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只是个纨绔啊 作者:五军(上)

字体:[ ]

  《我只是个纨绔啊》作者:五军
 
  文案:
  齐鸢作为扬州齐府的二少爷,最擅长的是游湖吃酒,逗狗捉兔。哪想天意弄巧,一场意外让他灵魂穿越到了忠远伯的儿子,祁垣身上。
  而那位祁垣聪敏过人,才气不凡,十岁就中了秀才,原本正准备去国子监读书。上至太傅下到家仆,无一不对他寄有厚望。
  还在读《三字经》的齐鸢:“???”
  我明明是个纨绔,你却要我拯救国家?
  背景架空,慢热,大概算种田文。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垣,徐瑨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介:
  齐鸢作为扬州齐府的二少爷,最擅长的是游湖吃酒,逗狗捉兔。哪想天意弄巧,一场意外让他灵魂穿越到了忠远伯府的祁垣身上。而那位祁垣聪敏过人,才气不凡,十岁就中了秀才,原本正准备去国子监读书。上至太傅下到家仆,无一不对他寄有厚望。《四书》没读完,文章不会做的齐鸢对此十分茫然,“我明明是个纨绔,你却要我拯救国家?”
  本文讲了一位小纨绔穿到才子身上后,靠机智化解危机,靠制香发财致富,收获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故事。文章构思新颖,人物形象鲜活有趣,文风慢热,读来有种细水流长之感,总体值得一看。
 
 
第1章 
  二月,扬州城细雨如烟,绿柳画桥。城东齐府新栽的一片海棠花争先开放,胭脂色铺出数十里,整个府城像是落入了锦绣堆里一般。
  齐鸢一觉睡到日头高悬,醒了也不起床,只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丫鬟们早都在外面候着了,听到声音便都低头鱼贯而入。两个梳着童髻的小丫鬟把人扶起,先把齐鸢的肩颈背轻轻揉捏了一顿,等齐鸢自己坐稳了,一旁的银霜又拿勺子喂了他两口雪梨汤。
  齐鸢一直耷拉着眼皮,喝了两口便闭了嘴。银霜知道他这是饱了,示意小丫鬟把汤碗撤下去,这才开始让人服侍他穿衣洗脸。
  屋里大大小小十来个丫鬟,各自噤声,忙而不乱。齐鸢却没什么耐性,刚穿好中衣就有些不耐烦了,睁着眼开始赶人:“行了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穿袄子!”
  正往外拿长袄的小丫鬟一愣,不知所措的看向银霜。
  银霜只得劝他:“现在才二月份,少爷在屋子里不觉得,出门就知道那倒春寒的厉害了。”
  齐鸢却仍皱眉,不乐意道:“我不管,袄子太厚了,周嵘他们早都不穿了。”
  他自己在镜子前照了照,臭美道:“我看他们那衣裳就挺好看,宽松大袍,穿着跟仙儿似的。”
  周嵘是扬州府同知周承善的次子,整天跟本地的几个纨绔厮混在一块,游湖吃酒,逗狗捉兔。齐鸢也经常混在里面,年纪最小,也最受欢迎。
  一来齐府有钱,齐鸢不用人哄,手里的银子便大把的撒出去,最是爽快。二来齐鸢长得漂亮,虽然已经十六岁了,但小脸仍是粉雕玉琢的娃娃样,双眼澄澈,目如点漆,不说府里主仆老小都喜欢,就是街坊邻居,每每看见了也总爱给他点什么哄他玩。
  最近这帮富家子弟们不知道又玩起了什么把戏,整天的比着换新衣服,今天这个袖子长一点,明天那个衣料厚一点,靴跟忽高忽低,衣袂忽宽忽窄,样式一无定准,凑一块看着很不成体统。
  银霜知道齐鸢吃软不吃硬,想了想笑道:“少爷要穿那样的也行,舅老爷前几天才送来一件湖绸襕衫,说让少爷上学的时候穿,是个正经读书样儿……”
  齐鸢一听上学就头大,他读了这许多年,《三字经》都背不过。那襕衫可是秀才穿的,他可不想被老爹捉去痛骂一顿,忙道:“算了算了,我才不招那晦气。”
  小丫鬟松了口气,赶紧把手里的白织金缎圆领长袄给齐鸢穿上。等这边穿戴齐整,一旁又有人捧过各样饰物,拿如意云头形的万字纽扣给他别住袄领子,并挑了根嵌猫眼儿石的竹节碧玉簪给他束好头发。
  这边打扮好,眼看着就要到中午了。
  齐鸢带了小厮先去后院给老太太请安,装了会儿乖孙,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又哄了袋子小金鱼儿到手里。随身的几个小厮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齐鸢随手丢给他们去分了,也不回前院,偷偷摸摸拐去后门,溜出去玩去了。
  周嵘正跟几个人在听翠楼上喝酒,低头看见有个眼熟的影子从桥上下来,立刻大呼小叫起来,喊齐鸢上去。
  齐鸢抬头见上面好几个狐朋狗友都在,也乐得哈哈大笑,一溜烟儿拐进酒楼,直直的往周嵘身上撞。
  周嵘被他挤得离了座,嘴里笑骂不停,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就仗着我宠你,哪有客人占了主人座的?”
  齐鸢嘿嘿直笑:“我还来者是客呢!那你说,哪有主人坐着客站着的?”
  他随身的几个小厮也早也跟别家的打闹成了一团。
  周嵘左右看看,又好气又好笑,指着他摇了摇头,让小二加了把椅子,跟他挨着坐了。
  桌上已经上了八九道菜,跑堂的还在一盘盘的往里送着,显然宴席才开始,而且花费颇多。
  齐鸢刚刚顾着凑热闹,这会儿坐定了才发现有好几个面生的,最左边一个穿半旧的玉色襕衫,头戴方巾,眉目严肃,年纪看着得有二十了。另两个年轻人倒是风流些,锦衣华服,头插金簪,一看就跟这帮纨绔是一路的。
  周嵘见他乌溜溜地眼珠子转来转去,好奇地打量生人,咳嗽了一声介绍道:“这几位都是京里来的贵客,最右边的是韩公子,这位是李公子,那位是郑公子……你记不住的话都喊哥哥就行。”
  话说的亲人,却连那几人的姓名来路都不说。
  齐鸢心里顿时不大痛快。
  府同知周承善看不上周嵘不学无术的样子,从来都只让长子见客的。周嵘带出来的无非是些下官亲眷或亲随仆人。只是历来士农工商,商居末位,周嵘跟他们玩归玩,骨子里却瞧不上他们这些商户子弟,介绍外人时总是遮遮掩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