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当渣攻撩了阴狠受 作者:月下桂花酒(上)

字体:[ ]

  《当渣攻撩了阴狠受》作者:月下桂花酒
  文案:
  觅寻:在下区区一介书生,途径贵地,绝不是什么奸细。
  夙九兮殷红的唇动了动,面无表情地说:斩!
  觅寻愣了愣,这美人………好有个性!他喜欢!
  好不容易保住一命,却见色起意,成为了马夫还要夜夜削尖了脑袋往将军营帐里钻。
  将军,外面天寒地冻,你帐里这样暖和,你就让我在这里歇上一歇吧。
  “砰”地一声,被人一脚踢出营帐。
  清俊的男子爬起来,抖了抖衣袍上的灰,再接再厉、锲而不舍………被人连续踢了十九次后,终于在第二十次成功地睡在了将军帐里。
  睡着睡着,便睡到了将军的床上。
  觅寻搂着怀中的美人,笑得春风得意。
  吃干抹尽后,玩世不恭的俊美书生悄悄溜之大吉。
  夙九兮阴柔的眉间透出阴狠之色,冰冷地开口:封锁全城,将所有书生抓起来,一旦发现人,先打断他的腿!
 
  偏执阴狠美人受 & 优雅腹黑玩世不恭攻
  1.攻身份高贵,并非普通书生
  2.1v1 he
  3.主温馨甜蜜,小虐怡情
  作者菌微博:酒酒与飞飞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九兮、觅寻 ┃ 配角:林守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当渣攻撩了阴狠受
 
 
第1章 成为马奴
  某日,风和日丽。
  觅寻好不容易逃出娆国,斜晖脉脉下打马在羊肠小道上,远眺山下万里河山,正起兴学古来文人骚客赋诗一首,岂料诗刚开了个头,他便被一群官兵抓进了炀国军帐大营。
  原来炀国军营里丢了地形图,大将军夙九兮下令严加把守边境关隘,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立即抓起来严加审问。
  于是一群严格奉守夙九兮“宁可抓错不可放过”宗旨的官兵们在盘问了觅寻一个问题后,便将他抓了起来。
  其实官兵问得问题并不难,只是例常的问题,比如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为什么来炀国诸如此类。
  只是那官兵说话像放连珠炮一样,一口气连问了七八个问题,还附加上家里有几口人,几亩田,几头牛,几头羊,一副恨不得把你祖宗十八代都刨出来的架势。
  觅寻听完后嘴角抽了抽,顿了一秒,便成了他口中“吞吞吐吐,居心否测”之人,那官兵做事与他说话一样风风火火,一声令下,觅寻手上便多了又黑又粗的铁链。
  觅寻表示很冤。
  眼看着自己花十两纹银买下的白马被一群小兵乐滋滋地牵走,觅寻唇角一弯,摇头笑叹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少罗嗦,快走!”
  就这样,觅寻被当成奸细押入炀国军帐大营。
  一起被抓来的还有七八个身穿灰布衣的商贩,跪成一团哭得好像死了亲娘一样,哭声、求饶声、呼冤声混在一起,吵得整个军营不得安生。
  夙九兮长眉一皱,殷红的薄唇里冷冷吐字。
  “杀”
  地上跪着的人们浑身一抖,哭喊得更厉害了。
  “大人冤枉啊,我们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小生意人,绝不是什么奸细啊”
  “求大人念在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放了我吧”
  “大人,我那五岁的女儿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啊”
  “大人饶命啊”
  小商贩们哀嚎成一片,军营里坐在左右的副将们见了也有几分不忍心,可是谁也不敢出头来为他们求情。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九皇子!
  不错,夙九兮不仅仅是驻守边关的大将军,还是炀国九皇子,只因他暗中结党营私,企图谋反,不料这件事被人告发,他便被炀帝贬到边关。
  那个告发夙九兮的人,在夙九兮临行前一天,被发现浑身赤裸,血肉模糊的吊在九王府内房里,吊着的身体下面,是一锅咕咚咕咚冒着热泡的滚滚油锅,油锅里煮着从那人身上割下来的血肉以及他的子孙根。
  一回想起,在场的副将们无不后脊梁骨发寒。
  得罪了九皇子,下场可是比死还要可怕。
  原本欲开口求情的副将统统缩了回去。
  两个士兵正欲上前拿人,下方忽然传来一阵轻笑声,那笑声如玉石相击般优雅清磁,悦耳动听。
  夙九兮狭长的眸眯了起来,循声望去,只见军案下站着一个身姿修长,身穿月白袍的年轻男子,闲懒地摇着描金纸扇,似笑而非地望着自己。
  众副将跟着望去,无不眼前一亮。
  站在下方的男子身穿一袭皎洁的月白长袍,长得极为清俊,在一众灰头土脸,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商贩中,显得格外出挑。
  尤其是他手上戴着镣铐,分明身为阶下囚,周身却似萦绕看不见的贵胄之气,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优雅衿贵。
  反似座上客。
  正当副将们暗自猜测这是哪一家的贵公子,误闯到了这里时,夙九兮开口了。
  “你是何人。”
  觅寻“啪”地一声收起纸扇,拱手笑道:“在下觅寻,乃是一介书生。”
  听到这里,先前还在猜测纷纷的副将们大失所望,原来只是一个书生。
  坐在副将椅上头一把的一个黑衣黑发的年轻人脸上表情不同于其他人的失望,反而轻轻勾唇,墨色的眸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颇有兴趣地瞧着觅寻。
  堂中,夙九兮冰冷地盯住他浅灰色的眸子。
  “你不是炀国人。”
  “在下娆国人氏。”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