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穿成渣攻后,我被下堂了?! 作者:长发女妖(上)

字体:[ ]

《穿成渣攻后,我被下堂了?!》作者: 长发女妖
  文案:
  顾教授穿越了,一睁眼,变成了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的混子,顾北知。
  欠一屁股债不说,他“媳妇儿”还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准备把他下堂了。
  等顾北知找到“媳妇儿”娘家,这才发现,他媳妇竟然是个男人!
  这是一个,大学教授穿越后却成了人人嫌弃的赌徒混子,还有了媳妇儿跟小奶娃,在村里众人还在嫌弃他时,顾北知已经还清债,挣上钱,把生活过的越来越好的温馨故事。
  【高亮!】架空朝代,所有细节全靠编,拒绝考据,不喜点×,晋江这么大,有缘再相逢~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北知,关舟┃配角:┃其它:甜文
  一句话简介:离婚?不可能的
 
 
第1章 
  十月一国庆假期,各个景区都是人山人海的,反倒是学校里没什么人了,学生们也都回家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
  连平时最喜欢宅在家里、不爱出门应酬的顾北知也被同事拉了出来,“小顾,走走走,今天张老师过生日,特意拜托我一定要叫上你的,你可别不给哥这个面子啊,哥都答应人家张老师了。”
  顾北知被拉着,脸上的表情虽然温和,却也能看出来不情愿,他最烦的就是参加女人的聚会,尤其是对他有好感的女人,他更是避而远之了。
  但是拉他的人平日里对他多有照顾,也不能真的不给他面子,于是他只能不情不愿的去了。
  果然在生日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穿着一身非常优雅的淡粉色长裙,面带羞怯的张老师拿着一枝玫瑰花走到顾北知面前,“顾老师,我、我...”
  “祝你生日快乐,张老师。”顾北知也站起来,举起酒杯对张老师一举杯,“不过我知道的太晚了,没来得及给张老师买礼物,实在抱歉,我自罚一杯。”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没关系,我想说我...”张老师被打断了一下,原本就不多的勇气又散了不少,但是依然鼓起所剩不多的勇气继续说。
  “我突然想起来,工作室里有件古董忘记锁了,我得赶紧回去了,真是抱歉。”顾北知连忙打断她。
  张老师是个有些内向的人,若是真的让她把话说完了,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面对同事们了,顾北知并不想造成她这样的困扰,只能装作不知道的组织她的话,等过了今天再找个机会和她说清楚。
  出了饭馆,顾北知直接回了学校,刚刚喝酒有些猛了,酒劲儿上头,让他有些难受。
  2190年,华国各项产业都非常的发达,社会体制十分的健全。同性婚姻法也通过了足足150多年,当下的人们早就习惯了,没有人会觉得同性恋是不正常的了。
  而顾北知所任职的仲文大学更是十分开放和公平的学校,28岁的顾北知来到这里任职,现在32岁的他都已经是教授级别了。由于他的个人才华十分出众,大家对于他的包容就更多一点,也更关注一点。
  这也就导致了,顾北知哪怕公开说过自己是性冷淡,大家也认为他不过是为了摆脱追求者纠缠他的借口,并不当真。
  但实际上,顾北知除了发育期有过短暂的一段时间产生过那方面的需求,其余时间都对此毫无想法,甚至还不如他对修复古董来的兴趣大,更别说对那个人产生心动的感觉。
  事实上他每年都会去体检,每年都没有检查出有任何生理障碍,最后也只能认定自己可能天生的吧。
  天生不通这根儿筋。
  按了按眉心,顾北知回到自己的单人公寓里洗了个澡,水渍还没有完全擦干,就钻进了单人公寓里特意隔出来的一个小隔间,里面放着一个花瓶,十分小巧,瓶身是淡淡蓝色,有一个年轻的男子画像栩栩如生,整体温润优雅。
  这就是顾北知所说的没有锁起来的古董。
  其实说是古董也完全是,顾北知因为自小就十分喜爱历史,也在爷爷的熏陶下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辨别古董那是一绝。
  但他更喜欢琢磨古董背后的历史故事和文化,故而并没有继承家里的古董店,而是来仲文大学做一个历史老师。
  他讲课十分生动有趣,每一个时期,每一个人物,都能讲出一番曲折动人的故事,他的历史课是整个仲文大学学生最爱的课。
  但他的好眼力和深厚的历史功底,在这个小巧的花瓶上翻了跟头,他竟然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朝代的物件。
  真真是稀奇极了。
  于是自打家里将这个物件送来让他鉴定,他就时常把玩打量,甚至用高倍放大镜将瓶身上的每一寸痕迹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材质、看做工,十分像是宋朝中期的工艺,但这瓶身上的人物画法却又是油画技法,油画是西方国家的绘画流派,传入华国的时期大约在大清朝时期,时代对不上号啊。
  这令顾北知十分纳闷,尤其是看这画像的风格,居然和他的画风出奇的吻合,若不是确定自己近期压根儿没有动过画笔,他还以为是自己睡梦里画上去的呢。
  种种巧合,让顾北知十分痴迷于小小的花瓶,每日都要认真的把玩一阵子,幸好是自家的物件,他据为己有也没什么关系。
  今天也是一样,他在睡前又拿着小花瓶研究了一番,尤其是花瓶上的人物画像,又仔细的看了半天,不然就总觉得落了什么没有做。
  可能是聚会上酒喝的猛了些,洗了澡更让他头脑发胀,看花瓶也看得比往日慢了许多。
  “嗯?”他揉了揉眼,打起精神仔细的盯着花瓶上的小人看。
  怎么感觉...小人的表情变了?
  只见花瓶上原本半低着头的少年慢慢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漆黑明亮,和顾北知对上视线的时候,露出笑意,让顾北知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你...”下一刻,顾北知在少年明亮而漆黑的眼神中昏迷过去。
  昏过去前,他手里死死的握着小花瓶,花瓶此时正微微的发出淡绿色的光芒。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