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废柴无所不知 作者:执宁之手(下)

字体:[ ]

第61章 震撼!那个纵横家公孙衍究竟挖了多少坑?
  周扶整整拉了三天的肚子, 疼的像是女子来了大姨妈,整个千司处忙成了一锅粥。唤来医官却说陛下只是着凉了,以至于周扶接下去的几天每天只能喝粥吃清淡的,衣服也多加了一层, 差点没给他捂出痱子来。
  “之前写给晋王的国书该到了吧?”周扶询问赵高, 手下的笔不停,又写了满满一张纸。
  没有办法, 去不了小号那边, 周扶只能通过千里传书信来与司马衷联系了。
  “如今这时候,该是到了晋王手里了,”赵高算算日子,对周扶补充说道:“唐国使者应该到了才对,怎么至今没见唐国传来消息?”
  “该是遇上了什么意外, ”周扶心虚了一下下, 他知道应该是司马衷那边把唐国使者大部队拦下了。
  但是, 拦下是正确的!
  “朕记得公孙衍交代了, 唐国蜀王李湛就是与其合谋想要害死李建成的内女干,”周扶说道:“若是这次使者混入他们的人,那么还是要多加防备才好。”
  “好在陛下做了二手准备, 送密信的探子也已经回来了,只是......”
  周扶见他犹豫,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
  赵高自然不会隐瞒, 对周扶直白说道:“探子潜入了世子李世民的府邸, 遇上了当时罕见高手, 奴婢认为,李世民府中能养着如此高人,其背后必定有什么阴谋。”
  周扶疑惑了,莫非李世民现在就已经有了心思想要干掉李建成上位?不会呀,李渊现在还老当益壮呢,再说他也没有征战的积累,在民间远没有华夏历史上那种声望,现在应该不太会有这种想法才是。
  “朕会多注意的,若是此次来的密使真是李世民,朕会派人监视好他,”周扶深思道。
  他写完了手笔,等待墨水变干。
  赵高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令陛下今天心情不好?写信的时候气势汹汹的活像是要和谁吵架。
  他瞥了一眼那信上的落款。
  大坑坑收。
  他们这儿还有人是叫这怪号的吗?
  赵高见周扶将这封信折起来放好,疑惑道:“陛下要将此信寄给谁?”
  “直接以国书形式,命送信最快的信使,送到晋王的案上,”周扶鼻子里喷气,显然还在生着闷气。
  晋王??
  赵高更疑惑了,晋王招惹陛下了吗?莫非是因为公孙衍之事?
  周泰被大小孟氏谋害是司马衷始料未及的,这下可把他和周帝的计划全部打乱了,两边信息无法及时交流共享会出现许多意外。
  司马衷震怒,周小史这边反应还要激烈,小孟氏如今的宫殿里亲信少的可怜,多是依靠大孟氏的接济,如今周小史直接命属下冲入了王后的宫殿,将小孟氏的爪牙全部削了,在小孟氏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抓住了她。
  “执掌大人,您这是做什么?本宫是晋国王后,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本宫!”小孟氏挣扎无果,被人按倒在地。
  她大声喊叫,让人去通知大孟氏快来救她。
  “你们不就是仗着手里有几个隐卫?还以为自己把晋王宫给围成铁桶了?”周小史冷冷道,他气势之恐怖,目光冰冷好似在看一个死人,小孟氏被他压迫之下瑟瑟发抖。
  “拔了她的舌头,”周小史淡淡地对手下说道,在小孟氏尖锐的惊叫声中,看着她一点一点被人扒开口腔,将那根罪孽之舌连根拔起。
  小孟氏痛地直翻白眼,竟是在剧痛之中昏了过去,周小史挥挥手,身边的下属立马会意拎来一桶盐水,将她泼醒。
  小孟氏睁开眼,肝胆俱裂,她瞪圆了充满血丝的眼睛,如同女鬼一样狼狈,口中呜呜咽咽咆哮,用尽了全部力气。
  “不劳你提醒隐卫的事情,”周小史带上自己皮质的手套,视线淡淡地落在手套的精致绣纹之上,然后一把抓住了小孟氏的头发,“族老已经出面,大孟氏害死先帝司马炎,谋夺司马家隐卫权柄,窃取晋国之罪,判为死刑。”
  另一边同时行动的司马衷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入了王太后的宫殿,大孟氏面对前来兴师问罪的司马衷,笑道:“一个男宠罢了,王上想要有的是,王后尊贵如何是男宠可比,王上觉得对吗?”
  “寡人觉得对吗?”司马衷气笑了,他冲到大孟氏面前,提脚就是一踹:“寡人他妈的忍你这逼很久了!”
  大孟氏被踹到在地整个人都是懵的,要她认为,司马衷根本不敢动她什么,她手里可是有晋国隐卫!
  “司马衷,你想造反不成?!隐卫呢?隐卫何在!”大孟氏厉声叫道。
  “寡人想造反?寡人看是你这毒妇要造反才是!族老有令,所有隐卫听寡人指挥!”司马衷举起司马一族族老给予他的翻身权柄,与书令,大孟氏手中的隐卫令犹如废物。
  大孟氏惊慌失措,她口中呼唤一个人的名字,迟迟不见那一直站在他身后之人出现。
  司马衷冷哼一声:“司马族老已经处死了与你私通的隐卫长,你死了这条心吧!”
  司马衷与周小史以迅雷之势将宫廷之内的孟氏势力清理干净,朝堂之外,孟氏一族被血洗一空,等一切安定下来,两人都疲惫不已。
  怎么会这么巧?
  “该死的怎么就这么巧呢!”司马衷愤怒地捶桌子,“偏偏是这一天,我两都不在宫殿内,而派去保护周泰的隐卫被族老叫回了司马族地!”
  周小史也是阴沉着脸,“是我的疏忽,我应该多派一些人。”
  “大孟氏在宫中党羽众多,经营多年,你的人手再多也抵不上一宫王太后的手长,防不胜防,这不怪你,”司马衷说道。
  “正度,周帝他不会有事吧?”周小史担忧的是周扶的大号,他担忧地说道:“鸩酒的毒会影响到他吗?”
  “不知道,”司马衷说道:“相信他吧,目前没有关于周帝出事的消息。”话是这样说,若是周帝出事了消息也必定会被周王宫隐瞒的死死的就是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