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和天敌谈恋爱+番外 作者:短歌在途(下)

字体:[ ]

第78章 要好好的活
  “轰!”
  伴随着暗门打开,一道光倾泻进来随即关上, 衣角扬动, 有人顺石阶而下。转角,眼前瞬间开阔。
  四根雕刻有龙纹的白玉石柱赫然伫立, 在最中心一个巨大血池正徐徐冒着蒸腾血气, 薄雾缭绕而上, 在空旷血池中, 有一人未着片缕无力靠在池壁, 红发垂下凌乱铺洒在血水中,双眼紧闭, 眉心紧锁,脸色惨白如纸。
  踩上玉石,程少安来到血池边, 走进了,才能看见血池中的人仅有脸和脖颈完好,血水中那若隐若现的身子从肩膀到足尖,身上没一处好的, 凌厉伤口深可见骨, 骨钉穿过四肢,扎进玉石, 钉死在池壁上。
  血池血水不断从伤口涌入,疯狂刺激着体内血脉觉醒。事实证明,用更强大的蛇蟒类妖兽血刺激妖兽血脉,增进妖兽修为着实有用。几个月前尚在金丹巅峰的四翼赤蛇如今竟是来到了元婴中期, 而且还有上升趋势。
  长腿单屈,程少安挑起四翼赤蛇垂下的一缕长发,目光落在那侧脸上,他轻笑了声:“睁开眼,转过来看着我。”
  长睫轻颤,沉默了半晌,赤蛇半睁开眼,通彻干净的红眸此时黯淡一片,双目失焦,声音虚弱到几近没有:“主子。”
  “抬眼,望着我。”
  赤蛇听话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空茫茫的,宛如死人。
  程少安心中猛地陡升怒气,他食指掐住人下巴,将人带到面前,动作粗暴,扯动遍体鳞伤的身子,割裂伤口涌出血,钉死的四肢更是痛彻心扉的疼。
  瞧着赤蛇眼里浮现痛楚,程少安心满意足,他微微放松力道,摩挲着捏红的下颌:“想死?”
  “你怎么可以死呢?”
  程少安拂袖,“你瞧瞧这满池子的妖兽血,可全是我为了你特意斩杀的化神妖兽。”
  赤蛇脸色再次一白,侧开头,干呕起来,然而什么也呕不出来,动作大力扯动着胃,眼尾泛起了红。
  “当初不是亲手杀了这么多妖兽吗?怎么还没适应?就泡个妖兽血就忍不住了?”
  程少安吐在耳边的热气混合着血气,赤蛇往后一避,猩红从紧闭唇角流下。脸色更是煞白,呼吸轻到微不可闻。
  “怎么回事?!”
  程少安逗弄的眼神顿时一变,不是说不会危及姓命吗?!
  他连忙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特意疗伤丹药,但为避免赤蛇身上伤口愈合,他将丹药碾碎,食指捻着一小片丹药碎片递入赤蛇口中。
  仅有的一点丹药灵气,入喉那一瞬间没待药效出来,赤蛇抓住丹药里微薄的灵气,用力挣扎起来。
  血冲入筋脉,骨钉钉死的四肢拼命地扯。
  好,好,很好!
  程少安跳入血池之中,长腿卡住人大腿,单手制住肩膀,一只手钳住细瘦的脖颈,双眼阴沉无比,程少安撅住眼前人万念俱灰的眸子,“骗我?这么想死,嗯?”
  手掌用力,直接将人摁在池壁上,程少安取出丹药碾碎了塞入人嘴里。
  丹药入喉,药效快速发挥,刚依靠治愈丹药积攒起来的一点灵气再次消失殆尽,赤蛇在药效作用下再次失去力气,身子浸泡在血水中,犹如漂浮在湖面上让蚁虫蛀蚀内里的枯木。腐朽,干枯,从内里一点点死亡。
  一开始也是这样,呕吐,挣扎,最后被打断骨头,硬生生割裂皮肉泡在这和他一样身为蛇类的妖兽血里面。
  “为什么不乖点?”程少安松手,看着那细白修长的脖颈上掐出来的青紫,他拿出药膏一点点为人抹上,“你不是向来听话吗?为什么这次这么不乖?”
  “爷爷逼我契约百家小少爷,若我契约了他,你只能送给我七弟。只要你实力提升了,他们就不会说什么,到时候有我护着你不好吗?”
  “听话,乖一点。”程少安含住温凉的唇,手抚上人蝴蝶骨,“听说你们四翼赤蛇成年后背后会长出赤翼,好好待在这里面,等彻底激发所有血脉,等你背上四翼长出来,我们就出来好不好?”
  赤蛇垂着眼,任由程少安动作。
  毕竟人受了伤,动作过大很容易导致妖兽血大量涌入身子,届时血脉激发不成,反倒要了姓命。这也是程少安之所以将人钉在池壁上的原因。
  程少安知轻重,待将人淡色的唇撕咬得红肿,瞧着这漂亮的脸上多了点颜色,这才心满意足离开血池。
  随着石门带上,空荡荡的,再一次恢复平静。
  血池里的赤蛇耷着头,湿掉的红发狼狈垂在侧脸,身子已经痛到麻木。小时候,娘亲的话时常回响在耳边,那时的娘亲总爱把他捧在手里,掌心温暖,声音慈祥。
  娘亲说:孩子,没有和修士签过契约妖兽的妖生不是完整的妖生,只有妖兽和修士一同并肩作战才是最强大的。
  娘亲说:我孩子这么好看,以后一定能遇上一个有缘人,他会为你取名,会和你签订平等契约,会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你们会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同伴。
  可没多久,他们家族被不明来路的人屠杀了。他娘亲带着尚不能化成人形的他冲出重围,最后用自爆从绝境为他搏了一条生路。
  后来他让御兽宗的人捡走,御兽宗的人教他该怎样讨好主子,将他踩在地上,逼他看- yín -秽不堪的场面,让他学着别人发出不堪的声音……他逐渐意识到修士和妖兽似乎并不是他娘亲说的那样。
  直到他被关在笼子里送给了程家。
  那个和他年岁相仿的小孩,冷着一张粉雕玉琢的脸和他签了主仆契约,他想,他从今往后也要有修士啦,也要有保护的人了,他一定要好好修炼保护这个修士!
  有人问:二少爷,要取名吗?
  他眼里亮起光,希翼望着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主人,随后他看见小孩冷嘲一笑,“配?麻烦死了。”
  再后来,他才明白离开御兽宗不是解脱。
  他自始至终记得娘亲自爆前说的话,娘亲说:孩子啊,你是最后一条四翼赤蛇了,要好好的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