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人间处处修罗场[快穿]+番外 作者:从来不问(上)

字体:[ ]

 
  文案:
  翟安陌绑定了一个反派逆袭系统。
  然而每次任务最后,都会变成修罗场。
  系统:一个成功的反派就是要让人又厌又怕,以给主角找麻烦为己任,最后在最关键的时候死在主角手里。
  翟安陌:一个成功反派的极致就是要把主角死死的踩在脚下,让他再也没有机会翻身。
  几个世界以后,脑残粉系统:宿主永远是对的!
  人人都爱翟影帝√
  给渣男送原谅套餐√
  丧尸王拯救世界√
  ……
  主受,万人迷略厌世情节受x精分忠犬攻
  又名《宿主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苏苏苏
  内容标签:打脸 快穿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翟安陌┃配角:┃其它:反派,逆袭,穿书
  一句话简介:万人迷反派逆袭之路
 
 
第1章 
  简陋的公寓中,憔悴而消瘦的年轻人紧紧握着手中的电话,苦苦哀求,“申导演,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不能没有这个角色,求求您了!”
  “抱歉,小乔啊,不是我不帮你,我也是无能为力,这个角色上头有人定了,我也没有办法,不好意思,以后你别打我电话了。”
  “嘟嘟嘟。”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乔翎杉颤抖着手又重新按了一个号码,然而那边响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没有人接听。
  他面色呆滞,好似较劲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拨出去,又一次铃声响过的间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医院打来的,乔翎杉抿了抿干裂的唇,第一时间点了接通,“何医生,我会尽快凑齐手术费,请您一定不要停止我母亲的治疗,我……”
  “乔先生,您母亲在一小时前护士换药之后跳楼自杀了,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了,但……请节哀。”
  “乔先生?乔先生,你在听吗?”
  刚接受了这具身体的翟安陌看了眼还在通话中的电话,伸手解开两颗衬衫上的扣子,在客厅唯一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才慢悠悠的开口,“抱歉,刚才我没听清,请重复一遍。”
  “我知道这件事您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您母亲一定不会想看到您这么伤心,请一定节哀。如果方便的话,请尽快到医院来认领您母亲的遗体。”似乎是见多了生离死别,对面的声音听起来温和,实际上却并没有什么温度。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翟安陌微微挑了挑唇角,表情闲适的环视了一圈这个小小的单身公寓,紧接着便皱起了眉,紧紧盯着床铺周围一团乱的袜子泡面盒看了好一阵,才转身走向洗手间。
  镜子里的人长了一副得天独厚的好相貌,哪怕长着黑眼圈,还吊着眼袋,皮肤惨白,眼里满是红血丝,也只是给他增添了一分病美人的风华,尤为我见犹怜。
  只不过他现在神色过于漠然,给这幅原本无害的相貌添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翟安陌眨了眨眼,表情瞬间变换,朝镜子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霎时间冰消雪融。
  是心动的感觉。
  难怪那么多人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
  翟安陌满意的戳了戳脸上细嫩的皮肤,这身体底子好,完全不需要药物调养,好好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完美状态。
  翟安陌是一个外来者。
  准确来说,他是接了委托,前来扮演乔翎杉这个反派的扮演者,并以他的身份逆袭,这是他的第一单业务。
  乔翎杉是一个演员,准确的说是刚进娱乐圈不到一年的十八线小演员,如同所有狗血剧里的小白菜一样,他有一个重病的母亲,急需钱治病,所以在星探的有意引诱之下,义无反顾的踏进了娱乐圈。
  然而这并没有成为他的救命稻草,反而成为他灾难的开始。
  由于过于出色的外表,在出演第一部 青春偶像剧之后,乔翎杉得到了巨大的关注,可随之而来的却不是雪花般的片约,而是来自多方的包养要求。 
  一身傲骨的乔翎杉自然是不愿意,可圈子里水太深了,一个小白兔怎么玩得转一群嗜血的饿狼。
  结果自然是粉身碎骨,不但毁了名声不说,母亲也为了减轻他的负担跳楼自杀。
  为了报仇,小白兔自然是黑化了,成了大反派,傍上了圈子里最大的金主,也就是男主,利用男主毫不留情的把之前欺辱过自己的人打脸回来。
  然而就在他爱上男主之后,却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替身。
  如果乔翎杉是主角,那么结果无非是纠纠缠缠皆大欢喜。但他只是个反派,所以没过多久,男主的白月光回来了。
  最后自然是男主和白月光一起对抗反派,反派黯然退场,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回顾完剧情再看脸,翟安陌不由感叹了一下,这样一张脸居然还只能当替身,这男主的眼睛是有多瞎。
  翟安陌:“022,任务。”
  022:“是,宿主,您的任务是:一、成为影帝,二、获得一亿人以上的喜爱。”
  翟安陌挑眉,“喜爱的标准是什么?”
  022:“至少50以上的好感值,目前符合该条件的人数为:1。好感值宿主可自行查看,也可以询问系统。”
  022是翟安陌的辅助系统,对于它的来历翟安陌并不是很清楚,可至少目前看来他们是合作关系。
  不过才一个好感值超过50的粉丝,这小演员也太惨了些。
  把身上皱巴巴明显好几天没换的衬衫扯下来,翟安陌洗了个澡,到衣柜里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到镜子前把额前有些过长的刘海扒到前面来,整理好表情,又把眼眶揉红,确定自己看上去比之前的憔悴模样看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后,才悲痛欲绝地冲出了门。
  这里的“冲”是完全意义上的形容词,原本守在楼下等着扒乔翎杉被包养事件新闻的小记者们根本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被打了个始料不及,竟然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他跑出了小区大门,钻上出租车消失在视野里。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