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快穿之病玫瑰+番外 作者:花色满京

字体:[ ]

 
文案
恰饭写手叶柳园,为了洽饭男男女女男女女男各种爱情都写过,但内心中却从不相信这世上有矢志不渝的爱,更不相信有人会爱他。
直到他因为熬夜码字猝死家中,遇见一个冒着绿光的系统……
叶柳园:……
————
“我是一朵生了病的玫瑰,我知道永远也不会有人爱我。”?
“直到在这柳园里,相遇我的挚爱,他执一朵玫瑰,穿林向我而来。”
*化用叶芝《柳园里》
 ————
1.是很甜很甜很甜的文,别被骗了。
2.快穿文,其实算是轮回文,攻都是一个人,受有记忆,但攻没有记忆。
3.瓶颈期调节的作品,狗血有,逻辑尽量有。
4.暴露作者糟糕癖好,每个故事开头有预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柳园;每个世界名字都不同的攻; ┃ 配角:系统 ┃ 其它:快穿; 
一句话简介:我是一朵生了病的玫瑰 
立意:无论轮回几生几世,终究会有人爱你
 
 
第1章 开端
  凌晨快一点,夜深人静,除了零星传来的狗吠和马路上呼啸而过的车声外,再没其他的声音。
  叶柳园的房间朝南,连着一个大阳台。此时秋天过了一半,张牙舞爪的秋老虎早没了之前的威势,反而带着些慵懒的余韵。
  阳台开着窗,夜里凉爽的风徐徐吹着。
  晾晒的衣服挂在晾衣杆上,在夜风中影影绰绰的,看上去比白天多了几分异样的鬼魅。
  叶柳园开着台灯,坐在电脑桌前,正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敲敲打打。
  一口气写完一段剧情,叶柳园长出口气,停下来活动活动手指和手腕,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转动电脑椅看向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放空了一会儿,休息休息自己高度集中的精神和紧绷的大脑。
  叶柳园是个写手,进一步讲是网络小说写手,更进一步讲是女姓向网络小说写手,目前正在一个绿油油的网站上连载。
  至于他一个大四已保研的男人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女姓向网络小说写手,这事说来话长,其实简单来说还不是被一个字逼的。
  钱。
  他上大学的学费、书费、住宿费、生活费都是他自己掏的。
  当年高考结束,他因为大学选专业这事和家里闹了矛盾,他爸放话他要是敢报历史系,他从此往后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叶柳园也硬气,高考结束那个暑假,别人都去毕业旅行、考驾照、蹦迪约会,玩得乐翻天,他却一边兼职暑假工一边在网上写点小说,硬生生凑齐了上大学的费用。
  至于写小说为什么写女频,男频那边对更新的要求太大,叶柳园自认不是什么触手怪,没办法在兼职结束后有限的休息时间内日万。
  他开学后为了学业没那多时间去兼职,就渐渐把精力放在了写小说上。
  一开始是真的难,一个月写文能有一两千都算不错的了,更多时候连几百都没有。一个月只有几百的时候,他就只能每天掰着指头过日子,打壶水看着三分三分跳表的饮水机都肉疼。
  为了生活费,为了吃饭能点个二三十的外卖,为了换季能添身新衣服,他什么都题材都尝试过。男女爱情就不说了,有时候还会写男男女女或者女男。
  事实证明任何事坚持下来都会有成果的,叶柳园渐渐在那个绿油油的网站有了姓名,也有了一部分固定的读者粉丝,不说大红大火,也不再是查无此人了。
  月入也渐渐从几百到几千,从几千到几万。大二下学期就从六人宿舍搬了出来,和人合租了现在这套房子。
  至于和他合租的那位,叶柳园反射姓看向了隔壁,那位只在叶柳园入住第一天露过面。叶柳园住的是主卧,合租人住的是次卧,次卧的房门常年关着,合租人也不见身影。
  叶柳园有时怀疑他从来没住过这栋房,有时又怀疑他一直都在次卧,从没有出过门。
  可是这可能吗?人总要吃喝拉撒,合租人要是一直住在次卧,总不可能连房门都不踏出一步。能一直呆在一个封闭房间的,恐怕只有尸体,如果是尸体,那他搬进来不到半个月一定会闻到尸臭。
  叶柳园一个写手,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对于这位合租人他脑内幻想过各种可能。
  叶柳园还借口请合租人吃饭敲过次卧的门,但次卧里静悄悄得,没有任何回应。次卧的门反锁着,叶柳园打不开进不去,没有合理的理由也不好暴力开门,要是暴力开门后门内真的有人,那就又尴尬又惊悚了。
  一开始叶柳园还会怀疑,久而久之,他也就默认合租人从来没住进过这栋房子。
  没人和他抢卫生间、厨房,还有人分担一半的房租,何乐而不为呢?
  叶柳园将杯中最后一口咖啡饮尽,转回电脑前继续码字。
  今晚的状态不错,明天没课可以休息,他不能保证之后他的日子都有时间可以码字,存稿自然是越多越好。
  时间缓缓,在天色将明之时,叶柳园敲下这个章节最后一个字,他松了口气,紧绷了一夜的神经让他微微头疼,心跳地速度非常快,咚咚咚咚得似乎要从他的胸膛里蹦出来。
  叶柳园合上笔记本电脑,站起身,突然心脏处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楚。叶柳园反射姓一手撑着桌沿,一手按住心口。
  以前他熬夜久了或者喝太多咖啡也会有这种痛出现,一般只是一瞬就过去了,就像有根针扎了一下心脏。但这次却不同,痛楚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叶柳园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叶柳园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还残留着心跳过快的错觉,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不是错觉。
  他正穿着一件宽松的卫衣靠在宽大的沙发,各种五颜六色的放射灯不停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霸道地侵占了他的双耳。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