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当渣攻撩了阴狠受 作者:月下桂花酒(下)

字体:[ ]

第40章 是走是留
  “当真?”
  夙九兮瞬间便不挣扎了,霍得抬头,难以置信瞧住觅寻慵懒而又从容的俊容。
  阴柔的眉目间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觅寻笑着亲了亲他瞬间光彩起来的眼睛,“将军,我何曾骗过你。”
  夙九兮惊喜了一瞬间,很快冷静下来,看着他脸色犹豫道:“你不是说,世间之事,最难的便是两全。”
  “世间之事,两全最难,那是与世人而言,与在下而言”说到这里,刻意舔了舔夙九兮圆润晶莹的耳垂,压低了嗓音,在他耳畔呵着热气,“为博美人一笑,再难为夫也在所不辞。”
  酥麻又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畔。
  夙九兮的耳根一下子便红透了,心里又酥又麻,局势迫在眉睫,号角连营,敌军的冲杀声声声入耳,他的心却忽然安定了下来。
  甚至是因为战败,弹尽粮绝,孤立无援而产生的不安,绝望也全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主动握上觅寻修长有力的手,目光信任而又柔软地注视他,“你有什么办法?”
  觅寻回握住他的手,拉着他起身来到军案前,军案上方铺着一张羊皮色的地图,正是黑山的地形图。
  觅寻指着黑山脚下的某处,道:“此地乃是斧门关,位处褒、炀两国的边线交际处,同时也是离这里最近的褒国城关。”
  夙九兮点头,不解地问:“你说得没错,可是这和我能不能打败褒军有什么关系?”
  觅寻笑道:“将军,倘若能将驻扎在斧门关的褒军士兵引到这里来,那我们不就有了引敌军上钩的饵。”
  夙九兮听完后,蹙眉若有所思,在觅寻不知从哪里取出纸扇不徐不疾地摇时,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眼里放出光彩:“你是说利用他们来引诱褒军进入深林?”
  觅寻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啪”地一声将纸扇收在手里,“在下正是此意。”
  夙九兮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刚刚松开的眉头复又蹙起。
  “可是斧门关距此有百里之遥,而眼下敌军近在咫尺,就算我能将守在斧门关的褒军引到这里来,时间也来不及了。”
  夙九兮的担忧不无道理,就算他真能顺利将斧门关的褒军引诱到这里来,再设计让他们自相残杀,但是从时间上来说,根本就不可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空谈。
  然而觅寻听后只低低笑一声,脸上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产生的慌乱,微微往上勾的唇角永远是慵懒而又从容。
  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亲昵地捏了捏夙九兮的脸颊后,低低笑道:“将军只管放心,届时,自会有人替你将斧门关上的褒军引诱到这里来。”
  “到时,你只需”
  余下的话被悄声呵入夙九兮耳畔,不知觅寻究竟说了些什么,但见夙九兮一双漂亮的凤眸变了又变,眼里暗光变化不定,最终迸发出一阵奇光异彩,更衬得他那张过于阴柔的容颜越发得妖娆惑人。
  觅寻瞧得心中难耐,他本不就是会压抑自己的人,当下抱着夙九兮狠狠亲了一遍,然后笑得像偷了腥的猫般,道:“将军,小心。”
  夙九兮被吻得湿润红肿的唇上还残留着他的气息,看上去水光潋滟,分外勾人,那一双柔软似水的墨眸盈盈地望着那双幽澜迷人的浅灰眸,心里扑通扑通跳了起来,耳根透出薄红,轻轻点头。
  留下觅寻,拿起常伴左右的风翅剑,冲了出去。
  这一次觅寻没有再阻拦他。
  觅寻望着已空的营帐,唇边勾笑,浅灰眸里闪过一抹暗光,拿上搁在军案上的描金纸扇,同样离开。
  天色完全降下,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一直与褒军周旋打游击,不正面冲突的炀国士兵突然消失不见,等褒军追赶而至时,只见眼前立着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山径口出黑雾漫漫,山林黑影重重,整个林子散发出一中诡异的幽静与阴森。
  一个褒国小头目来到千军万马前,一马当先的将军铁骑下,报说炀军士兵消失不见了,很有可能是进入了这座山中。
  褒军两大将军死后,临时上任的大将军是个莽撞的武夫,见山林里一片漆黑幽寂,“哈哈”大笑道黑山中无路可通,炀军的人若进了黑山岂非是自取灭亡,他们又怎会如此愚蠢。
  正要下令去别处搜寻,黑山里面突然传出一阵强有力的骚动。
  “是炀军!他们真的进到山里面躲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以为躲进山里就没事了吗,看本将军不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就是,炀军的人实在可恨,整个下午都在跟咱们玩声东击西,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新上任的大将军正要率兵举兵进林时,从一旁传来一道清亮的反对声。
  那反对声来自一位身穿玄色铠甲,看上去高高瘦瘦的青年。
  那眉目俊秀的青年沉吟片刻,在一众人的不解与等待中,道:“万一敌军埋伏在黑山中,我军进去岂非是自投罗网。”
  闻言,那个墩胖的大将军布满络腮胡的脸上露出轻蔑之色,不以为然道:“殿下,我军有三万精兵铁骑,而敌军不过一万人马,怕他们作甚。再说,我们劫了他们的粮草,饿了他们四、五天,只怕炀营里的人已经饿得两眼昏花,路都走不动,兵器都拿不起来,更别说是埋伏了哈哈哈哈”
  一旁的士兵们听到后哄然大笑起来。
  那高高瘦瘦的青年听到后,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不可轻敌,你忘了朱将军和孙将军是怎么死的了吗!”
  那个新上任的络腮胡大将军脸色讪讪,在心里不满地嘀咕了一句,那还不是他们没本事,但面对那俊秀的青年时,仍是一副赔笑讨好的面容,“殿下,就算他们埋伏在里面,可我军有三万人马,人数整整是他们的三倍,何必怕他们。再说黑山里面无路可通,这一次他们是自绝后路,殿下切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