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王上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作者:墨钱堍(下)

字体:[ ]

  第35章
  神医年纪不大, 约莫二十七八岁,一双桃花眼,面容清隽, 温文尔雅,气度不凡, 站在宋岩和秦禛面前侃侃而谈, 不卑不亢。
  宋岩和秦禛听完都面露惊愕,只不过惊愕的侧重点有所不同。
  秦禛已经在想这场瘟疫到底是谁有意而为之, 是北蛮还是太后,若是前者,那势必要多加防范了, 若是后者,那他母后或许当真是留不得了。
  这般想着秦禛神色徒然一冷,他是暴君没错, 若是有百姓□□会毫不犹豫下令诛杀, 但不代表他不重视自己的子民, 否则这么多年下来早便真的亡国了。
  宋岩的惊愕则更多在于眼前这位仁兄的用词,自然灾害?古代人会这么措词吗?他们不一般都只会说天灾么?
  宋岩心里一时之间给猫抓似的, 偏生秦禛在这里他还什么都不能问。
  秦禛一时之间也没急着走,毕竟他着人将这神医带来的本意是为了给宋岩保胎接生,而非是询问瘟疫之事, 故而秦禛回过神来之后便将思绪收了起来, 改为对着陆行之说了此次命人传他入宫的原因。
  这下换成陆行之惊愕了, 看着眼前面容精致冷艳的比很多小姑娘都漂亮, 但显而易见的能看出来绝对是个少年的宋岩问:“你怀孕了?”
  宋岩本来还不觉得有什么,一想到眼前这位可能是老乡就忍不住红了脸,羞愧点头:“嗯, 嗯呐。”
  看上去莫名有那么几分娇羞的意味儿。
  秦禛的眸色瞬间就变了,当即一个侧身便将宋岩挡在了身后,满脸不悦神情戒备的盯着眼前所谓的神医问:“哪儿那么多废话,就说你有没有十成的把握能保证他顺利诞下孩子?”
  陆行之被眼前的君王凶的一脸懵逼,他不就因为男人会怀孕惊的问了一句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了多少废话呢?这要不是男人竟然能怀孕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才懒得伺候这些规矩大脾气大的王室中人呢。
  陆行之心里嫌弃,面上不显,公事公办说:“生孩子本身就是一件极危险的事情,谁也不敢说有十成的把握,我只能说有七八成把握能让他顺利诞下孩子。”
  杨忠在一边听着当即面上一喜,七八成把握,这可比太医说的十有八.九会难产死强多了。
  秦禛却对这个七八成把握犹不满意,阴森着脸看着陆行之说:“你最好让你的七八成把握变成十成,否则他若出个什么意外,孤就叫你偿命。”
  可谓要多不讲理就有多不讲理了。
  陆行之却也不带怂的,满不在乎道:“这恕草民做不到,王上不若现在就杀了草民吧,另外找个能有十成把握的大夫来。”
  秦禛徒然眯眼:“你以为孤当真不敢杀你?”
  宋岩被秦禛挡在身后听着他俩对峙,听得头疼,赶紧道:“哎哎哎,行了行了,有七八成把握总比没有的好是不是?王上你难道不该赶紧派人去好好调查一下瘟疫的事情吗?”
  杨忠也跟着在秦禛跟前小声劝道:“王上您先息怒,这神医基本脾气都比较古怪,他好歹有七八成把握呢,您要是一气之下就把他杀了,万一没再宋寺人生产前找到更好的大夫,那宋寺人不就更危险了么?王上您就为了宋寺人稍稍忍耐一下吧。”
  秦禛为了宋岩堪堪将怒气压了下去,面色阴森的看了陆行之一眼,轻哼一声转身大步走人,走了几步又顿住,扭头对着杨忠吩咐:“你去找人盯着他,不准他碰触宋岩一下,否则他那只手碰的,孤剁他那只手。”
  杨忠闻言尴尬说:“那他是大夫不得帮宋寺人把脉么?”
  秦禛脸色阴郁的冷哼:“他不是神医么?不会悬丝把脉也配叫神医?”
  杨忠只得喏喏称是。
  秦禛这才冷着一张脸大步离去。
  秦禛说话的声音并不小,他才走两步,说的话自是不用杨忠传达就传进了宋岩和陆行之耳朵里。
  宋岩闻言神色尴尬看陆行之一眼,讪讪解释说:“他就是被宠......”
  说到一半又觉得这个词用的不大对,改口道:“他就是被教坏了,你别跟他一般计较,我肯定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陆行之看一眼秦禛远去的背影,转头回来看着替秦禛解释的宋岩失笑:“早就听闻了这任尧王的霸道残暴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宋岩闻言忍不住想翻白眼,但想想两人才刚见面,对人翻白眼不礼貌,所以堪堪忍住了,只是嘴上还是没忍住小声说:“那你还挑衅他……”
  潜意词:找死么?
  陆行之闻言垂眸瞥他一眼,桃花眼一弯,得意说:“因为我进宫前还听说了这位暴君近来迷上了个小男宠,视作心尖肉手中宝,进宫来了得罪喜怒不定的暴君不要紧,只要抱紧这位小男宠的大腿就没有性命之忧啊。如今看来,同样名不虚传呢?”
  “......”
  宋岩闻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臊还是该笑,红了脸的同时嘴角也忍不住翘了下,而后忙尴尬的转移了这个话题,想到什么赶紧对着陆行之激动对暗号:“奇变偶不变?”
  陆行之猛地瞪大双眼,急说:“符号...号...号....号没了......”
  太多年没用到一时之间愣是想不起来了,神医学霸人设崩的猝不及防,别问,问就是尴尬!
  不过这是重点吗?明显不是,能对出一个符号来对宋岩来说就足够了,眼睛猛地一亮,伸手抓起陆行之来就往屋里跑。
  陆行之被他这抓的一个跌跄,赶紧道:“哎哎哎,你慢点慢点,你现在是孕夫呢?!”
  异国他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宋岩太激动了忘了自己肚子里还揣了一个这茬儿,一口气跑进屋里才反应过来,然后忙感应了下,确定肚子没疼,崽子没被他跑掉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后再次激动看向陆行之:“老乡,你哪儿的人?什么时候来的?”
  穿过来这么多年都死心了的陆行之徒然遇到这么一个老乡,也很激动,忙将自己的经历说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