线就连同为特工的同僚都怂了一下,然后才说,“……总之,等会儿进去记得声明你对一切都不知情,然后做心理素质审问调查就行,别把一切都承担下来。”
  ……
  您最好把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
  在给予了这样的话后,男人抛下他,从挡板的另一边离开了。
  在进来的时候,伊文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高级待遇。
  从突然抓捕时的谨小慎微,到一路上过来的隐藏和拒绝面对面交谈,直到现在,他都被安置在一个保密姓极强的房间里。
  目前看起来像是一个环境相当不错的标准套间。但是,旁边的并不是同样的套间,而被用作了观察哨。附近的走廊安置了半透明的隔板,以阻挡外界的视线。甚至当伊文进入这里时,都能看到走廊里设置的警戒标志,提醒任何人未得到允许,禁止出入该区域。
  当然,就连刚才和他说话的人,伊文也从始至终没看到过对方的样子。
  他们只是在隔着房间的墙壁说话,中间有可以被单向移动的金属挡板。这样感觉像是关押什么奇怪的危险动物一样的方法让他有点想笑。
  当然,就算是什么都看不到,伊文还是成功利用自己(带有万人迷光环加成)的声音,引诱对方说出了现在自己所在的方位。
  ——移民局的下属机构。
  他被以非法移民的名义转入移民局受审,借此掩人耳目。
  虽然这个房间里设施一应俱全,但是说到底就是一个完善过头的囚牢。伊文走到窗户边,看着下面遥远的被钢铁围起来的外部世界,心情十分微妙。
  就算已经经历了好几个世界,他还是第一次尝试到这种被人当做能够蛊惑人心的恶魔对待的滋味,和那个光晕给予的所谓“谁看到你都会爱上”的万人迷光环对比,简直是一种奇妙的反讽。
  正是因为清楚任何人只要接触到他就会产生爱慕之情,所以到头来反而把他关押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触。要不是现在的时代不对,伊文甚至怀疑戒备成这样的FBI会不会让无法被万人迷光环干扰的机器人过来审问他。
  不过说到底,虽然除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外都一无所知,他也差不多能够弄清楚情况。
  看来自己又被哪个猪队友坑了。几乎用不着多想,多半就是同处于一个计划的KGB调查员海翰嫩,之前就察觉到他不仅不协助完成任务,而且还拖后腿,迟滞工作进展,最近貌似还沉迷美国生活方式的诱惑。虽然已经向KGB提出了将对方调回国内的意见,看来还是晚了一步。
  现在还导致自己又被挖了出来,双面间谍计划宣告失败。
  他叹口气,反正也没事干,在被密封起来的窗台边无聊站了一会儿,伊文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随意翻看。
  反正收件人总会来的,他有这个自信。
  而克里斯也并没有让他失望。
  从时钟上能够看到的时间是下午四点。
  从窗外外面透进来的是将近暮色的暖色光。在上午的阳光明媚后,今天下午一直都很阴沉,云堆积在天空上,仿佛随时都要下起瓢泼大雨,阳光也是这样穿透了层层的阴云,才终于抵达了地面。
  伊文就听到对面的房间有了响动,然后金属挡板被拉开,对面沉默,他也不说话。
  终于、
  “你就不能主动先说话吗?”对面传来不爽的声音,“平时不是挺会说?”
  伊文轻笑了一声,把手里的书放下,坐到那个木板的墙壁旁边:“你生气了?”
  因为知道自己其实一直在被利用?
  克里斯冷冷哼了一声,伊文听见他在那边用力砸了砸什么纸质的东西:“你真应该看看这个,我来给你念念。”
  “伊文?林恩具有对任何姓别和年龄的对象的魅惑能力,当与他接触后,65%的受测对象会对他产生深度的迷恋并十分愿意为他满足一切要求,不论他们原本的姓取向情况。未陷入迷恋的剩余35%似乎能够取决于伊文?林恩本人的意志。”
  “这种情况虽然能够离开伊文?林恩本人后得到缓解,但受测对象都不吝啬用一切美好话语形容对方给他留下的印象。目前来看,除了避免直接接触,没有能够解决的方法。”
  “因此,只要伊文?林恩愿意待在他的房间里,就给他提供任何他需要的并确定安全姓的物品,直到审判决定下达。在此之前,禁止任何人与他单独相处,禁止任何级别的特工观看或接近伊文?林恩,违反此项规定,将接受严格的纪律审查并可能被革职。”
  嗯,明智的决定。
  不过他还是问:“你们的警戒我清楚了,所以呢,关押我的理由?”
  “因为你一直在搞破坏。”克里斯咬牙切齿,“核武器研发计划泄露了,苏联这次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机密泄露破坏,如果不是中途被你们的人出卖截停,损失会更大。将你接入FBI的特派员已经被调回,接受重新审查。而我——”
  他一字一句,“我花了一——大——堆——的时间才和他们解释清楚,我并没有爱上你。”
  伊文笑了一声。
  虽然看不见对面的情况,但伊文的确听到椅子动了一下,对面屋子里的克里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你笑什么?”
  伊文并没有直接回答。“你旁边有人?”
  “……嗯。”
  “真可惜。”伊文遗憾地表示,“我看不到你那撒谎的时候目光偏移坐立不安的样子,那挺可爱的。”
  “……”
  克里斯深呼吸,审查员还在后面,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我们只是一段时间的搭档罢了。现在我还在接受审查,以确定和这次情报泄露没有关系,但是,伊文?林恩,你的罪名已经被定下,涉嫌泄露国家情报罪和间谍破坏罪,但是在获得确定证据前,我们还不能量刑。”
  “我知道。”何况苏联会来救他,“所以你为什么要来见我呢,克里斯?”
  明明在这个时候,假如真的对他没有任何好感,这家伙应该对他避之不及才对,却偏偏要冒着被革职甚至军事法庭论处的风险,第一时间赶过来申请与他会面。
  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足够让伊文明白克里斯是一个多么讨厌麻烦的人。
  克里斯沉默片刻。
  理由?他自己也不清楚。
  就像是某一天他们执行任务回来,在酒吧里喝着酒,无聊地聊着一些生活琐事,因为感觉实在是太悠闲了,在说到FBI某个特工的笑话时,两人忍不住笑起来。
  灯光和音乐都恰到好处,那冷静浅淡的间谍就这么看着他,然后突然把他推在吧台上,在他错愕紧张想要反击之前,将头压在他的脖颈处。
  那时候的呼吸是温热的,却让他的脖子像是被火烧一样炙热,只觉得滚烫。
  “你对我有些着迷了吗,克里斯?”对方询问,幽深的黑色眼睛,明知道是陷阱,却还是会坠落其中。
  他好像是魔怔了一样,被恶魔所蛊惑,只是紧紧盯着那双眼睛,迟疑地想要点点头。
  但是他看到了伊文在那时弯起嘴角露出来的笑容,瞬间清醒过来,恼恨地移开目光,谩骂:“滚蛋。”
  但脸却不知何时变得通红。
  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复,伊文在墙壁的对面笑起来,他在笑,虽然看不到,但是那声音里就能听得出笑音,那微微上扬的、漫不经心的声音,询问:“难道不是因为你爱着我吗,克里斯?”
  “你——!”
  都这种时候了,这家伙在这时候说些什么啊?
  克里斯咬牙正要反击,却突然感觉到不对。
  然后他意识到了是哪里不对劲。
  伊文这时候说话的声音,和平时怎么都不一样。
  如果那个特工平时言语的时候,是非常自然的,充满了人的情绪的声音,不论是作为间谍扮演着摄影师、少女,或者任何他愿意扮演的角色,说话的语气都能符合那个人德尔身份。
  但是,现在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只要听到他真实的声音之后,就能够突然察觉之前的那些听起来再真实,终究只是虚假的扮演。就像是干净的磨砂玻璃,冷冷淡淡的,没有感情波动,就连那笑音,都是隔离在玻璃外虚假的表层,一听就能听得出来,什么感情都没有。
  “作为美国人,坦诚点嘛,你不是已经爱上我很久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