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教授,你的龟!+番外 作者:醉白虾(下)

字体:[ ]

 
 
第75章 救援前夕
  水箱里空荡荡的。
  遮光幔轻柔垂下,重新挡住了视线。
  纪凡发了一会儿呆,突然踉跄退开几步,像是想要躲避什么似的,飞快离开了系统空间。
  回到科考站,他背上正盖着厚重的龟壳。
  强撑起四肢,纪凡艰难爬行了两步,忽地被窗外的异样吸引了注意力——不知何时,屋外竟然又下起了雪。
  按常理来说,南极气候很干燥,极少下雪下雨。
  可是,最近一切都乱了套,短短几个月以来,下了不知有几场大雪。
  纪凡眯起眼睛,极目远眺,只见原本还能看见微弱光线的地平线,此刻竟只剩下一片压抑的墨黑。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或许又有一场暴风雪即将降临了。
  他心中闪过一丝不安。
  隔着玻璃再难看清更多,纪凡收回视线,打量了一下环境,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久违的水族箱。
  傅先生不在附近,大概是出门去了。
  他们暂时借住在安德烈的宿舍,房间的陈设很简单,和它的原主人一样沉默寡言。
  眼下,屋内只剩下了纪凡一个人,愈发显得冷清,静悄悄的,一丝多余的声音也听不见。
  纪凡泄愤似的抬起后腿,踢了一脚鹅卵石,听它“滴溜溜”地滚了几滚,最后“扑通”落入水中。
  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慢吞吞往外扩散,他呆呆看着,突然感到了一丝寂寞。
  为什么傅先生不在呢?
  越是这样的时刻,他便愈发想念对方的陪伴。
  可偏偏就是这时候,那人不知去了哪里。
  纪凡一方面唾弃自己的任姓,一方面又有些难以抑制地感到了委屈——习惯真是很可怕的东西,他习惯了有一个人在身边,一旦对方突然消失,几天来压抑着的孤独和不安,便陡然汹涌如氵朝,翻着倍儿齐齐挤上心头,滋味实在难言。
  就像一只河蚌,一旦被人撬开了壳,露出了里头柔软的蚌肉,便再也不能闭耳塞听地假装坚硬了。
  他趴了一会儿,实在是呆不住,变成人型起身跑到了外间。
  四下查看一番,傅明渊果然不在营地。
  那人留了张纸条,说是有些担心下雪天气,要赶去加固信号塔,大约五点才能回来,让纪凡先休息,不必等他。
  纪凡愣了愣,略带茫然地原地转了一圈,才缓缓坐进了椅子里。
  五点啊……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他一手捏着纸条,一手裹紧外袍,害冷似的往里缩了缩。
  算算日子,大概也就是这几天,救援船很快就会到了。
  除了求救信号,傅明渊还将海湾的近况和最近发生的几次地质变动也全都发送了出去,部分是他本人观测的信息,另一部分则靠分析进步站里残余的地质笔记。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就在南极变成孤岛的这短短半年,附近的冰缘地带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数十次变动,整个地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可以说,如果当初只有一个模棱两可的求救信号,救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没有可靠的航海图,船只根本没办法靠近冰盖。若是强行驶入浅海湾,它或许会遇到暗礁,从而搁浅;甚至可能像另一艘补给船那样,直接迷失在可怕的极端天气里。
  纪凡也是最近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傅明渊执意要修理通信塔,还拒绝了他帮忙求救的提议。
  ——仅凭他目前的能力,几乎不可能像傅明渊那样,将南极冰盖的现状完整传达给救援人员。
  万一对方焦急之下贸然派遣救援船只,很可能就和那补给船一样,落得沉没的下场。到时候人没救出来,反而搭上了更多的姓命……
  越是临近约定好的登陆时间,信号塔就越发的重要,也难怪傅明渊这么紧张。
  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门紧急加固,先前也遇到过好几次暴雪天气,全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可是,纪凡总觉得今晚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他缓缓抬手,按在心口位置。
  不知为何,他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心慌。
  偏头望向窗外,大雪如约而至,极夜笼罩的黑暗天地间,白雪如鹅毛般纷纷扬扬。
  紧接着,平地卷起了狂风,呜呜呼啸,将地上堆积了千万年的积雪也扬起,和天上落下的新雪混在一处,再也分不清彼此。
  窄小的玻璃窗吱吱作响。
  咣当!一声巨响传来,连墙壁都好像抖了一抖,似乎是什么重物被疾风挟卷着狠狠撞上了墙壁。
  随着那声巨响,纪凡的心跳也漏了一拍。
  他猛然站起身,动作之大,甚至带翻了靠背椅。胸腔深处,那颗年轻的心脏正激烈跳动着,热血一阵阵往头顶冲去。
  ——这样糟糕的天气,傅明渊还能找得到回家的路吗?
  他无法作出回答,心里恐慌极了。
  咣!
  还来不及想得更多,不知何处再度传来了一声极其响亮的撞击声。
  那里……那是科考营地的右后方!
  纪凡眼角一跳,刹那间意识到了什么,猝然回身,探手往桌边的登山包抓去。
  下一秒,正如他所料,顶灯噗地熄灭了。
  也是同一时间,他顺利抓住了包里某个冰凉的柱状物。
  室内漆黑如盲,屋外风声大作。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供电设备遭到撞击损毁,电力供应中断,整个营地失去光源,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与死寂。
  半晌,黑暗里响起极轻的“咔哒”声,闪了几下,一簇雪亮的手电光悄然破开了黑暗。
  握紧掌心的电筒手柄,纪凡暂时略微安心了一些,扶着桌子站稳身子——幸好应急包就摆在手边,不然就麻烦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