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书暴富后我踩翻修罗场 作者:狂渚(下)

字体:[ ]

第69章 轻柔的吻
  一、一起睡?
  面对孟尝冬满脸的难以置信和雀宁惊讶的目光蔚鸿之脸不红心不跳将脱下来的T恤随手放在床头道:“怎么了?我也害怕啊不行吗?”
  回想起蔚鸿之一路带头冲锋面对危险冷静寻找出路,并且将假扮女鬼的工作人员一把从柜子里拉出来的种种举动,雀宁忍不住想笑面对蔚鸿之的理直气壮,他努力压下上扬的唇角,尽量不让声线出卖瞬间变得无比明朗的心情:“那这样的话就一起睡吧。”
  他害怕?一个明明都走出鬼屋还专门返回来找他的人会害怕?
  分明是不想让他跟雀宁哥哥单独睡在一起才故意撒的慌吧!
  孟尝冬皱得脸上的五官都要挤在一起,写满了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但就算明知道蔚鸿之在睁着眼说瞎话他也做不了什么如果反驳到时候蔚鸿之肯定会说“我是雀宁男朋友啊跟他睡在一张床上怎么了?反倒是你,是不是该从这里滚出去?”
  孟尝冬甚至都能脑补出蔚鸿之说这话时趾高气昂的模样。
  终究还是他理亏孟尝冬闷闷地躺下去,打算不再说话了,反正他都和雀宁哥哥睡在一张床上了,再多一个人也无所谓了。
  但蔚鸿之可不打算就这样完了他刚才爬到了床的最里面旁边是雀宁而最外面躺着孟尝冬一米八的床睡三个成年男人着实有点挤了要是全都躺下去,不得胳膊贴着胳膊?
  “咱俩换个位置吧,我睡在中间。”
  孟尝冬立刻又爬起来,警惕看着蔚鸿之,这人什么意思?连挨着雀宁哥哥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吗?
  雀宁眨眨眼,意外于蔚鸿之竟然会提议换位置,鸿哥这是……不想让他跟冬冬挨着吗?
  为什么要这样?
  在这短暂的瞬间,雀宁只能想到一个答案,名为“占有欲”的词在他脑中再度浮现,却不像从前那样转瞬即逝,而是愈发清晰,以至于让他按在床铺上的手都不自觉地收紧,攥紧了床单。
  见雀宁好像呆住了一样,不做回答,蔚鸿之用眼神再度询问,雀宁回过神来,仓皇道:“啊?好。”
  蔚鸿之跟雀宁换了个位置,这下变成了他在中间,将雀宁和孟尝冬整个隔开,三个枕头被并排摆在床头,一个挨着一个。
  孟尝冬忍着满心的不情愿,尝试了几次都觉得不甘心,终究仍然问道:“……你为什么非要在中间?”
  蔚鸿之短促地笑了一声,相当无情地道:“这是我家,我的床,我想睡在哪里睡哪里。”
  心知再掰扯也不会有结果了,孟尝冬只得作罢,将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三人各自躺下,蔚鸿之一直习惯裸.睡,刚刚把上衣给脱掉了,但因为床上不光他自己,就还穿着大裤衩。而雀宁穿着蔚鸿之给他特地准备的短袖睡衣,棉质衣料的触感轻薄柔软,倒也不会觉得累。
  “行了,都睡吧,明早还都要上班。”
  灯被最外面的孟尝冬抬手关上,卧室黑暗下去,月光隐约从窗帘没拉严实的缝隙中透进来,蔚鸿之平躺在最中间,左手边是雀宁,右手边是孟尝冬。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卧室里静得没有丁点声音,只是偶尔有楼下街道汽车驶过的声响,短暂的一阵后便重归寂静。
  一张床上睡三个成年男人的确太挤了,孟尝冬虽然平时行为举止看起来跟个没长大的小孩一样,但也有一米七五,身形跟雀宁差不多。蔚鸿之平躺着,双手老老实实搭在腹部,好不至于碰到旁边的两个人。
  但一直保持同一个安详的姿势确实不怎么舒服,蔚鸿之想侧侧身,如果面对着孟尝冬会背对着雀宁,雀宁会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而如果面对着雀宁的话,是不是又靠得太近了?
  思绪纷杂,以至于两分钟过去了蔚鸿之还没做出到底往哪边侧身的决定,他听到了左手边雀宁翻身的轻微响动,正想侧头看一眼他转到哪边去了,就听到孟尝冬骤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啊!”
  蔚鸿之惊得一哆嗦,立刻看过去,孟尝冬正盯着旁边床头柜身子疯狂朝里面缩,都已经挤到他身上去了,而床头柜上,两只绿莹莹的眼睛悬浮在半空中,黑色瞳孔散的滚圆。
  蔚鸿之骤然松了口气,他没好气地将后背贴在他手臂上的孟尝冬推开一段距离,道:“烧仙草,过来!”
  小黑猫听懂似的从床头柜跳下,踩着惊魂未定的孟尝冬脑袋到蔚鸿之枕头边上,在狭小的空位处趴下。
  蔚鸿之抬手摸了摸它脑袋,烧仙草发出享受的呼噜声,黑色身体完美隐匿在黑暗中,只有一双碧色的眼睛反着光,被看得清清楚楚。
  “双皮奶呢?”雀宁盯着不远处那双漂亮的眼睛,轻声问道。
  “在我脚底下呢。”蔚鸿之将腿向下伸了伸,碰到一片散发着体温的柔软毛绒,双皮奶不满地从喉咙里发出警告,在蔚鸿之把脚缩回去时,停了声音。
  至此,硕大别墅中所有的生命体都聚在了这张一米八的床上。
  虽说反应过来了是猫的眼睛,孟尝冬还是被烧仙草吓到了,只要他一闭上眼睛,鬼屋中经历的那些便无法控制地在他脑海中浮现:手术室门前医生脖颈上狰狞的伤痕,头朝下吊着的女鬼,病床白布下骤然诈起的尸体,浸泡在福尔马林中不知名的-qi-官组织,墙壁上斑驳血迹写成的疯言疯语……一幕幕次第闪过,他越是不想想就想的越清楚。
  在静谧的黑暗中,柜子里床底下天花板上窗户外面,似乎总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在暗中凝视着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紧张得要命,身体很累精神也非常疲倦想要立刻获得休息,但每当他就要睡着的时候,总是会被鬼怪景象惊醒,陷入想睡觉和睡不着的痛苦挣扎中。
  可旁边的人是蔚鸿之,他总不能伸手抱着那个人吧,也太没面子了。
  孟尝冬万分焦虑,又不好意思说出来。而蔚鸿之右边耳朵里满是他翻来覆去的声音,实在不厌其烦,胳膊肘戳了下吓得睡不着的孟尝冬,在他扭头过来时抱起枕头旁的烧仙草,塞进他怀里:“别翻了,害怕就抱着这个睡,好歹也是个活的。”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