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为了我的经纪人[快穿]+番外 作者:小霄(上)(58)

字体:[ ]

  小学的时候王可乐虽然淘得上天入地,但是脑子瓜很聪明,回回都考班级第一。自己不怎么学习,还带着那些学习不如自己的孩子放学去掏马蜂窝,老师对他是又爱又恨。别人家的孩子考试挨揍后写保证书,都要写“我保证努力学习,不跟别人瞎玩”,王可乐就是抽抽嗒嗒地站在桌子旁边,裤子拖在脚踝上,桌上放着几张满分卷子,然后在纸上写,“我保证之后不带别人玩,让大家好好学习,不要被我越落越远,不让老师再找爸爸,呜呜。”
  方淮回忆着好几次被逗笑,这小子从小聪明伶俐的,怎么长大后脑子这么不转筋,果然有些人就是越长越残,不仅外表,德智体美劳全面糊掉。
  家里虽然每天鸡飞狗跳,却又不能不说是和和美美。可是这一切都终止在王可乐上初二的时候。
  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王可乐不知道是青春期了还是怎么了,变的沉默,偏执,不合群。他从班级第一名掉下来,先到班级前十,又到中游,最后就在倒数第一第二晃悠着。妈妈好多次看着成绩单欲言又止,最后回到房间里默默擦眼泪。
  等等……
  方淮快速把记忆往回放,他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王可乐初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最后一次考了第一名,王爸爸带他去吃了一顿某连锁品牌的披萨,自此之后,他的记忆里,“爸爸”这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方淮快速往后找,果然,那顿披萨是王可乐和爸爸在一起的最后一段记忆,之后他的人生,再也没有了这个人的踪影。
  不仅是没有这个人,连任何提到这个人的记忆都不存在。生活中好像就只有他和妈妈,方淮努力回忆,就连王可乐对爸爸这个人的态度都回忆不起来。
  就好像是这一整个人,从王可乐的记忆中活生生蒸发了,连事情的起因都荡然无存。
  方淮猛地睁开眼睛,莫名其妙不完整的记忆,一定与任务有关。
  一杯咖啡忽然放在他桌上,大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身边,吓了方淮一跳,懵逼地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板。
  大卫笑了下,“吵着你了?我刚才没发现你在睡觉。”
  方淮一懵,身后的两个同事已经看傻了,他连忙摆手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抱歉老板,最近休息不太好,我不是故意睡着的,这就开始干活。”
  大卫的笑容很宽和,他拍了拍方淮的肩膀,“工作压力大可以体谅,不是什么大事,你把咖啡喝了,洗把脸。要是实在太累,就干脆回家睡一天吧。”
  方淮有些僵硬地笑,敷衍着点头,“好好,我精神精神,看情况。”
  大卫满意了,目光扫了一眼面面相觑的王旭和耿建,板起脸,“上班时间发什么呆?王旭你的新闻跟完了?明天的头条审题等会给我送过来,再让我返工你就别干了。”
  王旭打了一个哆嗦,连忙拿起桌面上的文件夹,跟上来,“老板我已经弄好了,现在就和您汇报。”
  大卫气稍平,嗯了一声,带着人咣当咣当走出了办公室。
  耿建整个人都是凌乱的,他看看门口,又看看面无表情的方淮,好几次想说话,最后却又咕咚一声把话咽了回去。心里想道,昨天这小子说要把全部积蓄都花光,是不是给老板送礼了,这态度转弯也太大了。
  方淮心里烦,没功夫搭理别人怎么猜测,他在纸上胡乱写了几个猜想,感觉这事情比他想象的麻烦。
  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方淮接起来,继承了王可乐的条件反射,本能地说道:“您好,娱记二部王可乐,请问您哪位?”
  电话里停顿了一秒,程河笑了,“你的档案我抽出来了,是我下楼给你送过去,还是你上来一趟?”
  方淮连忙站起来,“我上去我上去,大兄弟您可不要再给我招风了。”说着,啪地一声把电话一扣,手机揣进兜里,风风火火就要往外走。
  “那个,可乐……”耿建忽然叫住了他。
  方淮半个身体都踏出门外了,又闪了回来,“怎么了?”
  耿建指了指方淮桌上的咖啡,“老板给你买的咖啡,你就这样扔着不好吧。”
  方淮闻言一脑门雾水,这事和这家伙没什么关系,怎么可能那么好心提醒。他一回头,果然见大卫刚从办公室出来,正往这屋走。耿建坐着的位置,从窗户里看到的视野确实比他更好一些。这家伙看见了,存心给他下绊呢。
  方淮忍不住冷笑,他顿了两秒,刻意等大卫走了过来,然后拍拍脑门,“哦哦哦,我忙忘了,我得上楼一趟,你帮我喝了吧。”
  说着,当着大卫的面,把咖啡直接放在了耿建的桌上。
  耿建整个人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方淮,连句谢谢都不知道该不该说。方淮转身继续往门外走,看见大卫后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抱歉老板,我得上楼一趟,有事。”
  大卫听见“上楼”两个字后立刻心领神会,“哦哦,你忙你的,这种小事不用和我说了。”
  “好哦,谢谢老板。”方淮说着,大踏步就往电梯口走,办公室透明的玻璃墙清楚地让他看见耿建僵硬尴尬的笑容,正在和大卫解释着什么。
 
 
第44章 狗仔上位记08┃王可乐的后遗症
  大卫的脸上是招牌的皮笑肉不笑, 耿建好像屁股底下长了钉子,坐都坐不安分。方淮隔着玻璃嘲讽地瞟了一眼那个家伙, 没事人一样往电梯那边去。
  程河的办公室在顶层, 视野非常开阔, 向来眼高于顶、连大卫那种级别的小主管都根本不放在眼里的秘书看见方淮后连问都没问,直接微笑着替他敲开了门。
  “您请进。”
  方淮又一次体会到了和总裁谈恋爱的爽感。
  程河的办公桌上堆着厚厚一沓报表, 刚刚接手集团, 正是最焦头烂额的时期。然而男人看起来心情却很好, 说是容光焕发也不为过, 他看见方淮过来了,还没等方淮打个招呼, 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走上前来抱住方淮。
  方淮尴尬地看了眼窗外, 还好这是周围建筑最高的一幢,应该没人能看见。
  程河像一只大型犬, 在方淮脖子和锁骨之间啃来啃去,呼吸喷在皮肤上,又热又痒。方淮非常无奈,“喂,老总, 我是上来领我的个人档案的。”
  程河嗯了一声, “只领个人档案, 绩效奖不领吗?”
  方淮一愣,“绩效奖?”
  下一秒, 方淮右手兜一沉,一个什么东西丢进去了,他用手一拍,是一张卡片。
  房卡。
  方淮脸一下子通红,“你干什么?”
  男人抱着他低声说道:“我很想你。刚刚分开没一小会,就很想很想你。”
  方淮叹了口气,程河很粘人,比阮晟和赵丞都要粘人。本来他今晚是打算去李元诚家门外蹲一蹲,但是男人这个样子,他又莫名的心软。
  看出了方淮的犹豫,程河愣了一下,“怎么了?”
  他很紧张。
  方淮低声道:“没事,本来打算今晚去蹲李元诚的。”
  程河闻言笑了,“我还以为什么事,我和你一起去蹲。”
  “一起?”
  “对啊,你不是把你的小破车丢了吗,正好,我给你当司机。”
  方淮拍拍自己的脑门,其实有道理。李元诚的私宅是一个挺高档的小区,王可乐那辆车根本就开不进去。之前王可乐蹲人都是把自己的车停在一条街外,想尽各种办法跟人混进去,然后深更半夜一个人苦逼兮兮地蹲在风里,蹲到天亮。有时候李元诚白天不出来,他就要蹲一整个昼夜,非常辛苦。
  但是如果有了程河的车,起码不至于一个人吹风瑟瑟发抖了。
  方淮眼珠一转,“那你忙完下来找我?”
  程河笑得很开心,“好啊。”
  方淮拿到了个人档案就想回去,不料男人不同意,他只好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程河坐在他旁边。男人工作的时候一如既往的认真,只是时不时就会握一握方淮的手。
  这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若放在从前,没有安全感这五个字绝对不会和邱城挂上任何关系。可是现在……方淮趁男人回邮件的时候注视着他,上一世,他一定过得很苦吧。
  “你在看我么?”男人一边噼里啪啦打着字,眼睛盯着屏幕,问道。
  方淮嗯了一声。
  “看我干什么?”
  “觉得你很好看。”方淮认真地说道。邱城,赵丞,阮晟,程河,长得都不太一样,但都很好看,让他看了就觉得很舒服。
  男人低笑,“能得你一句夸奖,我可以开心一整天。”
  方淮脸红扭回头没说话。
  这一世的邱城,不仅粘人,而且说话比之前更直白露骨了。情话张口就来,方淮自以为自己是个老江湖,从前和各种女明星逢场作戏调情谈趣,比这更夸张更甜蜜的话一箩筐一箩筐地听,可是这个男人低语一句就能让他心跳加快。
  方淮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王可乐同学的档案上。
  档案袋里装着王可乐同学从小学以来的所有记录。小学班主任对他的评价很好,大体意思就是聪明友善,成绩名列前茅之类,方淮扫了一眼就翻了过去。
  比较有趣的是初中的教师评语。
  方淮本来以为堕落成坏学生的王可乐会得到一个比较一般的评价,然而班主任写的话是,“该生心理素质优秀,适应能力很强,能够应对挫折,完善自己,同时在生活中……”
  方淮没有再看下去,他的目光盯在“应对挫折”这四个字上。他猜的没错,王可乐成绩骤降是有原因的。他继续在初中档案里拼命翻找,可惜,并没有找到相关的信息。方淮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了什么,翻出王可乐大学新生入学时填的学生手册。
  在个人信息页上,“直系亲属”那一栏,王可乐只填了一行,是他的妈妈。
  会有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在填这种正式文件的时候遗漏掉父亲呢?要么,王可乐的父亲做出了让王可乐无法原谅的事情,导致他不想再承认这个父亲。要么,王可乐的父亲已经过世了。
  方淮正沉思间,程河突然探过来看了一眼。方淮脑子还没想清楚,身体竟然出现了本能一样的,啪地一声把册子合上了。
  程河吓了一跳,“怎么了?”
  方淮也明显受到了惊吓。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阿淮?怎么了?”
  方淮只能勉勉强强地敷衍道:“刚才出神了,吓了一跳。”
  男人哦了一声,不疑有他,伸手过来一下一下地摸着方淮的头发,“你是不是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感觉你对声音不敏感,经常被突然的一下子吓到。”
  方淮愣住,“啊?”
  “对啊。”程河想了想,“昨天我去找你,我进你办公室的时候没有特意放轻脚步,就很正常的走进去了,你却完全没有察觉,结果我一说话吓你一跳。”
  方淮的表情严肃下来。
  程河说的没错。仔细想来确实是这样,刚才他在办公室想事情,大卫走进来给他递咖啡,他也是直到咖啡出现在视野里之后才反应过来。而大卫脚上那双皮鞋很硬,走起路来咣当咣当的,根本不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声音。
  方淮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系统先生,为什么我身上会有一些王可乐同学的后遗症?”
  系统先生想了想,“什么叫后遗症?”
  “比如说,对狗仔事业表现出了绝对不属于我自己会有的狂热,再比如说,我现在对声音很不敏感,和我从前完全相反。”方淮回忆了下,“在我当林庭和元玺的时候,我从他们的记忆中也发现了一些他们个人的特点。比如林庭有点恐高,元玺对肉类恐惧,但是我继承了他们的身体后没有再出现这些症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