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作者:彦缡

字体:[ ]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作者:彦缡
  文案
  【你要逃去哪里?】
  无面的黑影从身后将他抱住,拖向了深海。
  海面晃动着的天光分明已经近在咫尺,像是一伸手就能够抓住的光怪陆离的世界,但是无论再怎么努力,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离自己越来越远。
  【你逃不掉的。】
  【是你唤醒了我。】
  【你是我的祭品。】
  旧日的支配者注视着你,从生到死,从太古直至如今。
  *****
  快穿,你追我逃火葬场。
  1v1,每个世界攻都是一个人。
  含克系元素,不了解也不影响阅读
  【神话】系列之【克苏鲁】
  封面即人设,依旧来自大佬白哥@神下
  内容标签: 强强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摩,塔尔维斯 ┃ 配角:下本开《全服第一[全息]》,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每个世界进一次小房间
  立意:表达主角艰苦奋斗为国为民的情怀
 
 
第1章 曾为神才的人类画家(一)
  【检测到个体已经苏醒,意识接入中……环境辨析中……任务背景传输中……】
  【19117号任务世界已接入,任务评级d,难度低级。】
  【祝您任务愉快。】
  苏摩眨了眨眼睛,撑起自己的身子。
  窗下的少年有着白皙到几近透明的皮肤,在日光下像是可以透过光芒。唇色浅淡的几近苍白,但是那一双瞳孔却是幽深的黑色,看着像是镶嵌在眼眶之中的两颗黑色的宝石。
  少年的眉目清淡,有如浓墨重彩的水墨画,带着某种缥缈的美感。但是在他的右眼眼角却有着一颗小小的泪痣,瞬间为这两色的画卷带来了剧烈的冲击,变成了惊心动魄的媚色。
  苏摩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蹙着眉接受这个世界里面的信息。许久,他放下手来,从那色泽寡淡的唇中溢出了一声叹息。
  苏摩是系统空间下属的任务者,在生前曾经同系统空间签订了契约:将于死亡之后清洗掉自己活着时所有的记忆,转而成为系统手下的一把刀,在无数的世界中穿梭,完成系统布置下来的任务。
  这个世界的任务评级只有d,是苏摩的系统帮他申请的用来度假的世界,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难度。
  而苏摩之前叹气倒也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原主实在是……太凄惨了点。
  年少成名,十二岁的时候就创作出来了举世皆惊、拍出了不可置信的天价的画作,甚至是被负有盛名的长者收为了自己的弟子;但是在那之后,原主便像是江郎才尽了一般,整整七年,都再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成绩来。
  他曾经被捧的有多高,那么现在就跌入泥潭,被践踏的有多狠。
  昔日的天之骄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区别对待,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他的画里面都缺少了那一种动人的神韵。
  就好像是……他所有的灵气,全部都被十二岁那年的那一副画作吸走了一样。
  最终,他在自己十九岁生日的这一天,误信了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书籍上的记载,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以鲜血作画,想要祈求神明的垂怜。
  至于结果么……
  这世间从来都不存在神明,便是有,也绝对称不上仁慈。【苏摩】这样做除了葬送自己还无比年轻的生命之外,根本影响不到任何人。
  而正是因为他的身死,也才有了作为任务者的苏摩的到来。
  “系统,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
  苏摩理清了自己所顶替的身份的大概情况之后,开口询问。
  【毕竟是给你的度假任务嘛,所以很轻松的!】
  【你只要完成那孩子的遗愿,重新成为在全世界上面都赫赫有名的大画家,就算是任务完成。名气越大,任务完成度就越高。如果足以达到有如达芬奇、梵高、毕加索那样的名垂千古的程度的话,还可以触发隐藏奖励。】
  苏摩眉头一动。
  “那还当真是……不难。”
  至少,握着笔画画,可比苏摩以前接到过的诸如拯救世界啊、一统天下啊、末世基建啊什么的要轻松的多。
  不愧是度假任务。
  苏摩翻身打算下床,然而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失血过多的的缘故,所以他在最开始居然没有能够站稳,还踉跄了几下。
  苏摩扶着墙来到了窗边,在画架前坐下。
  画架上面还留有原主死前最后创作的作品,然而却缺少了最后的收尾。用红色与黑色的色块涂抹出来的天空,混乱不堪、线条凌乱的大地与更远处的残垣断壁,仅仅是这样看着都会觉得疯狂和绝望扑面而来。
  一旁的颜料盘里面残留着红的令人心惊的色彩,是原主用自己的鲜血调和出来的颜色。
  “他的画都这样了,为什么没有人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苏摩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这画里面传递出来的精神状态,即便是没有那愚蠢到可笑的以鲜血作画的操作,他迟早也会自杀的。”
  【可能人们认为这是一种绘画风格?】
  系统猜测着。
  苏摩凝视着那副画,还没有想好要怎样将其完成,他身后的房间门却被人粗暴的推开了。
  “苏摩!”
  来人浑身上下都是名牌,即便苏摩认不出来,光是看料子都可以猜测到肯定是价格不菲。
  然而与那一身华贵的行头比起来,对方的语气不善,眼底是深深的不屑鄙夷,还有几分讥讽嘲弄的色彩。
  “老师让我来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朝过走了几步,一眼就看见了苏摩面前画架上的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