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养歪师弟后他人设崩了[重生] 作者:相思不苦(上)

字体:[ ]

《养歪师弟后他人设崩了[重生]》作者:相思不苦
  文案:
  重生后,季星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前世早夭又孤苦无依的师弟捡回来,想要护着对方安然成长。
  师弟自出生起便营养不良,原型更是堪堪只能缠着他的手腕绕一圈。季星眠每天都担心师弟长大后受欺负,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师弟似乎和他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他上一世自立自强,高岭之花一般的师弟,这一世却……粘人,撒娇,风一吹就要咳个惊天动地,再可怜巴巴地缠着他试图蒙混过关。
  季星眠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师弟怎么到他手里就被养歪了,直到后来他才发现,原来师弟也是重生的……
  季星眠:“……告辞。”
  *
  若干年后,营养不良的小黑龙终于长成风凛凛的大黑龙,日常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缠在他身上,委屈巴巴地问他,“师兄,我是不是太小了,要不要再变大一点?”
  季星眠追悔莫及,恨不得以头抢地,“……别,别,够了!”
 
  双重生师兄弟年下
  伪病弱美人腹黑病娇攻X对外狠戾漠然对内纵容受
  雷萌自选:
  1.美攻美受。
  2.双向治愈互宠,细水长流甜文。
 
  内容标签:强强年下仙侠修真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星眠、封无昼┃配角:预收求收藏~《万人迷炮灰团宠日常[穿书]》┃其它:
  一句话简介:年下,双重生。
  立意:长路漫漫,与你同行。
 
 
第1章 
  极北边境,人迹罕至,寻常时节数月都见不到一个外乡人的小镇里,近日里却多了许多外来修者。
  民众紧张了几日,发现外来者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城外,也就渐渐放松下来。倒是原本生意萧条的客栈逐渐有了人气,老板娘日日喜笑颜开,老板的日子也比往日好过不少。
  日暮时分,外来者们裹挟着寒风从城外回来,一辆马车混在其中,随着人流一道停在客栈门口。
  驾车的是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人,眉眼灵动,背负长剑,周身灵气卓然,赫然也是一名武者。他眸光在旁边的客栈上略一打量,眉头便皱了起来,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嫌弃。
  客栈伙计极有眼色地迎上来,“客官可是要住店?”
  少年坐着未动,神情因居高临下而显得有些倨傲,“可有空着的上房?”
  伙计很是尴尬,“咱们这不分上房下方,都是一样的,一样的……”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因为少年的脸已经肉眼可见地黑了下来。
  少年握紧了手里的缰绳,像是想发火。却又不知想到什么而忍了下来,“罢了,两间客房。”说完,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要干净一点的。”
  伙计赔笑,“一定,一定。”
  伙计进屋交代完,出来后见少年像是要去扶车面的人出来,刚想跟着上去搭把手,却被少年用身子隔开了。
  “这里不用你。”少年硬邦邦地丢下一句,看着人退远,这才轻扣车沿,低声道:“公子,已经安排好了。”
  片刻沉默过后,车厢里传出几声压抑后的低咳,而后车帘撩起,伸出一只素白干净的手。少年眼疾手快地扶住他,小心翼翼地把人搀了出来。
  那是一位面容清隽的年轻公子,他像是刚生过一场大病,神情恹冷,面色苍白如纸。修者不畏寒暑,他却像普通人一般穿着厚厚的冬衣,外面还裹了一层大氅。半截下巴藏在雪白的毛领中,愈发显得风姿羸弱,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伙计原本因少年态度强硬而生出的不快消散大半,就连大堂里坐着的那些五大三粗的武者瞧见他进来,都下意识放低了谈论的音量。
  除了客栈原本的伙计和老板,这里几乎没一个普通人。从他们的眼界看去,自然能看出那名随侍的少年也是个修者,修为还不弱。按照常理,那名年轻公子应当也是个修者,但他周身却没有半点灵力波动,乍一看过去,简直就像个普通人。
  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解释,一是公子是什么世家贵族,他确实没有修为,少年是家族里派来保护他的。二是那公子修为太高,并且远高于他们,才无人能看透。
  从那年轻公子的年龄来看,怎么也该属于第一种,但却无一人敢放松下来。有人试探着放出灵力,想从他身上试试深浅,才刚探了个头,那公子便似有所觉,轻飘飘地朝这边看过来。
  他的眸色很黑,沉若深渊,像是被雪洗过,令人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被注视着的那人莫名生出一股心惊肉跳之感,下意识想别开视线,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像是被施了什么咒术,无法动弹不说,连转动眼珠都成了奢望。
  四周由喧闹转为静谧,他置身于冰湖之上,脚下是层层碎裂的冰面。仿佛无形中生出了一双手,拉着他不断下陷,冰冷的潭水浸没了他的身体,沿着他的身体盘旋而上……
  “砰”
  “师兄!”
  在旁人的视线里,那年轻公子只是和坐在墙边的黑衣刀客对视了一眼,那黑衣刀客便像受了内伤一般突然口吐鲜血,伏桌不起。
  那人同桌的人面上惊怒交加,当即拍桌站了起来,朝那年轻公子怒目而视,“你对我们师兄做了什么?”
  “哼。”少年随侍冷哼一声,“他自己自不量力,我们公子只是小施惩戒罢了,你们也好意思来问?”
  “你……”
  “你什么?想打架?”
  气氛陡然剑拔弩张,伙计们很有自觉地缩回柜台,老板娘躲避之余不忘把桌上的算盘扒下来,时刻准备着算账。
  大堂中,少年不甘示弱,拿着剑就要上前,被旁边的人按住了。而另一边,那位伏桌不起的黑衣刀客也撑着桌面坐起来,阻止了身边的其他人。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