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颜值爆表[快穿] 作者:秦含笑(下)

字体:[ ]

 
第71章 
  站在门外的是这个家里的老六。他刚刚路过走廊,听到门内有异常声响, 便走近了, 过来探探情况。
  少年和男人在房内, 正是纠缠的时候, 少年发丝凌乱,男人则是个齐齐整整的衣冠禽兽模样。
  原本战况激烈, 这会儿像是被按了中止符, 两人一上一下, 互相看着对方。
  大眼瞪小眼。
  “没事, 去睡觉。”商崇礼说道,是直接让老六去睡觉了。
  他声音沉沉。
  他不喜欢小辈管他们的事——虽然谢灵乔的年纪,也是归于小辈差不多。
  老六呆在门外, 听到商崇礼这样说,又听里头没有旁的声响了, 便预备着先不管了。这时,却见他二哥商禹廷从楼梯那边迈着慢悠悠的步子上来, 因为方才他还未上来, 便没听见那折腾出的动静。
  “二哥……”老六瞧商禹廷来了, 便打声招呼。
  就在此时, 房门内恰好传来一阵近似于桌椅倒塌声响,夹杂着少年的闷哼声, 很混乱又很突然的样子。
  商禹廷一下子听出这是谢灵乔的声音,神色霎时一变,冲到门旁, 用力推开门,砰的一声,他不管不顾地冲进去。
  眼前的一幕立刻就落在他眼里,他瞠目结舌——怎么,他爸还准备对乔乔用强是吗?
  “爸,”商禹廷磨着后槽牙,脸色虽并不好看,却也没立刻翻脸,他走到他们身旁,“你放开乔乔。”
  商崇礼原本在门被撞开时脑子便似倏然敲响警钟,稍微一清醒,瞧着视野里少年的模样,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已是生了犹豫的、放开对方的念头。
  ……他原本不该如此失控。
  许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对于与他是婚姻关系的谢灵乔,他大概在心里是给对方打上了烙印的——
  属于他的烙印。即使他不爱谢灵乔,谢灵乔也是他的人。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商崇礼才会……即便不是,商崇礼此刻也并不愿深究。
  商崇礼紧皱着眉头,不自觉地将谢灵乔放开,却对商禹廷冷声道:“你进来做什么?”
  是责怪的语气。
  他毕竟是商禹廷的父亲,多年来的积威尚在,商禹廷立刻联想起了儿时包括少年时期对方对自己的管教来,那种管教时而是伴随着棍棒打击的。
  商崇礼从小对他们几个孩子就很严厉,但商禹廷偏偏就是最不听话的、长得最歪的一个。儿时,他对父亲其实尚有一定恐惧,但如今,他长大了。
  商禹廷俯身,一边将谢灵乔扶起来,一边调整了神色,对商禹廷,他们的父亲答道:“不做什么。”
  他扶谢灵乔的动作是小心的,且在观察着少年的神情,见少年脸上并没多少恐惧瑟缩,心下稍稍一松。
  商崇礼本也不打算再对谢灵乔做什么,脑袋稍清醒了些的他觉得自己方才那举动实在荒谬,商禹廷的进来恰恰好是给了他个台阶下。
  他把手铐钥扔给了商禹廷,面无表情地让他带着谢灵乔赶紧滚出去,眸中是满满的不悦。
  商禹廷就把谢灵乔手上的手铐解开,扶着谢灵乔的胳膊,将人从这虽然宽敞且实在逼兀极了的地方带出去。
  谢灵乔于是就这么被扶出去。
  光影冷冷,一室重归寂静。
  这房间里便只剩商崇礼一个人。
  商崇礼回忆着自己这一路风驰电掣将谢灵乔扯回来的经历,只觉自己方才未免有点将谢灵乔当回事了——一个非辍学也要嫁给他的未成年,他原本只是将对方当空气。
  实际上,谢灵乔对他来说,仍然只是个不用管不用关心,扔在家里自生自灭就好的存在。他根本没必要管对方,他想——
  或许,应该查查刚才在大街上和谢灵乔举动异常的男的是叫什么名字,什么身份。
  不管对方是一回事,涉及绿帽子却又是另一回事。但若谢灵乔真是背着他做了什么……
  商崇礼沉吟着,抬手,正要打个电话让人去查,方晋却在这时候恰好打电话过来。
  商崇礼接通电话后,方晋温柔似水的声音传过来,在这种时刻实在是一种绝妙的、温水般的慰藉。
  商崇礼只觉身心顿时舒畅了不少。
  有方晋在,他总是容易心情好起来,加上一别多年的时光滤镜效果,不管是方晋的样子还是声音,他都觉得令人愉快美妙极了。
  相比之下,方才即便是被铐住仍在挣扎反抗,不肯屈从于他的谢灵乔,真是又不乖又不听话。同方晋差得太远了。
  商崇礼听着方晋的声音,不自觉地眉头舒展开来,同时在心底否定了一番谢灵乔。
  谢灵乔被商禹廷带着走出商崇礼的卧室,回到他们的房间——原本是属于商禹廷一个人的房间,加了谢灵乔后,成了隔了一堵墙的两个人的房间。
  进去后,商禹廷让谢灵乔坐下来,他自己去把门关上,又很快回来。
  谢灵乔坐在床上,商禹廷蹲下来,要给谢灵乔看手,看手有没有勒出红痕,有没有受伤。
  谢灵乔把手背与手腕露出来,乖乖给对方看。他细白的手腕上果然被勒出了红痕,很明显,瞧着便令人难受。
  当然,是令商禹廷难受。
  他是个重度颜控,一开始是被谢灵乔的长相吸引,便主动来什么都帮着对方,一看见对方眼睛便会发亮,而此时此刻,他忽然生了一种不仅仅是因为脸而起的心疼来。
  红痕看着很突兀,而造成它的原因则更是令人……
  “乔乔。”商禹廷把谢灵乔的手轻轻置于自己掌心,没敢用力握,只是看着对方,问,“疼吗?”
  他眼中划过一抹犹豫。其实他想问的不仅仅如此,更多的是心理方面……不管姓别是男还是女,被强行……很难不留下心理阴影,尽管谢灵乔被救出来的及时,还未被真的如何。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