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为了我的经纪人[快穿]+番外 作者:小霄(上)(56)

字体:[ ]

  方淮干巴巴地问道:“那你陪我又玩追踪又看地图的,还跑到心悦去开套房,是在干什么?”
  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自己不是都说了答案了吗?”
  “嗯?”
  “陪你啊。”
  方淮愣住。
  过了一会,男人忽然低声道,“我会一直等着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对你说这句话。感觉从前说过很多很多遍,但是你都没有听见……哎,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集团老总在耍流氓,扯一些有的没的。”
  方淮摇了摇头,没说话。
  你确实说过很多很多遍,但其实我听见了的。你还把这句话写在了我们的合照上,我也看见了的。
  车内安静下来,方淮低着头,眼眶发红。程河把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车辆,眼神中有些困惑。
  过了一会,男人的身体忽然绷了一下,他拍了下旁边的方淮,抬手往右前方一指,“那个是不是李元诚的车?”
  方淮猛地一下晃过神来,“哪?”
  他顺着男人指的方向看过去,白色B牌CLX系列,尾号X609,果然是今天跟丢的李元诚的私驾。
  方淮猛地抓起导航仪架子上的平板电脑,两指缩放——他们正行驶在北三环上。现在是晚上九点多,李元诚是下午快四点的时候在这条路上往相反方向去的。方淮忽然意识到什么,指了一下那辆车,“能不能变道贴上去?”
  程河点点头,“我试试。”
  男人打了右转灯,刚好赶上右面车道先动了,后面的车让了一下,成功地并入到了李元诚座驾旁边的车道。
  白车就在斜前面,方淮几乎把脸贴在了玻璃上,使劲往里面看。
  最理想的状况是,车上坐着李元诚和董如山两个人,他可以直接拿手机拍。可惜,那辆车的车玻璃单面反光,方淮怎么看也看不清。
  程河低声说道:“别拿鼻子顶着玻璃,我想办法超车,你别急。”
  方淮敷衍地嗯了一声,心里已经像是燃起了一把火。
  莫名的,他对追踪李元诚实锤这件事情要比自己想象中热情,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每当冷静下来的时候他也很费解,但是一找到什么证据,那种亢奋就像是从身体里把他引燃一样。方淮甚至怀疑王可乐这家伙没死透,还保留了很大一部分执念在这具身体里。
  这一次,方淮很走运,他们所在的车道动的比李元诚的车道快。大概两分钟后,他们成功错开一个车位,把李元诚的车甩在了右后方。
  方淮回过头去看,透过前风挡玻璃,他能清楚地看见一个四十多岁戴着白手套开车的彪形大汉,副驾驶也是一个穿着同样黑西装的男人,很威猛,戴着墨镜。
  这两个体型像山一样的男人把第二排座位挡得严丝合缝,没有一点点偷窥的余地。
  方淮贼气,捶了一把车门,“后排肯定有问题!”
  程河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嗯了一声,“下午我就隐约看见驾驶位的人体型比较膀,不像是李元诚。但是我确定那时候副驾驶是空的,现在加了一个人。”
  方淮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
  “司机是李元诚的司机,副驾驶的保镖可能是董如山的。”男人顿了下,“安保公司出色的就那么几家,雇员资料都是公开的,你先拍一下,回去我找人帮你查。”
  方淮感觉自己的眼睛都亮了,他掏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举起来连续按了十几下快门。
  程河突然打了左转向灯,把车道并回了左边,方淮一愣,“你干什么?”
  “去医院。”
  方淮感觉自己下巴都要掉了,“大兄弟,你不是吧?鸭子都在眼前了,你要撒手?”
  男人看了他一眼,“如果李元诚和董如山真的有什么,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你找到实锤。机会可以再找,但是大夫一定要现在看。”
  方淮,“……”
  眼睁睁看着白车在身后越拉越远,逐渐消失在视野范围内,方淮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
  ……
  两个小时后,方淮拿着自己拍的两张片子坐回到了男人的车上。程河看着他,口气有些困惑。
  “难以想象,你不是说头被人按着往墙上撞吗?不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记忆模糊和姓情突变吗?怎么能这么健康?”
  方淮装死。
  程河从袋子里抽出医生写的诊断,蹙紧眉头,百思不得其解,一字一字念道:“鼻腔内无毛细血管出血痕迹,推断为由情绪激动导致的短时间内肝气运行剧烈和血液流速加快,肺脏承受血压骤高,出现流鼻血症状。建议患者平复心情,保持平静。可不采取医疗措施,也可酌情养肝……?”
  程河放下诊断书,费解地看着方淮,“你刚才很激动?”
  方淮,“……”
  程河认真地想了很久,撇了下嘴,“你小子,不会是第一次住总统套房,激动到流鼻血吧?”他说着看着方淮骤然变青的脸色,摆摆手,“我不是嘲讽你的经济情况,只是我实在想不到,好好的,你激动什么。”
  方淮再次选择装死。
  返程依旧堵车堵到死。方淮坐在副驾驶上很安静地颓废着,程河话好像突然多了起来,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有的没的扯一堆。方淮听的有一句没一句,眼皮直发沉。
  这货唐僧的毛病果然是几辈子都改不了。
  过了一会,男人突然说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打你电话吗?”
  方淮呵呵干笑,“吃饱了撑的。”
  “……”程河叹了口气,“我白天在办公室里小睡了一下,只有十分钟,但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
  方淮坐直身子,有些紧张,“什么梦?”
  程河扭头看了他一眼,“你。”
  “呃……”
  “准确的说,是你小时候。长得和现在一点都不一样,但是我就是感觉那个人是你。我梦见你在学校里收情书,考试成绩很好,后来去读了电影学院,毕业后先是给人家当替身,后来自己成了大明星。成名之后你好像又在什么视频平台做了个舞蹈区博主,后来又去读了法医专业,被尸块什么的吓得半死。”
  方淮震惊地看着男人,程河扭头和他对视了一眼,“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渊源吗?”
  方淮没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车里尴尬地安静了很久,过了一会,男人突然叹了口气,有些烦闷地松开自己的领带,低声道:“我可能确实是失忆带来了精神问题,你不必觉得困扰。”
  方淮依旧没说话,他在潜意识里呼唤道:“系统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系统先生隔了十来秒钟才上线,“什么怎么回事?”
  方淮思索着说道:“我本来断定了失忆后的程河就是阮晟,但是他为什么会有邱城和赵丞的一部分记忆?为什么他的思维会如此错乱?而且阮晟与赵丞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可以穿遇到这个世界的程河身上?”
  系统沉默了很久,久到方淮以为这家伙又不打算理会他的感情问题时,系统突然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回答过您的,记忆会磨灭,直觉不会。”
  “早在第一个任务中在下就告诉过您,邱先生是您的命定之人。也许您没能明白什么叫做命定之人,命定之人是说,无论您身处哪个时空,他都会在那里,等着你,或者被你等着,相遇,相爱,相守,直到下一个世界,进入下一个同样的轮回。”
  “阮晟身上没有赵丞的印记,因为赵丞没有执念。林庭死了,死了就是死了,不会再有转圜。所以赵丞的灵魂会选择同样结束自己的意识来结束一切的痛苦,只有绝望,没有执念。”
  “但是您知道的,元玺没死,他只是沉睡了。所以阮晟先生会有执念,用自己的一生去等待,等待不到,还会有下一生。换句话说,无论您上一个任务有没有完成,元玺的结局都是变成植物人,这是无法改变的时空设定。阮晟先生很幸运,您完成了任务,所以他可以在这个时空里与您再重逢。”
  方淮忍不住惊问道:“如果我失败了,会发生什么?”
  “您会回到真实世界,而邱城先生会死。阮晟先生会在无数个轮回里带着执念寻找您,但是永远都找不到。”
  方淮被震撼住,好久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他呆呆地转过头看着身边的男人。程河没有察觉到身边人的异常,还在嘟囔着自己最近奇怪的梦,对王可乐产生的莫名其妙的好感,以及担忧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系统叹口气,说道:“直觉和执念是人生生世世甩不掉的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定之人。方淮先生,珍惜眼前人。但是在下不得不警告您,无论是通过您启发,还是程河先生自己瞎琢磨,一旦被他确认您不是这个时空里的人,任务就会作废,请您把握分寸。”
  方淮懵懵懂懂地唔了一声,“你今天怎么了,这么大方,跟我说了这么多东西?”
  系统先生突然收起沉重,鬼笑一声,“您真的很聪明。由于您出奇高效地建立了与创界老总的联系,顺利转正任务难度大幅降低,您已开启了隐藏任务,请您查收。请注意,隐藏任务并不决定任务成败,但是完成隐藏任务可以为您下一个任务获得增益。在下考虑到您下一个任务的难度,强烈建议您拿下这个隐藏任务。”
  伴随着系统话音落,任务页再次打开。在之前的任务下,闪烁着一行小字。
  【隐藏任务:破解王可乐的秘密,并替他打消童年阴影。】
  【任务加成:如果隐藏任务完成度足够高,您会获得宿主增益,直接作用到下个任务地。】
 
 
第43章 狗仔上位记07┃来一场试试就试试的恋爱
  任务页关上好半天, 方淮才缓缓回过神来——还有隐藏任务?王可乐的秘密……这家伙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能有什么秘密?
  方淮眉头紧锁, 把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回忆了一遍。在第一个世界里, 他也要主动去破解宿主的秘密, 然而他能感受到宿主提供记忆信息的不完全。可是来这也快两天了,他觉得王可乐小朋友除了有点二之外没有任何毛病, 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又一次领到了有缺失的记忆。
  这个任务能不能完成都行, 但是完成了, 似乎对下一个任务更有利。可是这个任务说的含糊不清, 破解秘密和化解童年心理阴影有什么关系?任务判定标准是完成度,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固定的完成指标?
  系统这家伙真的是高级腹黑。
  程河一扭头, 就看见方淮整张脸皱成一个包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我和你说几句话,把你刺激成这个样子?”
  方淮收敛起自己的郁闷, 把隐藏任务暂时抛在了脑后。他抬起头看着程河那双漆黑的眼睛,低声问道:“我们是不是还回酒店?”
  程河闻言发愣,迟疑了一下,“行……吗?”
  方淮嗯了一声,目光落在男人扶着方向盘的手上, 低声缓缓说道:“大兄弟, 你刚才和我说了那一大串话, 是不是就是喜欢我的意思。”
  男人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颤了一下,车厢里陷入静谧。
  方淮问完之后就坐好了, 夜色和霓虹在车窗外交织着奔流,他有些困,微微闭上了眼睛。车子开过了一个街口,又一个街口,方淮困的摇摇欲坠,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忽然听见身边的男人叹了口气。
  方淮挣扎着坐直身子,睁开眼睛看着男人。
  程河把车停在红绿灯前,扭头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好一会,程河轻轻点了下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