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为了我的经纪人[快穿]+番外 作者:小霄(上)(29)

字体:[ ]

  他扫了眼屏幕。
  阮晟:在吗?
  方淮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在群里说话,便直接把手机按灭了。然而转瞬一想不对劲,没有上文,阮晟怎么可能主动在群里戳人。
  方淮把手机解锁,果然,某人的对话框腾地一下跳到最顶端,是和他的私聊。
  方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不好意思直接无视,而是回了一句,“有事?”
  过了几秒钟,房间门被敲响。依旧是姓|冷淡的敲门风格,方淮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他直接走过去把门拉开一条缝,挤在缝里看着男人,“有事?”
  阮晟原本以为自己会看见刚才的狐狸扮相,没成想门裂开一条缝,一张化妆化成黑山老妖的面瘫脸挤出来,又把他给吓一跳。
  男人废挺大劲才忍住没又往后退一步。他的嘴角抽了抽,把涌到嘴边的吐槽咽了回去,说道:“我刚才说话太冲了,对不起啊。”
  啊?
  这回轮到方淮懵逼了,他睁圆了自己一双戴着美瞳乌漆麻黑的大眼睛看着阮晟,不知道这货是中了什么邪。
  阮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虽然我确实觉得男扮女装跳舞很奇怪,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喜好问题,你没有惹我,我直接嘲讽你,是我太刻薄了。”
  方淮,“……”
  男人看他迟迟没反应,有些莫名烦躁地抓了下头发,而后说道:“反正我道过歉了,接不接受是你的事。”
  话音落,男人转身走了。
  方淮在他背后囧囧有神,完全想不透这位大神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不过既然人家主动上门,创造了这么个说话的机会,如果不利用一下就不是方淮了。
  方淮飞快回头张望了一下,目光落在桌子上的复合维生素上,果断抄起药瓶,到对面去敲门。
  方淮敲男人门的方式是用拍的,啪啪啪。
  阮晟打开门,警惕地看着方淮,“又怎么了?”
  方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来还你药,顺便有几个小问题问你。”
  “小问题?”
  方淮没有搭话,而是直接问道:“第一,你为什么讨厌我?”
  阮晟一愣,他不习惯撒谎,于是耿直地回答道:“我讨厌花里胡哨的人和娘娘腔。”
  “我很娘娘腔?”
  “你的舞蹈和你的美瞳……”阮晟顿了一下,目光在方淮的乌眼青上停顿了一下,“虽然今天的风格不那么娘娘腔了,但也有点吓人。”
  “OK,那第二个问题,你讨厌我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程度?”阮晟犹豫了一下,“其实只是没有好感而已。”
  方淮抛出语言陷阱,“撒谎。你每次当着我面进卧室进厕所,从来都只开个门缝,生怕我看见你的私生活一丁点。如果不是讨厌我到了极点,你会这么忌惮?”
  阮晟摇了下头,“你是真的想多了,我对所有人都是这样。”
  “为什么?”
  男人没有中套,“我很看重个人空间,这是我的生活习惯,我想你应该尊重。”
  他说着,伸手去拿方淮手里的复合维生素,一边说道:“还有问题么?”却不料方淮在他手快要摸上瓶子的那一瞬间往后一躲,说道:“我好像还是有点需要这个,回头再还你吧。”
  说着,那小子把药瓶子往怀里一揣,鬼鬼祟祟地走了。
  阮晟在背后又是一脸懵逼。
  方淮回到房间后关上门,郁闷地把药瓶子丢回到桌上。想问到的没问到,这东西当然就不能这么轻易地还回去,总要留点之后搭讪的法门。
  他刚才最后两个问题其实都是为了逼对方说出自己每天鬼鬼祟祟躲在门后的真实理由,缺都被圆滑地应付过去了。若说无心也有可能,但若是有心,这里面的猫腻一定很大。
  方淮眼中有一条线缓缓收紧。他的直觉告诉他,对门的男主播没那么简单。
  晚上七点半,屋子里的闷热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程度,方淮坐在椅子上放空,脸上的汗和油一层接一层地冒,分分钟不想活。他索姓把门大敞着,让客厅的空调风也透一点进来。
  门开了就能听见各种杂音,这个时候一楼的住户基本都在用公共厨房做饭,二楼也传来聊天声和开门关门的声音,反而三楼的各位都在屋子里冒着,没个动静。
  方淮正戴着一只耳机看新来的铃兰的往期视频,就听隔壁的房门打开了,萝卜拖拉着拖鞋走到厕所门外,然后嘀咕了一句,“怎么还有人啊。”
  从方淮坐着的地方瞟出去刚好能看见厕所门,厕所里亮着灯,门关得很严。萝卜在门外等了十来秒,然后敲了下门,“谁在里面?”
  没人应答。
  萝卜有些烦躁,探着脑袋把各屋都扫了一遍。方淮就在他视线范围内坐着,铃兰门也开着,人正在拖地,阮晟的门万年紧闭,只有平姐的屋子,开着门,屋里没人。
  萝卜更加烦躁,扯着嗓子喊道:“平姐,您能不能快点,我这出来三趟了,都半个多小时了,您在厕所干嘛呢?”
  三趟了?
  方淮愣了一下,他默默摘掉耳机,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耳朵却竖着。
  过了几秒钟,厕所里传来平姐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你先等会,我快了。”
  “哎我都和您说了,少吃油腻多补水,您那皮肤差就是便秘导致的。”
  萝卜嘴巴很贱,但是平姐没有和他争吵,厕所里面又安静了下来。
  方淮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心思一转,立刻用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肚子,皱起眉,弯着腰快步走到厕所旁边,一边丝丝吸气。
  萝卜看他的惨样愣了一下,“你怎么了?”
  方淮的表情看起来很狰狞,他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上午吃、吃的牛奶饼干,可能……可能有点乳糖不耐,嘶……想拉肚子。”
  “啊。”萝卜看了看厕所门,撇撇嘴,“你能不能憋住啊?我倒是无所谓让你先上,但是平姐现在在里面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啊。”
  方淮勉强冲萝卜笑了下,“谢谢你,我尽量撑到平姐出来。”
  “那好吧……”萝卜犹豫了下,他可能是怕方淮制造什么可怕的气体,于是放弃了陪他一起等,只说道:“那你先上吧,上完叫我一声。”
  “好。”
  萝卜转身回了房间,还把房门虚掩上了。
  过了约莫半分钟,厕所里传来哗啦一声冲水声,然后是水龙头的声音,十来秒后,门把手终于被从里面按下去,门开了。
  平姐走出来,面色有些尴尬,对方淮说道:“不好意思啊,你快进去用吧。”
  方淮嗯了一声,“谢谢平姐。”
  方淮进到厕所后,脸上痛苦的表情瞬间消失,他反手锁上门,站直身子,快步走到马桶旁边,伸手摸了下马桶圈。
  冰冰凉,绝对不是一个一百五十斤的人坐在上面半个小时应该有的温度。方淮使劲吸了吸鼻子,厕所里弥漫着空气清新剂的柠檬味,很重。平姐是一个很喜欢把屋子喷得香喷喷的人,每次上完厕所都会喷两下,今天好像喷的格外多。
  方淮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马桶,水质很清澈,没有任何污垢,洗手池里也一样。
  根据眼前的一切,他只能确定平姐在过去的半小时里绝对不是坐在马桶上便秘,但是找不到任何能够切实证明平姐催吐的证据。
  而且,现在还不到直播时间,按照平姐的生活习惯,她从早到现在很可能只吃了点流食,催吐也不会现在催吐。
  那她在里面干什么?
  方淮感觉疑点重重,厕所门忽然又被敲响,萝卜在外面喊道:“元玺,你还好吗?我这有头孢和止泻药,给你来一点吧?”
  方淮连忙压着自己声线说道:“哦哦,没事,我上一次就好了,肚子不痛了。”
  “哦,那行吧,你要是有需要来找我。”
  “好哦,谢谢。”
  方淮过了一会之后按了下冲水,然后走出了厕所。他路过萝卜的屋子,看见萝卜桌子上还摆着两盒药,看见他出来后挑眉问道:“没事吧?”
  “我没事,你快去上厕所吧。”方淮连忙摆摆手。
  萝卜确实是个挺友善的人,除了对平姐。101三楼这几个主播,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方淮透过平姐那屋子咧开一道缝的门看见平姐正在床上躺着做瑜伽,动作极其不专业,但是很努力的样子。
  如果真的是刚刚催吐,应该不会有体力这么快就开始做瑜伽吧。方淮刚出道时免不了应酬,抠嗓子眼吐酒的事也没少干,他太了解那种滋味了,每次吐完之后那种感觉就像是死过一回一样,恨不得在床上瘫上俩小时,什么都不干。
  方淮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正要回屋,就听背后有上楼的脚步声。步伐很沉稳,方淮回头一看,竟然是阮晟。这货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楼了,正提着一份外卖上楼。
  方淮胃里忽然咕噜咕噜极其喧闹地响了好几声。
  他闻到了某人袋子里番茄牛腩的味道。
  从前去吃火锅,邱城最喜欢强迫他吃番茄锅涮肉,美其名曰有营养而且不伤胃,搞得他很反感。可是现在不知道是饿得紧了,还是对那个家伙思念过甚,方淮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在阮晟手里的外卖盒子上,挪也挪不开。
  ——以至于尽管男人一路上都在努力对某人贪婪的目光视而不见,可是走到身边后实在受不了那小子两只眼睛像大灯泡一样散发出来的祈望,叹了口气,问道:“吃了吗?”
  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这是一人食的量,识相的话理所应当回答一句,“吃过了。”
  可是方淮不是个识相的人,他是个穿越了俩世界,兜里只有二十五,“爱咋咋地”的人。
  于是他极其大声地咕咚咽了口吐沫,“没,我很饿。”说着,抬起一双贼亮的眼睛看着阮晟,“我这月没钱了,你能不能救济我一顿?”
  男人皱了下眉,“上周刚发的工资。”
  方淮肯定地点头,“我的钱都拿来请你们吃牛排了。”
  “……”
  “你忘了吗?你点的五分熟的,还带血呢,一切下去血呼啦啦的。”
  “……那份牛排能有七十块钱么?”阮晟淡淡地说道:“你十万粉丝,按照R站的标准,年薪应该在十万吧。”
  这个人对R站的年薪很了解,可是阮晟绝对应该是签进来就百万年薪起,他怎么会知道小透明拿多少钱?
  这也是一条疑点。
  方淮把心里的疑惑暂且按压下去,叹了口气,垂下脑袋,“算啦。是我不会过日子,活该挨饿,走了走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信心,就是打定了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
  方淮猜对了。
  男人在他黯然走到房门口时忽然叹了口气,几步跟上来,把手里的外卖盒子往方淮手里一塞,“算了,我请你吃这顿。”
  “哎,等会。”
  方淮看了眼手里的外卖袋,饭确实是他想要的,但自己一人拿回屋里吃并不是他厚脸皮要饭的目的。方淮非常做作地绞了绞塑料袋,低声道:“我不能抢你的饭呀,你是百万人气主播,不能饿着肚子工作八小时,太残忍了。”
  阮晟嘴角一抽动,“好好说话行吗?”
  方淮无动于衷,垂着眼皮继续做作,“但我确实很饿很饿……我今天一天只吃了四块饼干一杯牛奶,跳了一下午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