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穿书] 作者:封空(上)

字体:[ ]

 
  文案:
  沈流响熬夜看完一本主角受作为小白莲的升级爽文,捶胸顿足。
  原作与他同名同姓的反派师尊:
  貌美如花却偏要毁脸模仿他人?
  痴恋只为主角动心的冰山剑尊,不要颜面百般纠缠倒追?
  与帝尊爹决裂,与掌门师兄恩断义绝,与魔尊义兄你死我亡,还要为心爱人除去他的头号情敌——自家未来修真界第一人徒弟?
  一觉醒来,沈流响穿成书中反派师尊。
  “模样向主角看齐?醒醒,本仙君美貌天下第一!”
  “剑尊是谁?打得过我帝尊爹吗!帅得过我掌门师兄吗!凶得过我魔尊义兄吗!”
  面对主角未来最大的依仗——周玄澜,沈流响决定抢其机缘,夺其造化,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无奈徒儿太过乖巧,“天地灵宝是师尊的,万古神物是师尊的,弟子也是师尊的。”
  沈流响:“……好吧,给你留点机缘QAQ”
  沈流响从放养转为护徒狂魔,眼瞧根正苗红一心向着师尊的徒弟即将达成,不料一朝失算,原作的周玄澜回来了!
  “师尊变了许多,”男人危险的气息袭来,从身后搂住他,低沉的嗓音附在耳畔,“不过本座很喜欢。”
  沈流响哭了,把他的乖徒弟还回来!
  浪到飞起美人师尊受X前期乖巧后期狠戾徒弟攻
  *修真甜文
  *1V1HE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流响,周玄澜┃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所有人对反派师尊真香了!
  立意:师尊传道授业解惑
  作品简评:
  沈流响穿入主角受作为圣母白莲的修真升级文,成为里面的反派师尊。在原著里,他死皮赖脸追求冰山剑尊,为其疯魔为其狂,然而,对方只对主角受痴心一片。沈流响穿进书后,什么是剑尊?不认识!在修真界有宗主师兄保,在魔界有义兄罩,还有位于三界之上的帝尊爹护着,顺道养个乖徒弟,岂不快活,不料,在原著的徒弟忽然回来了。
  本文讲述主角沈流响穿书后,扭转人人喊打的局面,在各界逍遥自在的爽甜故事。文中角色鲜活,姓格分明,故事内容紧凑,情节引人入胜,文笔精炼,伏笔诸多,从主角穿书后,逐渐揭秘过往之事,穿书是偶然还是必然,各大配角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不禁让人心生好奇,与主角一同探险。
 
 
第1章 
  “你怎能如此糊涂!”
  蓝衣男子狠狠揪住他的衣领,俊逸面容满是愤怒与失望,“御神诀乃我派独有的顶级法诀,一不传外,二不可擅阅,你竟敢盗取赠与叶冰燃,为了个无情剑修,我看你简直是疯了!”
  话落,沈流响被用力推开,踉跄退了几步,勉强站稳身体,整个人有些呆。
  “怎、怎么回事?”
  “还有颜面问我?”一派仙风道骨的年轻男子勃然大怒,指着沈流响鼻子骂,“为他盗取神诀,你以为他就会感激你喜欢你吗?我告诉你,人家叶剑尊不屑这种低下手段,亲自来宗门还心法了!如今整个修真界都知晓你沈仙君干的蠢事!”
  沈流响被骂的晕头转向,不明白现在什么情况,只隐隐觉得这场景熟悉。
  尚未开口问明白,蓝衣男子脸色微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看你犯此大错,不死也要脱层皮……算了,先离开此处。”
  他感知到凌越的气息,这家伙当上执法长老后,变得六亲不认,谁落在手上都一视同仁,估计来寻沈流响的。
  不及多思,他往沈流响衣里放了一个圆形物件,随即施法让其离开。
  幽静峡谷间,一袭白衣自半空坠落,‘扑通’一声坠入缓缓流淌的河水中。
  咕噜咕噜——
  水流不断涌入嘴里,沈流响呛了好几口,双臂在深不见底的河中扑腾,救命,他不会游泳……被水浸湿的身体越来越重,意识逐渐模糊。
  就在这时,水面上空传来一道由远及近的破空声。
  剑影掠过,捞起渐沉水底的身影。
  “咳咳,”狼狈的趴在河边,沈流响吐出呛入嘴里的水,水珠顺着长发滑过脸颊,滴落在透白碎石上。
  不远处。
  沾了水渍的长剑屹立在碎石间,旁边盘膝坐着一名黑衣少年。
  阖着眼眸,周身散着冷峻气息。
  沈流响喘着气坐起身,不及多思,耳边生出些许痒意。
  莫非是河里粘上的虫子,他心头一悸,细白长指摸上耳朵,将轻轻蹭动的东西抓落扔在地上。
  是朵花。
  雪白花瓣被揉捏得不成模样,连带断裂根径凄凉的倒在地上。
  沈流响松了口气,心道把花戴在他耳朵上,谁这么有毛病——
  等等!
  白花、沈仙君、叶剑尊……这不是熬夜看完的小说《万人迷就是这么爽》么!
  沈流响微微睁大眼睛,走到河流边,低头打量。
  一张白得吓人的脸倒映在水面,像摸了好几层面粉,几乎叫人看不清面容,他捧水泼在脸上,拿衣袖使劲擦了两下,发现洗不掉。
  仍是看不清脸,他只好扯开衣襟,手伸进湿润的里衣,摸了半晌,掏出半块泛着金光的玉璜。
  沈流响看着玉璜上的金色印纹,呆愣片刻。
  书中的反派师尊,身上有块非常重要的玉璜,是帝宫之主的信物,书中关于信物玉璜的描写极其细致,与眼前的一模一样。
  半晌,沈流响收回玉璜,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盘膝打坐的少年走去。
  稀里糊涂掉到这,他连此处是何地都不知晓,先问些情况,这黑衣少年应该就是把他捞出河的人了,想必是个人俊心善的好孩子。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