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评价至上 作者:koncae

字体:[ ]

 
文案:
快穿,主角渣,拒绝人身攻击。
①青楼风月(完成)
②都市妖魔(完成)
③里世界入侵(完成)
④天命(完成)
⑤劣等品+起源(完结)
 
ps:
1.无cp但默认攻属姓拒反/互攻
2.男主不会爱上任何人,男主很渣【重点】演技帝【重点】婉拒受控【重点】。
3.心累以后不会写快穿了,主攻短篇和剧情长文。
 
内容标签: 恐怖 血族 快穿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言 ┃ 配角:陌淮楼,云水瑶,万颜青 ┃ 其它:快穿渣无cp主攻
 
 
 
第1章 青楼风月
  “他若是真的爱你,岂会因为这样的理由将你逐出家门?”
  “他爱的是我!”
  “你不过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子罢了!哪来的勇气和我争!”
  她睁大眼睛,眼角几近撕裂,被划得血肉模糊的脸上扭曲的形成一个笑容。
  若有来生,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阴恻恻的乱葬岗上忽地下起了暴雨,雨水冲刷着她的尸体,电闪雷鸣间的白光映照出一具扭曲的人形。
  意识逐渐从黑暗中清醒过来,耳边响起了女人温柔慈爱的声音。
  她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女人略显苍老的面容映入眼帘。
  见她醒了,女人赶紧伸手扶住她,“月月,感觉好些了么?别着急起来,你先躺着,我再去叫李大夫来给你看看!”
  也不待她说话,急急忙忙地出了门去找李大夫了。
  虽然意识有些模糊,但熟悉的音容还是唤起了她的记忆。这个女人就是她为了讨好那人所抛弃的母亲!
  她这是回到过去了么?
  想起往日的种种,悔恨和庆幸混做一柄利刃划开她腐烂生蛆的伤口,一点点割下那些烂肉,虽然疼,但是却使得她被腐烂侵蚀的伤口变得焕然一新。
  苍白秀丽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解脱的微笑,然而脑海里浮现的面容却让她的笑容一僵。
  那个男人!!!
  气急攻心的她忍不住吐了一口血,熟悉的血腥味弥漫在鼻尖,一瞬间让她恍惚起来,一时间竟分不清前世今生。
  合眼的最后一瞬是她的母亲惊慌跑向她的场景。
  自那天以后,过了几个月,她才逐渐接受自己回到过去的事实。而她回到过去的这个时候正是她为了入宫偷跑去京城的几个月前,而这也是她痛苦的开始。
  这一次她不打算入宫,只想平凡的度过这一生,然而扎在心里的刺却逼迫着她不能这样安逸的生活。
  或许仇恨才是她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在挣扎许久之后,她还是定下了那个计划。
  而计划的第一步便是权倾朝野却英年早逝的摄政王——陌淮楼,根据前世的记忆他会在自己这个村庄不远处重伤昏迷,然后被人救起,而救他的人则有机会让他实现自己的愿望,除了那世上最尊贵的宝座,任何愿望都可以。
  而这消息就是从那个害死她的女人身上得来的,那个心思恶毒的女人时常在她面前炫耀此事,当时她羡慕妒忌的好运气,却没成想以这样的手段落入她的手中。
  她捏着手帕,温婉秀丽的脸上一片冷漠,宛如黑珍珠一样的明眸中闪过几丝算计。
  几个月后。
  他这一次是陌淮楼,一个权倾朝野却英年早逝的王爷,人设是常见的冷漠。
  陌淮楼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他一边跑一边分神看着地图上的小绿点。
  小绿点就是剧情的起始点,是主要剧情人物之一,也是俗称的主角和重要配角。
  虽然他也才完成几次任务,但过往的经验却不容作假,他幽深似寒潭的眼中浮现出疑惑的神色。
  这一次系统没有传剧情给他。
  他在系统的说明书里翻了翻,在一行芝麻大的小字中找到这样一句话,“通过试炼的初级人员,系统不再提供剧情,在维护剧情走向的前提下,初级人员可以自由探索。注:自试炼后,每次任务完成后将进行评价,若三次低于C或剧情崩溃一次将会被投入惩罚世界。”
  这次他仔细看了一遍说明书,确认目前这份没有他遗漏的地方才收回说明书。
  虽然他有着自己的名字,但他没有过去的一切记忆。
  他失去了自己的记忆。
  他的意志很坚定,但过多的失血还是让他的眼前一阵阵发晕,直到不远处出现一道人影,他才松了口气,任由身体踉跄的倒在地上。
  那人影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扶起后,系统提示他完成了剧情起始点的激活,他这才完全昏迷过去。
  接下来就要靠他自己走剧情了。
  “月月,你这怎么带个浑身是血的人回来!”,她的母亲看着她眼里充斥着担忧和害怕,“听娘的话,这人一看衣着就不是咱们能接触的。他的仇家也肯定是咱们惹不起的,娘一把年纪死了就死了,可你还年轻啊!把他放回原来的地方,好么?”
  她的母亲近乎乞求的看着她,她抿着唇,有那么一瞬的动摇,但她还是坚定的摇摇头,独自带人回了屋。
  前世她被打入冷宫,受尽欺辱,每次落得一身伤根本不会有人给她治,至多是给她些止疼的药。她为了活下去历尽艰辛,也有了一手不弱的制药手法。
  待她跟认命的母亲一起收拾好陌淮楼的伤口后,她这才有时间细细看他的长相。
  跟那皇帝眉眼间有些相似,却没有皇帝的风流,反而是如沐春风般的温柔。除却眉眼,其他任何一处都精雕细琢的完美,这是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容貌。
  若是强行说,只是一句,“公子世无双”。
  在过往的记忆中,这位摄政王是常年不化的冷漠样子,无论对谁都少了几分人气。也许在那样的高位上,冷漠才是活下来的准则吧。
  她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少有的忘记了仇恨,心变得平稳而有力起来。
  这样呆了一阵子,直到母亲来叫她,她才反应过来。
  摇摇头,她始终是要利用他的,何必想那么多,徒增烦恼。
  只是若是像她想的那样发展,这世间又哪来那么多痴男怨女。
  推开木门,屋外的阳光照进来,柔和的阳光攀附在他的床沿上,偶尔几缕的阳光调皮地缠上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竟添了几分难以言明的美感。
  画中仙,镜中人。
  不可方物。
  她愣了一下,不知为何忽然想说些什么,细如蚊呐的自言自语道,“云水瑶,我叫云水瑶。”。接着反应过来后,脸上多了少女的娇羞,赶忙合上门。
  关上门后,云水瑶脸上的娇羞消失的一干二净,她料想陌淮楼已经醒了,便打算演一出以防万一,若是成功,之后的计划也方便些,失败了,也不过是一场不亏本的戏罢了。
  前世的经历不仅带给她痛苦,还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可怕算计和充斥冰冷痛苦的心。
  这样的经历,是喜,是忧,尚不可知,只待后续一一观察。
  作者有话要说:
  照例主角攻属姓爆表,主角原名商言,现在扮演角色是陌淮楼。男主是渣和演技帝,不喜欢渣的就不要往后看了。
  2018.1.31 改字,无增加剧情。
 
 
第2章 青楼风月
  陌淮楼其实早早就醒了,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装着一幅沉睡的模样,他料想这时他的暗卫应该找到这里来了。
  虽不清楚云水瑶的目的,但看这样的心机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主意,脸上浮起凉薄的笑,他只是来走剧情的,想来最后痛苦的不是他,无所谓了。
  “甲辰。”,面前出现一个穿着黑衣蒙着面的男人,“咳咳。”
  甲辰立刻将早已准备好的水囊递上,不同于常人的湛蓝色眼眸盯着陌淮楼。
  喝了口水,陌淮楼这才感觉干涩的嗓子舒服了不少,他冷冷问道,“那些人杀干净了么?”
  甲辰点点头,掏出怀里的信递给了陌淮楼。
  陌淮楼打开仔细看完,信上写了皇帝最近的小动作和这次袭击他的幕后主使。
  “烧了它,明天派人来接我。”,陌淮楼将纸重新放进信封,扔给甲辰,示意对方退下。
  他原先因为只有这具身体本身的记忆和模糊的死亡方式,对剧情走向有些顾虑,但看了这封信,他已然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不过,现在他还是得等等云水瑶的下一步动作,只有这样他才能维护剧情走向以及推测其评价标准。
  没有让他等多久,云水瑶在夕阳落山前,再次回到了陌淮楼屋里。
  打开门,云水瑶就看见脸色苍白的陌淮楼坐在凳子上看着窗外,听见有人打开门,他没有回头,如玉石坠地,清冽似山中清泉激石的说话声响起,“云水瑶,你可有什么愿望?”
  云水瑶即使早已在心里做好美色误人的准备,但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没露出正脸仅凭这声音就如此动人心弦。
  她低下头不去看陌淮楼,只露出两只红红的耳朵,软软地开口道,“奴家,奴家只是看大人受那么重的伤,怕大人有危险,才救大人的。没什么想要的。”
  陌淮楼扭头看着她,寒潭似的眼中泛起一丝波澜,他站起身走到云水瑶面前,“那方才唤你名字你倒是自然得很啊!你这说一套做一套,也未免太过心思深沉了。本王不知你是从哪得知的消息知道本王的生,但你救了本王,本王便不会亏欠人情,你但凡有什么愿望大可说出来。”
  云水瑶听着他的话,心脏一下子被攥紧,她没想到这陌淮楼一下子知道这么多,只盼他不会怀疑自己是敌方派来的人。
  她装作没听到陌淮楼之前的话,抬起头,杏眼大睁像小兽一样湿漉漉地看着陌淮楼,“大人,大人是说真的么?”
  她才刚到金钗之年①,五官稚嫩,配着她的表情倒还是可爱,陌淮楼为了配合女主,把表情放松了一些。
  云水瑶眨眨眼,看着陌淮楼柔和了一些的表情,心里安定了不少,她呐呐地开口,脸颊羞红却还是勇敢的看着陌淮楼的眼睛,“那,那大人娶我好么?奴家心悦大人!”
  陌淮楼今年已是弱冠,对云水瑶这样的孩子至多是多几分温和,多的感情根本谈不上,更何况这样一个手段不入流的人如何能做他的女人,但谁让他猜测这女人就是女主呢?
  陌淮楼一时无言,最后决定先拖着,他把自己的折扇放在了云水瑶的手中,“若你及笄时心意未变,便将这折扇送到摄政王府,本王会来娶你。”
  云水瑶保持着开心的表情差点一崩,不说她离及笄还有三年,就是及笄之后如何从这偏远村子安全到达京城都是一个问题。但是她现在偏偏得装出一副欣喜万分的样子,不能露馅。她想到刚刚陌淮楼明明知晓了她念头不纯,却还是纵容给她留下许诺。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也许这是一个机会,她露出一副不情愿的表情看着陌淮楼。
  “你可是不愿?”,陌淮楼顺着她的心意问道。
  “奴家。”,她期期艾艾地开口,“相思之苦受不得。”
  她后面的话几乎听不清,但大致的意思陌淮楼还是理解的。
  只是现在就带走云水瑶,剧情会不会走偏?他分神用意识点开系统,系统上表示进度的条前进了一点,而当他想带走云水瑶时,进度前进了小半。放弃带走云水瑶的话进度只有一点。
  看来这是一个可以测试进行度的好办法。
  云水瑶等着陌淮楼的下文,心里多了几分担忧,若是这样的方法不行,难不成走前世的老路不成?!
  在她忐忑时,陌淮楼开口了,“那你便跟着本王走吧。”
  陌淮楼拿起放在她手中的扇子,“你先在府里当侍女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