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为了我的经纪人[快穿]+番外 作者:小霄(上)(9)

字体:[ ]

  笔芯大家,明天见!
 
 
第8章 白莲花标本制作指南08┃他怎么会对邱城有那种想法?
  方淮也有点懵了,这个男人看着他的眼神越来越沉,人在靠近,呼吸几乎喷在自己的脸颊上,很痒,方淮想要解痒,但他懒得抬手,他的目光定格在赵丞的嘴唇上。那两瓣红通通的嘴唇看着就很软,如果能亲亲自己,肯定会舒服。
  下一秒,方淮的内心像是哗啦一声打碎了一个玻璃碗,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一瞬间倒拔了一身冷汗。
  他怎么会对赵丞,哦不,是邱城,有那种想法?
  可是他心里又有一种隐秘的感觉,就像是痒了多年的一块痒痒肉,就在刚才被命中了红心,终于让他知道了痒在哪里。
  难道他一直都对自己的发小经纪人思想不纯洁,只是闷骚没察觉?
  方淮心里刷过满屏的问号,两只脚定在了原地,整个人一动都动不得。
  赵丞看着他,忽然皱了下眉,低声似是自言自语:“这种感觉又来了,很怪,很难压抑。”
  “什么感觉?”方淮连忙问道。
  “故人感。好像认识你很久。”
  如果换做别人,方淮恐怕是要仰天大笑,甩出一句搭讪技能满分啊我的哥。但是当他清楚地知道事情来龙去脉时,冷不丁听见赵丞说这句话,眼底竟涌上一股湿热。
  我们确实认识很久了啊,从小学开始,邱家大少爷就开始给我拎包买水抄作业,大学的时候每天早上带着我的体育卡去CAO场上刷出勤,刚出道时用自己的钱给我的泡面里加波士顿龙虾,成名后每天CAO劳着我的心肝脾肺胃,陪我和狗仔们斗智斗勇。
  方淮在心里呼喊,原来你特么也喜欢老子,真是闷骚的一逼。
  然而就在方淮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丢掉节CAO和自己的灵魂伴侣亲亲的时候,赵丞忽然深呼吸一口气,退开两步,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抱歉,可能子然自杀给我带来的愧疚感太重了,我最近脑子好像有病,可能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方淮,“……”
  吗卖批。
  “你没事吧?”
  方淮面无表情地甩甩头,“你脑子确实可能有病,去心理医生那里办张年卡吧。”
  赵丞忍不住笑,气氛轻松下来,“我送你回剧组吗?”
  “别了,还没签约呢。”方淮深呼吸一口气,有些烦乱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挥挥手,“走了,老子困死了。”
  方淮说着踱着步子往剧组走,背后两道复杂的目光追随着他,但他没有回头。
  方淮心想,赵丞可能是开了光的邱城,但是这光没开利索,是个半成品。
  “系统先生,你说邱城会知道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事吗?”
  系统半天没反应。
  “系统先生?”
  “嗯,在的,我在想怎么回答你才能不泄密。”
  “……”方淮真诚地说道:“其实你上次就泄过了,真的。”
  系统叹了口气,“我就是心太软,让高层知道了,这个季度奖金又没了。”
  “唔,我听过就忘的,所以说,他会知道吗?”
  系统没有正面回答,“人是会做梦的。”
  “这样啊。”
  方淮回到宿舍后冲了个澡,坐下来拿白纸和马克笔在纸上画着白若闲、林庭、万迟和王子然间的关系。
  从昨天和万迟照面来看,万迟不见得一定认识林庭,而白若闲明显认识林庭,林庭应该不认识白若闲。所以难道万迟真的是神秘地CAO纵着白若闲,白若闲又CAO纵着林庭对王子然进行打压吗?万迟是最高级,白若闲是中层,林庭是最底层?
  如果是真的,方淮觉得自己可能是勘破了一个发育中的娱乐圈邪教组织。他在万迟的名字上画了好几个圈,思考着怎么样才算是碾压万迟。
  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抢到《再别》的本子。之前王子然的爆红阻止了万迟拿到这个本子的男主角,他必然有恨,费尽心机拔掉了王子然,如果这时候再被他抢掉,估计不气的暴毙也要气吐一升血。
  《再别》应该也是月皓昨天提到和万迟有竞争关系的本子,含金量必然很高,如果能拿到《再别》,爆红不在话下。红了之后自然可以继续和赵丞联手,不断地从万迟手中抢戏,让他也体验被人打压难出头的绝望。
  方淮正在计量着自己心中的小九九,房门响了,他把草稿纸塞进抽屉里,走过去开门。
  月皓站在门外,“阿庭,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呃,当然。”方淮把门完全拉开,唯一一张单人沙发椅上的杂物都放到地上,“我这屋子很小,坐这里可以吗?”
  “没事,无所谓的。”月皓没怎么在意,他在沙发椅上坐下来,表情有些欲说还休,还带着一丝疑似愧疚。
  “刚才我和张姐聊了聊,她给我看了今天你在现场的录像,你戏感真的很好,对镜头和光影的把握水准很高。你之前真的没拍过戏吗?”
  方淮连忙说道:“是真的,今天可能也有偶然因素在,我就是胆子大了些,不太害怕那些威亚什么的。”
  月皓笑,“你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之前要你给我做替身完全是一眼看中,眼缘好,你经纪人又答应的爽快,我就没多想。现在看来做替身确实耽误你。我刚和丞哥打了个电话聊你,他也觉得你外形和天赋都很好,挺想签你的,不过这也要问问你自己的意思,你想更进一步吗?”
  方淮心道这不是放屁吗,能更进一步谁愿意一直做替身。就算是原主林庭在这,估计也会高举双手呼喊着我愿意吧。
  方淮端着一副乖巧羞涩的姿态点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想要更进一步,做正式演员能赚到更多钱,生活也会更好的。”
  月皓像是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好了,不然我怕我和丞哥一厢情愿。不过你这个替身合约既然签了就先跟我拍着,咱们剧组还有空角色,我答应了丞哥帮你争取一下,这两个并不冲突。”
  方淮连忙感谢道:“您人真是太好了,我很感激。”
  月皓叹了口气,拍拍他的手,“哎,我好不容易找了个靠谱的替身就这么要走了,心情很复杂。”
  方淮知道自己现在最好啥也别说,挠头傻笑就行了。其实他能理解月皓的心理,带过他而且还挺喜欢的一个经纪人忽然发掘了他替身演员的潜能,要挖人走,不说日后会不会受到地位威胁,感情上也总会有些别扭。
  只是无论是不是心甘情愿,这人的行为起码是好的,没有因此给他使脸色看。
  月皓起身告辞,方淮却还想套出更多信息,于是他叫住月皓,用林庭才会有的胆小口吻问道:“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的剧组的空角色是多重的戏份啊?”
  月皓笑,“你想要多重的戏份?”
  “唔……”方淮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也没概念,可能……男九号男十号?”
  月皓想了想,“男十号好像还空着,戏程在后半部分,副导们还在选角。男九号已经有人了,诶,好像是若闲吧。”
  “若闲?”方淮歪了下头,“若闲前辈是哪位?”
  月皓手把着门框笑道:“若闲也是新人,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和他聊聊。不过这根桥我就不帮你搭了,他好像和阿迟走得挺近,阿迟和我不太对付你也是知道的。”
  方淮点点头,“好的,谢谢。”
  “没事,早点休息吧。”
  月皓的话再一次佐证了方淮的判断,万迟和白若闲之间一定有问题。
  第二天上午,方淮正在床上睡懒觉,手机忽然响了。他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张姐。
  方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喂,张姐。”
  “林庭,你还没起床吗?”
  方淮换了一只手拿手机,把右手伸进衬衫袖子里,“正在起,怎么了?”
  “月皓昨晚的火锅吃得太辣了,今早一直在跑厕所,他拍了几个镜头后实在撑不住了,正好这个镜头只有侧身和背影,要不你来加一场替身戏吧。”
  张姐的声音听起来挺急的,方淮脑海里莫名想起了昨天晚上赵丞的番茄锅,他撇了下嘴,“哦好没问题,等我五分钟。”
  方淮火速刷牙洗脸跑到拍摄场地去。月皓坐在阴凉处的椅子上,捂着肚子,看他来了虚弱地和他招招手,还勉强笑了笑。
  张姐在旁边拿着一杯热水,给他擦汗,“祖宗,咱回去休息行不行啊,脱水了怎么办啊。”
  月皓虚弱地说,“没事,我给林庭讲讲戏,他能拍的话我再回去。”
  方淮走过去,“哥,你没事吧?”
  月皓摆摆手,把手里的剧本给他看,“这幕戏是你被皇上罚跪,跪着听配角们的对白就行。镜头很短,就一两分钟,很简单的。但是有一些细节的动作,比如你看这里,若闲说完这句台词之后,你的肩膀要轻轻动一下,还有这……”
  剧本就那么几行,其实方淮早就一眼扫到底了,不过他还是出于尊重听月皓说着。从他的视角可以看见月皓脖颈深处豆大的汗珠,明显是腹痛到了极点,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方淮跟着都能感受到幻觉痛,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休息吧,应该没问题的。”
  月皓苦笑,“麻烦你了,这幕戏回头给你加钱。”
  方淮摆摆手,其实钱不钱的,他并没有那么在意。
  方淮到更衣室里换上了戏服,反正之后也要抠图就没怎么化妆。
  导演拿着大喇叭让各部门就绪,方淮膝盖上绑了两个布枕往地上一跪,除了有点晒之外没别的毛病,很惬意。
  白若闲也换了戏服出来了,他演太子殿下的人,其他配角为主角说话求情的时候他要在旁边唱反调。方淮和白若闲对视了一下,方淮露出林庭那萌萌的新人求关照笑,白若闲嗤了一声,一抖衣袍转过身去,差点抖方淮一脸灰。
  方淮心道,这人真是绝了,情绪全都挂在一张脸上,竟然还混娱乐圈。
  导演喊开机,这场戏确实简单,方淮啥都不用干,他就只需要记着白若闲巴拉巴拉第一次说话的时候,肩膀动一下。白若闲巴拉巴拉第二次说话的时候,拳头攥一下。
  以一个从身后仰视的角度看众人演戏,方淮在心里默默给这些小菜瓜们打着分。万迟其实还不错,台词功力非常夯实,如果完全降噪几乎可以用原声出片。白若闲就只能给个呵呵不做评价,另外几个配角也是良莠不齐。
  一遍走下来,导演看了看回放,不太满意,“若闲的情绪可以更高亢一些,太平淡了。”
  “哦,知道了导演。”
  场记板一打,再来第二场,一模一样的话方淮再听一遍。
  第二遍的结果也差强人意,副导演跑过来给白若闲做了几次示范,“你发音的方法不太对,虽然之后要配音,但你用气的方式直接关系到你整个人的状态。”
  白若闲叹了口气,“导演,咱们的点位能不能变一下?”
  “这和点位有什么关系?”副导演发懵。
  白若闲扭过身来指了左后方的方淮,“林庭第一次拍戏吧,我感觉他一直盯着我看,我紧张。”
  方淮一个白眼差点翻出来,淡淡嘲讽道:“前辈第六感可以啊,我在你背后看谁不看谁你都有感觉。”
  白若闲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紧张,我这人有个毛病,别人在我背后盯着看我会浑身不自在。”
  这个副导演就是把白若闲带进组的那个,他也不好意思说白若闲矫情,就对林庭说道:“没关系,你控制下自己的视线,目视前方就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