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道侣好像有哪里不对 作者:朝天懒

字体:[ ]

 
  文案:
  南玉哉穿书以后做了个一心向道的仙二代,做着宗门的团宠,还有个捡来的道侣,乖巧可爱又听话,但有天儿南玉哉闭关出来,觉得道侣有点不对劲……
  南玉哉:阳阳你怎么老跟着我?
  陆玄阳:怕你跑了。
  南玉哉甜蜜蜜地想着自己魅力无敌。
  又有一天南玉哉想起来,自己穿的这本书大反派也叫陆玄阳……
  主攻,狗血日常
  万人迷自恋攻南玉哉×黑化后重生受陆玄阳
  封面字体自买喜鹊在山林,授权时间2019.5.25。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玉哉,陆玄阳┃配角:专栏其他文求收藏吖。┃其它:一个秀发飘飘的秃子
  一句话简介:咱也不敢问
  立意:回到过去,把所有的不美好变成美好。
 
 
第一章 南清子:我心里只有修炼
  修道之人,只要还对世间有所眷恋,魂魄必然能留下痕迹……
  若有痕迹,再续前缘也未必不可能。
  那人的父亲这么说,可这百年寻觅,几百年的相遇相知,最后你竟然是了无牵挂吗?
  ……
  陆玄阳拄着剑,靠在一堆乱石中间,不顾周围血泊,重重地穿着粗气,修炼到他这种境界呼吸都已经不是必需品,但此时的陆玄阳狼狈非常,唯有本能地通过呼吸来缓解胸腔地痛感。
  想起那人,陆玄阳又不由得握紧手中长剑,当年的事情本就是自己想差了,既然有机会再见,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弃。
  “这魔头已经没力气了,大家冲啊!”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陆玄阳觉得刺耳,但几天几夜没完没了地围攻,陆玄阳已经分不清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
  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人的白衣,翩然而来……
  “阿玉!”
  直挺挺地撞上前面地枪口,陆玄阳胸腔炸开,吐出一口血……
  再也无法挥舞佩剑,再也无法睁开眼睛,那个会救他的阳光,分明百年前就已消散人间了……
  陆玄阳觉得自己坠入深渊。
  ……
  当今的修真界大小宗派林立,有名有姓的两派三宗四门五教,其他小的组织多不胜数,除了这些凡人界也是有不少散修,受着普通人的供奉,庇佑一方。
  几千年前修真界中有心中歹毒,祸害凡人的魔修;又有妖灵成精,与修真者格格不入的妖修。为了维持道门的地位,修真者和这两方打了不知多少年,灭了魔修,招安妖修,才有了现在这个稳定的势力划分。
  各个宗门以山体为界,除了凡人来委托以外,不得插手凡人的朝代更替的大事,违者天地共弃。
  但同在一处,接触自然是少不了的,离凡人界十分近的南麻山有个玉清洞,洞中住着圣行宗的一位长老,时不时地下山救助普通人,附近的凡人都敬重着这位长老。
  只是这位长老三十多年前就因为救人闭关修炼,封闭了洞府,山下村子的年轻人大多没见过他。
  甚至因为偏僻,年轻人都不怎么相信仙人庇佑他们了。
  “说到这清鸿道人,那可是风姿绰约的神仙,温润如玉又有一颗好心肠,当年我还是个少年,若不是听闻他早就有道侣,必然是要自荐枕席一番。”南麻山下的小村,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被一群孩子缠着,讲着他们附近的神仙,一点也不忌讳这些少男少女能不能听。
  “葛三叔,就算你贴上去,也不见得神仙会要你。”被剃了个光头的小男娃打趣,说完还嘿嘿一笑:“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看?比隔壁村的桂花还好看?”
  “桂花一个毛丫头,那有什么可比姓……”葛三叔说着,看见旁边路过一个陌生人,狼狈不堪发丝凌乱,缓步而来手中长剑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活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
  葛三叔下意识地护着身后的孩子,不敢说话,也不敢走。
  “你说的清鸿道人,可是圣行宗的?”那人抬眼看来,瞳孔里的血丝满满,带着压抑地狰狞。
  “我不清楚仙人的宗门,但偶然听长辈说过,清鸿道人姓南,南麻山是他祖居之地。”葛三叔浑身上下都吵嚷着让他快跑,但被这人盯着却一丝力气都试不出来,又担心这些孩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完松了口气再看,眼前的人却已经消失不见,葛三叔摸摸额头上的汗,瘫坐在地上。
  ……
  自百年前陆玄阳就想过无数种重逢的可能,可唯独没想过是这种情形,感受着南麻山脚结界中熟悉的灵力,昏了过去。
  闭关中惊醒地南玉哉脸色一变,收了阵法,嗖地到了山脚结界边儿上,倒在路边受伤甚重地人,真的是他道侣。顾不得问怎么回事儿,渡了一丝真气过去,陆玄阳还没说上一句话,看了南玉哉一眼又昏了过去。
  南玉哉慌慌张张地将人抱回洞府,甩开乾坤袋,瓶瓶罐罐拿了七八瓶,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灌下去,然后开始用真气引导。感觉到自家道侣的元婴终于活泛起来以后才松了口气,又微微皱眉……
  自家道侣本是个散修,但也修得是正宗道门法术,可这体内,怎么隐隐多出一丝魔气?这若有若无的样子又不像是修炼来的,一探查又消失不见,像是被魔气入体侵蚀的感觉,难不成他又去闯魔境了?
  想到这里,南玉哉不由得开始堆怒气值,说了多少次,魔境不是他这个刚练出元婴的人能闯的,怎么就说不听。
  可看着陆玄阳憔悴的样子,又不忍心说重话,南玉哉微微叹气。算了算了,自家道侣能怎么办,宠着呗。
  命是保住了,南玉哉本打算唤自家剑灵来看着,自己接着去闭关,正打算走不了衣角却被扯着,陆玄阳昏迷中还握着衣角不撒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可怜兮兮的气息……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