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调包的豪门少爷重生后 作者:芝芝麻酱(上)

字体:[ ]

《被调包的豪门少爷重生后》作者:芝芝麻酱
  文案:
  重生人狠颜正受   v   人更狠颜更正大佬攻
 
  作为豪门贵族的詹家,
  詹无忧是詹家唯一的孩子。
  他本可以平安顺遂过一生,但他的父亲犯了每一个渣男才会犯的错。他勾搭了一位要命的小三。
  小三出自’特殊区域’。为了和詹父在一起,她绑架了詹无忧,将她和詹父的孩子整容成了詹无忧的模样李代桃僵,成了詹家的大少爷。
  她的母亲被俩人送入精神病院,而年幼的他则被扔到特殊部门,成为詹家一只拨了獠牙的狗。
  因假大少得罪大佬,他被赶去顶包,阴错阳差与这位大佬相恋。
  不想爱人因他而惨死。
  他的一生被这对母子毁的面目全非。
  一朝重生,他回到了爱人的床上。
  此时的爱人年轻权重,看着他的眼神严苛无比,“敢爬我的床,谁给你的胆!滚下去!”
  詹无忧:“……”
  有种以后不要求我上!
 
 
第1章 大少爷重生了
  詹无忧死了,他飘在半空中,看着口口声声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渣男剖开他的胸腔取出心脏。
  已经静止的心脏被他捧在手心送到了詹宗延眼前。
  詹宗延捏着鼻尖看了眼,轻嘲道,“他这么有能耐,我还以为这颗心比平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呢。”说罢,不屑的一脚踢在渣男手背上。
  渣男没拿稳,他的心脏便这么滚落到了布满尘土的地上,沾的泥泞一片,肮脏又血腥。
  詹无忧面无表情的盯着詹宗延,他想看清这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天真。他还握着詹家阴私的半处人脉,这个时候除掉他,于这对鸠占鹊巢的母子俩没有半点儿好处。
  果然,阮白纯得知他死讯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看到詹无忧被破坏的尸体,阮白纯比他想像中的还要愤怒。
  “你干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阮白纯指着詹无忧的尸体,精致的妆容上满是懊恼与狂躁,颈间的青筋因为过于愤怒而凸出,这一刻的她完全不复詹家女主人的优雅从容。“他母亲好不容易松口,愿意交出保险箱密码,你知道那里的东西价值?知道我花了多少年,费了多少心思吗!现在全被你这个蠢货破坏了!”
  “死都死了。”詹宗延踩着滚落在地的心脏当球玩,与阮白纯有七分相似的吊梢狐眼里满是桀骜,“你这么有能耐,对付一个半疯的女人还需要用这么久?蠢货?呵,我是蠢货你就是废物!”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妈!”阮白纯被詹宗延的态度激怒,手一扬,
  ‘啪——!’
  一个脆生的巴掌就这么出现在詹宗延的脸上。
  阮白纯毕竟是特殊区域退下来的狠角儿,这一巴掌的力度直接把詹宗延打的唇角渗血。
  詹宗延随手抹了一把唇角,“年纪挺大,力气倒是不小。”喉节上下滚动,一咕噜,把口腔里的血水尽数咽了下去。
  他斜着眼看向阮白纯,“我就是忍不了他在我眼前晃。你给我那药的目的不就是杀了他,现在人死了,你装什么小白莲,别用对付我爸那套来对付我。”他上下扫着阮白纯,哼笑道,“我恶心。”
  詹无忧看着眼下这出母子反目的戏码,唇角不可控制的向上勾起,这种神经质的笑容令他看起来癫狂又危险。
  阮白纯如有所感般抬头,却只能望到空空如也的白色墙壁。
  “我劝你尽快把他的尸体处理好。”詹宗延用脚狠狠碾过已经踩的烂熟的心脏,不解恨似的又一脚踢在詹无忧的脸上。
  詹无忧脑袋往侧边一垂,半掩着脸的头发顺滑移开,露出一张被烫伤到扭曲的脸来。他自额头到鼻的位置是被重度烫伤后的狰狞皱褶,无论是谁看到第一眼都会被吓得心跳飙升。
  詹宗延却不一样,他喜欢看詹无忧这张破坏后的脸。只有詹无忧的脸被毁了,他才不用每隔几年按照他的生长速度进行微调。
  没错,他就是这么一个毫无付出精神的冒牌货。
  可那又怎么样,现在坐在詹家大少宝座的不就是他这么个冒牌货?
  “他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在十年前毁了自己的脸。”詹宗延蹲下身子,满意的欣赏着詹无忧这张扭曲又骇人的脸。“他这个样子可真美。”
  从阮白纯出现起就装鹌鹑的渣男被詹宗延的品味恶心了一把,但见到詹宗延精致的五官时,又忍不住心头狂跳。
  他无法理解宗延怎么会觉得那张畸形的脸美,从九年前接到任务要接近詹无忧取得他信任时,他就被吓得不轻,有时候不经意间扫到,手脚都会忍不住冒汗。·
  阮白纯也盯着詹无忧那张脸,与俩人不同的是,她的眉眼间满是阴沉。
  即将到手的财富,詹家的那些阴私事,那群和野狗一样的手下……
  “无忧不能死。”阮白纯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滚滚怒火,“他手里捏着的人脉不能丢。”
  人脉,是那人最后留给他的东西!詹无忧癫狂的表情一收,眼眶整个泛起一层血红,整个如有实质般开始散发着冤与恨。
  他愤怒的冲着阮白纯扑将过去,却只是穿身而过,根本伤不到她分毫。
  詹无忧目眦欲裂,尖利的嚎道,“那是我的!我的!!”
  可惜他的尖叫无人听到。
  詹宗延从尸体边站起身,他警惕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儿时被强压着去整形医院的害怕与无助开始攀爬上他的身体。
  他后退着离开詹无忧的尸体,声音发紧,“你想做什么?”
  “你和他的身形相似。”阮白纯打量着詹宗延,愤怒的表情转眼间就换成了慈母的语重心长道,“我会给你定做最完美的纳米面具,你只要戴着它,把那个男人留给他的人脉捉在手里……”她五指一松,一收,眼底的野心昭然若揭,“我们将拥有数不尽的权力与金钱。”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