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作者:米虫爱偷懒(下)

字体:[ ]

第三十六章 
  话虽这么说, 苏星知对苏宴霖的这份礼还是照收不误。
  用他的话说,就是既然苏宴霖都做好了,还巴巴的送过来, 那他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免得苏宴霖哭鼻子。
  一晚上,苏恪和苏星知都在灵魂空间内,苏星知趴在地上,悠闲地翘着腿,仔细认真地看着苏宴霖给他整理的笔记。
  别说, 还挺好懂。
  苏恪觉得苏宴霖是完全照顾到了苏星知那不太聪明的脑子, 写的详尽细致,苏星知就在这樱花飘落的地方, 闻着花香,沉浸在学习中。
  更何况还有苏恪这个一对的一的专属老师,有不明白的, 苏星知直接问苏恪就行了。
  不过苏恪明显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他一边讲完后,那双寒霜的眸子总是静静地看着他, 好像在说:就这样,懂了吧。
  懂什么啊, 苏星知咬着变出来的笔头, 脸都皱成苦瓜脸了。
  这时候, 苏恪再好的脸他也不敢看了。
  主要是他说没动,苏恪会面无表情地再讲一遍, 然后盯着他。苏星知顶着压力,小声表示还是不懂的话,苏恪那双冷冽的视线就会钉在他身上,恨不得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他神奇的脑部构造。
  然后久久静默不语。
  苏恪终于明白金助理眼中的复杂了。
  明明很简单啊, 怎么会不懂呢?这个问题就该是这样,哪有为什么。
  这不是很简单吗?还需要想吗?
  一晚上苏星知过的度日如年,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上学时期,玩手机正投入时,一抬眼就看到窗户外面正瞪大眼睛虎视眈眈看着他的教导主任。
  太难熬了。
  他不要苏恪做他的老师了,苏恪只会冷冷看着他,看的他头皮发麻。
  尤其是苏恪提问的时候,苏星知恨不得把头缩进地里。看不到他看不到他。
  果然,补习作业是感情的最大杀手。
  最起码,苏星知觉得他暂时可能也不是很想苏恪了。
  这老师一点都不好。
  估摸着天色将亮,苏恪垂着眼帘注视着苏星知:“你在这继续学习,有不明白的直接喊我。我出去了。”
  苏星知一脸希翼,捣头如蒜,瞬间精神了,就跟听到下课铃的学渣一样,眼睛都要冒精光了:“快快快,苏恪你快出去吧,不用担心我。”
  我宁愿多啃啃苏宴霖的笔记,也不想叫你教我了。
  太可怕了。
  苏恪出去之后,苏星知本身还想再看看,结果一阵睡意袭来,苏星知睡眼惺忪:“完了,学大劲了!”语毕直接叼着笔头趴地上睡着了。
  苏恪出去后,天色已经亮了。洗漱好出去,迎面就碰到了苏宴霖。
  苏宴霖挂着大大的黑眼圈,估摸着又是一整晚没睡,看到苏恪眼前一亮,但想到昨晚的话,眼中的光很快又熄灭了,耷拉着眉眼。也不敢看苏恪,慢吞吞的下楼梯。
  苏恪看到苏宴霖,昨晚,苏星知还是挺喜欢那份礼物的。
  “苏宴霖”苏恪平淡地看着苏宴霖,苏宴霖听到苏恪叫他,愣了一下,抬头看想苏恪:“你刚刚,在叫我吗?”
  “嗯,”
  苏恪达了一句,苏宴霖眼中立刻亮了:“什么事?”
  “苏星知让我跟你说声,谢谢。”
  苏恪看着苏宴霖,把苏星知的话如实转达。
  苏宴霖挑着眉,单手插兜,狐疑地看着苏恪:“苏星知真这么说?”
  “嗯。”苏恪说完擦过苏宴霖下了楼梯。
  只留下后面的苏宴霖嘀嘀咕咕:“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没白费我的一番心血。”
  这次下楼的苏宴霖脚步都轻快了些,虽然还是没精神的样子,但眉梢却上扬挑起,唇角使劲压抑着得意地笑,心里得瑟,我就知道这小子脑子笨,不好使,需要这个。
  看来关键时刻还得我来。
  客厅里,苏槐铭已经在等他们了,看到苏宴霖他们一前一后的下来,眉眼间的冷峻迅速消融,刘姨把早餐端上来,笑的慈祥而和蔼:“来,吃饭了。”
  吃完早饭,今天苏槐铭没和两个弟弟一起走,昨天是带他们去认认门,苏槐铭一般都会加班到很晚,他虽然是工作狂,却不希望弟弟们跟他一样。
  苏家有他撑着就行了,星知和宴霖过的开心且没有压力就行。
  吃完饭,苏槐铭他们出了门,结果刚出大门就看到前面一辆黑色低调奢华的车停在家门口。
  驾驶室的车窗被打开,坐在驾驶座上的人逆光靠着窗,浅棕色的带着光,嘴角含笑清地看着苏恪。苏槐铭和苏宴霖瞬间脸色同时一僵。
  苏槐铭紧紧抿着唇,高大的身躯瞬间紧绷,气压极低,眼中暗色沉沉,眯着眼盯着对面含笑的陆梦清。
  苏宴霖没什么精神的眼也陡然睁大了,静静地凝视着陆梦清。
  陆梦清跟没看到一样,带着笑和苏恪打招呼:“苏星知,正好顺路,我送你去公司?”
  苏宴霖打量着陆梦清,眼神不屑而放肆,轻佻极了:“你谁啊?”
  陆梦清推开车门,逆着光走了出来,清隽颀长的身影越来越近,苏槐铭不爽的看着对面的人。
  走到苏槐铭面前,陆梦清含着笑,温柔如水:“苏先生,好久不见。”
  苏槐铭冷着脸:“听星知说,你是我们的新邻居?陆先生好手段。”
  陆梦清笑意跟尺子量过一样,半点不带变得:“苏先生客气了。”
  苏宴霖睥睨着陆梦清:“我听过你,听说我们星知以前不懂事,还曾包……养过陆先生,不过陆先生这皮相,还确实挺招人,就是不知道陆先生是只和星知有过一段,还是,星知只是你的其中一位,金主。”
  苏宴霖吹了吹头发,挑着眉斜看着面前的人:“总觉得陆先生对这套比较熟。”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