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后来我成了团宠太子+番外 作者:谢与迟(下)

字体:[ ]

第46章 造反
  二当家将人带进屋子里商谈, 并不知道外面的传言已经飞快地变成了“新老大快上任了”。
  屋子里倒是很安静,柳岐屁股刚挪到椅子上, 褚琰就淡淡扫了他一眼, 意味不明,但是让柳岐蹦了起来,冲着一旁的陆云城讪笑着说:“九弟, 来,你坐。”
  陆·九弟茫然又迷惑。
  柳公子自觉到背后罚站,顺带替二当家介绍:“这是我大哥严初,这是我九弟严小九。”
  二当家看着两人:“我们不是有意要绑两位的兄弟的……”他把柳岐被带上山的过程解释了一遍,又说柳岐是自愿帮忙的。
  褚琰淡定道:“这些我都知道,我来也不全是为他。”
  二当家沉默了一下:“你真的要来夺寨子?这个不可能!”
  褚琰:“可不可能, 你不如听我说过以后再考虑。”
  “不用听了……”
  褚琰打断他:“首先,你敌不过我的人马,如果我动真格的, 你护不住这一寨子人。”
  二当家被这一句话堵上了嘴。
  “我打听过,附近的寨子经常会有冲突, 如果都是流民成的土匪寨,那便是互相抢抢东西,因为你们不到万不得已, 都不愿意去抢跟你们以前一样的老百姓。但是这附近还有原本就存在的山匪,虎头寨是吧,他们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动起刀子来都是玩真的, 你们那位瞿二……不知是怎么伤的?”
  柳岐适时插嘴:“两天前他们运着食物去探亲,半道上遇上虎头寨的人,被抢了东西,瞿二想拦,就被割伤了腿。”
  “探亲?”
  “就是活下来的老人和妇孺,人不多,都在荆州边上一个叫乔家村的村子里住着。”
  二当家:“……”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
  褚琰长长地“哦”了一声:“你们担心其他寨子的人来抢东西时会伤了自己的父母妻儿,便把他们送到村子里,可有想过若是那个村子也被洗劫该怎么办?”
  二当家硬巴巴地说:“那个村子是被我们庇护的……”
  褚琰嗤笑:“换句话说,只是你们不抢那个村子而已,不是吗?”
  二当家无言以对。
  褚琰:“让我猜猜。你们不抢普通老百姓,官差家里的银钱财物又基本都被拿完了,那应该是自己在山上开了荒地,干回了种地的老本行,可是这样能维持多久?万一有朝一日大水也冲了永州鄂州呢?万一其他寨子收成不好没了活路,会不会来将你们洗劫一空,到时候你们吃什么?万一哪天有战事,这里邻近边城,以你们土匪的身份,早晚都要被收拾,那时候你们能往哪去?又或者你们遇上南晋征兵,被招了安,可南晋这般对百姓,待底下的士兵又能好到哪里去?”
  二当家被他说得脸色发白。
  这些事情,瞿二也跟他们聊过。
  瞿二是读过书的人,早早地看清了这些,可是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世道哪有给他们这些人的出路?
  就在这时,褚琰掷地有声说:“除非南晋换了明主,否则百姓永无宁日。”
  二当家一下子站起来,恍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你该不会是想……造,造反?”
  褚琰笑了:“不愧是二当家,头脑还是聪明的。”
  柳岐说:“二当家是太平村的里正,这个寨子主要就是三个村组成的,其中一个就是太平村。”
  二当家:“……”你又知道了。
  这位旧里正被“造反”两个字砸得发蒙,褚琰便与他科普古往今来的农民起义故事。
  他口才好,说得二当家觉得心动,看差不多了,褚琰就道:“既然你们大当家还没回来,那这事也可日后再议,你们正好可以趁这功夫好好想想。劳驾,给我一个休息的地方。”
  柳岐连忙说:“我有我有,他们给我安排了屋子。”
  他们将“严小大夫”视为瞿二的救命稻草,一帮打大通铺的老爷们愣是给他挤出了一间干净屋子来。
  褚琰站起来,道:“与其等到没有活路的时候随波逐流,何不在有能力时逆流而上,你到了高处,才不会被洪水冲没。”
  他说完,便抬步走出了屋子,门外不少土匪们在偷听,被推了个趔趄,褚琰没管,顺着他们留出的道走出去,随后对陆云城嘱咐道:“你带着兄弟们,找地方安营,尽量别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晃。”
  陆云城点了点头,他们本就是用骡车载着行李来荆州的,走到哪儿就能住到哪儿。
  褚琰进了山匪们给“小严大夫”安排的屋,屋子很小,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木桌,褚琰摸了摸被褥,幸而没有什么异味,就是有点发氵朝。
  他一转头,见柳岐还在门口踌躇。
  他挑了挑眉:“我是什么洪水猛兽?”
  柳岐回手把门一关,挺直胸膛,抬起下巴,梗着脖子,强撑气势:“你都自己闯过敌人的包围圈,我是跟你学的,你知不知错!”
  褚琰听他倒打一耙,好笑地道:“我不追究你这个。”
  柳岐壮完胆,磨磨蹭蹭地走过去,刚经过褚琰身边,就被他拦腰抱起,放到了自己腿上。
  “七弟。”褚琰叫得十分暧昧,“罚站累不累。”
  柳岐想挣脱,又怕自己压到褚琰那只伤腿,权衡了一下只好乖乖趴在褚琰怀里:“什么……什么罚站,我是坐得腿麻了,起来走走。”
  褚琰长长地“哦”了一声:“对了,你是想做谁的压寨相公?”
  柳岐假如有一对兔耳朵,此时怕是要警觉地竖起来了——来了!这不妙的语气!这威胁的腔调!这“要是回答不好你就完了”的表情!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