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每次重生都是暴君白月光[穿书] 作者:萧白笑

字体:[ ]

 
  文案
  慕熙穿书了,还是个病秧子,每隔几年就升天再换一副躯体。
  后来有一天睁开眼,他发现剧情开始了,自己重生成了书中的终极炮灰男配。
  如果他没记错,这个男配恶意模仿暴君白月光邀宠被拆穿,结局惨不忍睹。
  听说,白月光是暴君心尖肉,是他的逆鳞,是景王宫的禁忌,不可亵渎。
  作为真·工具人·炮灰男配兼暴君的真·如假包换·白月光,慕熙表示,拒绝传谣,从我做起。
  他倒要看看,他老实正直的太子哥哥怎么就成了冷血无情的暴君;还有好好威猛霸气又持久的一个人,怎么会英年早逝。
  这绝对不是因为想追暴君!!!
  换了副躯壳,我依旧是你最爱的模样。
  暴君小剧场:
  景晟向来以整治那些意图邀宠的人为乐,但最近新来的这个小侍君总觉得哪里不对,忽然有一天,他好像发现了真相。
  惨不忍睹,情何以堪!
  暴君陛下追悔莫及,“媳妇,再不济,孤还是能暖床的。”
  每一次失而复得,都是我的三生有幸。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少之,景晟(cheng) ┃ 配角: ┃ 其它:穿书改命
  一句话简介:穿书成了炮灰男配兼暴君白月光
  立意:生命可贵且行且珍惜,君王是万人之上,但也想做个平凡人,与自己相爱的人有简简单单的爱情。
 
 
第1章 剧情开始
  景晨六年,夜半,太阿殿。
  景国的王仍在兢兢业业批阅奏章,处理政事,殿内只有笔与纸的摩擦声。
  近些日子太阿殿的气氛终于比以前的战战兢兢要好上些许,总管太监张大富略微松了口气。
  这四年多,太阿殿的宫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前些天,张大富一咬牙,借着在陛下身边伺候了近二十年的勇气,把四年前那批人换了回来。
  虽然太阿殿仍旧是一副森然肃静生人勿进的气质,但到底比起之前那些宫人不至于太过惶恐。
  太阿殿灯火通明,陛下还没有休息的意思,殿内只剩下张大富和两个当值守夜的太监。
  这是太阿殿的常事,张大富跟着守了四年,近些日子开始力不从心了。
  他本不需如此,但终究没有走。
  也不知是不是今天见了慕家的人,以前的事又翻上心头,看着陛下日以继夜不知疲倦,内心难受的紧。
  他到底是打陛下五岁被封为太子时,就跟在身边了的。
  陛下被封为太子后就被独自扔去了东宫,授业于天下名师,从小按着伟大君王的标准养着,惯没什么喜怒哀乐。
  后来,东宫来了公子熙,总拉着陛下找乐子,也是那些年,让张大富忘了,他家陛下本是现今如此。
  答,答,答。
  雨水一滴滴落在地上,没一会儿便哗啦啦下了起来。
  现下刚过九月,气温刚刚降下去,突然倾盆大雨,夜里还是有些凉的。
  张大富正想着该把窗子关了,龙案上传来声音,“天凉了,把窗子关紧。”
  雨声被关在窗外,只能朦胧听得几声,张大富回过头,就见案上的人停了笔,拿着墨条认真磨着。
  磨墨这种奴该做的事,陛下还是从不让人插手。
  张大富最近吃了熊胆,胆子都变大了,还未想周全已经跪在案前哀切喊道。
  “陛下。”
  感觉到上面望过来的视线,张大富打颤,他真是被这雨迷了心窍,找死。
  左思右想,到底不敢提那个名字,磕碜了半晌。
  “陛、陛下,公子去了四年了。”
  静默片刻。
  砰!奏折被震得弹起,要不是龙案用的是顶好的材质,此时恐怕已尸首分离。
  张大富整个人缩起,头快抵进地里去,伏在地上的手臂无法控制,抖个不停。
  过了半晌,龙案上没什么动静,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殿内从未有人提及过什么禁忌。
  “起来。”
  张大富呼出口气,他这命暂且保住了。
  “慕家送了人来?”景晟忽然问起。
  “诺。回禀陛下,今日刚入宫,暂时安排在景秀宫。”张大富吃了一惊,他刚才还在为要不要禀报这事纠结。
  “慕容如枫如何了?”
  “回禀陛下,慕容公子对后宫应是有些排斥,不过到底是将门之后,倒一直镇定守礼。”
  景晟放下墨条,“明儿放晴了,后天孤陪他去马场,传宫里的都去。”
  “诺。”
  殿内沉寂了片刻,景晟拿起墨条缓慢磨着,他做的非常认真,就像那是一件一点儿都不简单而且甚是重要的事情。
  忽然,景晟说道:“慕家那个……”
  “陛下,慕家的小公子乖巧端正,看起来是个可人的,到底是一家门出来的,跟公子像了十成十。”
  张大富最近恐是嫌自己活得太长,打了打自己的嘴,心里直骂作死。
  “张大富,你当差多久了?”景晟放下墨条,拿起了朱笔,低沉的嗓音比雨夜还要冰凉,听不出情绪。
  张大富赶忙跪伏在地,“奴妄揣君心,罪该万死啊陛下。”他最近不该吃胆,该补脑。
  “你在孤身边有二十年了,”景晟自问自答,在一本奏折上批下秋后问斩四个大字,“下去吧。”
  二十年还是有情面的,张大富恐是自己也清楚,他方才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张大富跪伏着退出殿内,陛下正收尾,应是要歇息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