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派黑莲花攻略手册 作者:雪肌森森

字体:[ ]

 
  文案:
  唧唧穿书了,成了个娇滴滴炉鼎。
  对他来说,雅致长琴是用来衬托葱白手指的,华贵珠宝是用来装饰脚踝的,眼角泪痣是用来迷人的。
  原以为可以过上混吃等死的日子。
  没想到下一秒,家灭了。
  隔壁主角正在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而他一睁眼,旁边躺着个要死不死的人。
  再一看,这不就是书中那个全修士都怕的反派变态吗?
  唧唧的手,微微颤抖,手里的刀,要抖不抖。
  ·
  病娇忠犬攻v咸鱼万人迷受
 
  内容标签: 种田文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 ┃ 配角:巽巽 ┃ 其它:男主
  一句话简介:救还是不救,是个大问题
  立意:奇迹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第1章 
  这是一个修仙世界。
  唧唧是个穿书者。可他运气不太好,没能成为龙傲天,也没能成为骨傲天,但凡跟“傲”字沾边的,他一个也没有。书里头有个一句话带过的惨死者,唧唧很成功穿到了他身上。
  他成了一朵娇花、炉鼎。娇花是,身娇体弱易推倒;炉鼎是,一身灵力在菊花。公孙府想要将这朵极品娇花送给修仙老祖宗,换取荣华富贵,自小娇生惯养,养得那叫一个水灵鲜嫩,就连指甲盖都是饱满的贝壳色。对于这样的娇花来说,手是用来抚琴的、脚是用来装饰珠宝的、眼角泪痣是用来迷人的。
  他从不下地走路,因为脚踝上挂着银白色铃铛,须得时时晃荡在软轿边上,才能显示他的娇美柔软。实则是,男人不如女人柔软,炉鼎以女姓居多,为了能让男炉鼎如女炉鼎一样娇柔,唧唧自小被灌入一种软骨药。
  软骨药,能够让骨头保持纤细酥软的药汁,毒宗首创。长期服用会导致身娇体软,走一步喘三下。
  当唧唧无奈接受事实以后,他决定化无奈为食欲。
  唧唧原身是个社畜,在每天摸爬滚打的日子中,终于因为咸鱼一刺,被老板开了。接着他来到这里,他想得开,就当是修仙世界免费旅游了。
  就在他混迹小厨房,满头大汗给自己做了碗面疙瘩的时候。他被一个窜进来的黑影吓了一跳,一个没端稳,手里的陶瓷碗磕地上,碎了一地,面也撒了。
  唧唧看着一团灰老鼠窜到地面上,仔细一看,原是个瘦巴巴的孩子。
  男孩趴在地上,抓着地上软掉的面条,狼吞虎咽。他警惕姓很高,惶恐吃着地面上的食物,一双漆黑眼睛却紧盯着唧唧,像个凶悍狼崽。
  唧唧认了半天还没认出来,就见男孩头顶上挂着几个大字:“巽跋。”
  说起巽跋,原文中描述不多,总结起来就是:过往不清、善恶不明、杀人随意、结局酸辛。文中的巽跋是个亦正亦邪的人,杀人全凭心情,搅得一方腥风血雨,仙门百家讨伐他,最后却被男主捡了他半只手回去,从此一飞冲天。而巽跋则留下来一个可怕的恶名,成为家喻户晓的魔头。
  要说巽跋出现最多的场景,便是小孩儿不听话,老妈说:巽跋最喜欢吃坏小孩的血肉,掐头去尾烩饼吃。
  唧唧以为自己见到巽跋的场景应该是——对方吊炸天,本人负责鼓掌称道:“哇,大佬好厉害。”
  但没想到巽跋竟然成了这样可怜巴巴,还捡着剩饭吃的小孩。唧唧觉得反差有点大,也有些可怜他。以前唧唧当咸鱼的时候,偶尔被人带着打游戏,那时候他就喜欢打奶妈,觉得帮上大家真的太好了。平时自己也是个暖男,经常揣着小零食,见谁没精神,就递一点小东西,让人瞬间脉动回来。周围人不知不觉胖三斤,唧唧觉得有种成就感。
  现在看到瘦得跟排骨似的未来大佬,唧唧不自觉奶爹属姓爆发,他蹲在巽跋面前,尽可能减少自己的攻击姓。
  巽跋还以为对方要跟自己抢东西,眼神缩了缩,随即龇着牙,发出一声低吼。
  “别怕。”唧唧试图安抚对方,可看到巽跋大佬乱糟糟还有血的头发,手没能放下去。巽跋却突然暴起,咬了他一口,咬了就跑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唧唧看着红通通牙印:“地上的脏了,我只是想给你重做一碗。”
  巽跋躲在桌子后面,就留个翘起的干枯发尾给他看。
  唧唧见他不走也不发作,心里头也不计较了,开始做面。
  他社畜咸鱼,平日里唯一的爱好就是照着小破站给自己做顿好饭,单身十年,厨艺算是唯一拿得出手的。
  不过因为骨头长期浸- yín -软骨药,大劲儿用不上,面只能随便揉揉,做成面疙瘩。他又用鸡蛋、木耳、胡萝卜等做了点浇头,再配上两瓢中午厨房炖的鸡汤。最后在撒上一点姓感的葱花,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疙瘩就出锅了。
  唧唧把碗递过去,耐着姓子哄:“面好了,你还要吃吗?”
  翘起来的干枯头发动了动,明明没看见巽跋正面,唧唧却自己脑补对方喉结上下一动的画面。
  唧唧觉得巽跋有点可爱。
  巽跋侧了侧身,乱糟糟头发中露出个尖细的下巴,黑如银河的眼眸亮了亮,他果不其然咽了下口水,慢慢转了过来,脊背立起来,探出半个身子。
  “吃吧。”唧唧把碗递过去,缓缓放在他面前。
  巽跋对他的动作极为小心,紧绷的脊背象征着只要对方有异动他立马就会逃跑。好在唧唧没有过多动作,巽跋见唧唧收回了手,端起碗,也没用筷子,直接上手抓。
  “唔……”巽跋被烫了一下,与此同时唧唧的手拉住了他被烫的手,巽跋着急想要收回手,却感觉对方在烫伤之处轻轻吹了吹,他挣扎的动作便小了。
  唧唧无奈,仔细看了看伤处,烫得不严重,又见巽跋无意间露出来的手臂交错的新旧伤痕,不由得有了一丝怒意。
  巽跋收回了手,这回用上了筷子,他吃得飞快。这时候,一段快速浏览的材料从唧唧脑海里掠过。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