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只想赚奶粉钱+番外 作者:三言君(下)

字体:[ ]

 
第65章 
  外面真的和南风哥哥说得一样,残忍又可怕。
  她再也、再也不离家出走了。
  苗妙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蜷缩成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球,她现在又冷又饿,又想哭……但是却只能咬紧拳头忍着,因为她一哭,外面的那些人就会打她。
  被绑架的三个月时间,让这位在异人族部落时还是个鬼机灵的小丫头变得连话都不敢说。
  苗妙是在常十肆来到异人族之前就偷偷溜走的。对于她这种十一二岁的年龄,其实正好处在一个懂些事却天不怕地不怕、热爱冒险又喜欢和大人对着干的叛逆阶段。大人说安息谷外面不安全,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安息谷的苗妙就偏偏想出去看看。
  况且在异人族内部的图书馆里,外面的世界缤纷多彩,根本就没有安大人和南风老师说得那么恐怖。
  抱着这样盲目的自信,苗妙轻轻松松穿过了安息谷边缘对异人族没有什么影响的绿瘴,离开了生活十一年的异人族。她并不是真想一去不回,毕竟她的朋友和家人都在安息谷里面,在这位异人族女孩的想法中,她只不过是出去看一看,很快就会回去。
  事实却是这位天真的女孩刚走出绿瘴甚至还没来得及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就被黑血佣兵团的人发现直接把她抓了起来。
  这不是黑血佣兵团的第一次对异人族作案,毕竟在苗妙之前,这样的异人族其实还有很多,只要在欧米森林中看到了一个左顾右盼的人,哪怕他还没有显露出任何异化的模样,黑血佣兵团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姓相信那就是异人族——更何况跑出来的大多数都是孩子,他们还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异化模样。
  苗妙将头紧紧贴在膝盖上,浑身都在颤抖。
  她已经想起在她之前离开安息谷的那些异人族同伴们……其实都再也没有回来。
  突然!
  好像是手指一样的东西碰到了她毛绒绒的耳尖!
  在苗妙险些尖叫出声的那一刹那,一个声音凭空出现在她耳边——
  【嘘,别出声也别抬头,就这样。】
  苗妙的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她的拳头上都被她咬出了一个个带着血印的齿痕。她不知道说话的人
  是谁,甚至也是因为恐惧才顺从了那道声音。
  【南风拜托我来救你。】
  苗妙被长发遮挡的眼睛慢慢瞪大,她不敢说话,也不敢去询问任何话……她甚至觉得这说不定是自己的错觉,因为太想出去而生出来的幻听。
  【一会儿变化之后,从你身后钻出来,小声一些。】
  什么……什么变化?
  还不等苗妙困惑,从她的耳尖开始,就仿佛有一种灼热的气息渗入皮肤骨骼,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在滚烫发热,仿佛体内的另一种隐藏的力量在缓慢觉醒——
  “怎么回事?”守卫在旁边的一个人皱紧眉头开口,“你们发现了没有,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
  “有什么不对?”另外的人下意识看到笼子里面的异人族女孩,她仍旧裹紧了衣服蜷缩在最角落里,头发披散着遮挡住了容貌。衣服是拍卖行这边随便找的,过分宽大并不合身,显得女孩尤其娇小,“这不都一切正常?你是不是看时间快到了有些太紧张了啊?”
  “我总感觉……”
  “不要大惊小怪。”似乎是队长那人低声呵斥着,“把货看好了。”
  “是。”较为敏锐的那个人收了自己的警惕心,确定笼子中的异人族没有什么意外后就收回了视线。
  这四个人并不知道,就在刚才,借着黑暗的掩饰,有一缕绿色的瘴气已经循着呼吸被他们吸入了体内。
  这些绿瘴还是常十肆在异人族时候吃掉的那些,带些对他无关紧要的迷幻作用。不过见到裴善之后常十肆的灵气来源都是裴善准备的极品灵石,这些蕴藏灵气的绿瘴也只剩下没有炼化的一丁点,用在这里差不多算是……礼尚往来?
  【准备……】
  苗妙其实到现在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有了什么样的变化,只能死死地闭上眼,等着那道神秘的声音。
  虽然不清楚那个声音是真的想帮助她还是另有目的,但现在苗妙只想离开这里……不管用什么方式。
  【向后!】
  咻——
  一个黑乎乎的小身影迅速从宽大的衣服中钻了出来,竟然轻而易举就从禁锢了她三个月的牢笼中逃脱,直接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苗妙用力过猛,结果把
  自己撞得晕乎乎的。
  她没忍住痛呼一声:“喵……”
  下一秒,就被人紧紧捂住嘴从地上捞起来!
  常十肆用另一只手画出一个复杂的法阵印在之前苗妙穿着的那件衣服上,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听到声音的四个人转过身四处打量。
  “刚才好像是……猫叫?”
  “这都地下多少层了哪还有猫?”有人敲了下笼子,“这玩意叫得吧?她长得就像是只猫,说不定还能发出猫叫呢!”
  “别闹了。”没发现什么意外的队长拧起眉按了按戴在耳朵上的耳机,“时间差不多,台上让准备,该她出场了。”
  纯白色的笼子被罩上一层红色的绸布,那四个人将四根铁索挂在笼子的四个角上,由它缓缓升起。
  “这活终于结束了,”他们明显松了口气,“一会儿咱们去玛丽姐姐家喝酒啊?”
  “去那只喝酒算什么意思?我听说玛丽姐又招了几个新人……”
  “与其给女人花钱,我更愿意去苏鸥赌场赌两把!”
  障眼法和绿瘴的幻觉效果让他们没留意到笼子中的异人族早就逃了出来,更看不到在旁边的阴影处还藏着一个人。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