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是时候退隐了[穿书] 作者:十步谈霏(下)

字体:[ ]

 
 
第68章 隐圣谷
  这一句话, 立刻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狄三先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几乎已经被这人心可怖, 被这多方胁迫压垮的身躯骤然一震, 转首望去, 果然是鸣木雀!
  “木雀!”
  多少压抑, 多少不甘,多少委屈, 狄三先不由自主地呼唤了好友的名字,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明知对方此回怕无功而返,心中却难以抑制地浮现一抹希望。
  还好,还有你……
  季清掌门见搅局的竟是自家弟子, 脸色登时便黑了下来,喝道:“放肆!平日里撒野便罢, 这里哪有你说话之处!”
  鸣木雀此时中毒初愈,虽有木使灵药调养,却仍未完全好透。他仿佛是从别苑一路狂奔而来,面上额角俱是豆大的汗珠, 神情焦急, 手上紧紧攥着一株桃花枝和一块烧得焦黑的木头,一掌打落挚友手上灵刃,挡在身前,大喊道:“师父!灵宝阁并非三鲜焚毁!黑火也非三鲜所引!这就是证据!你们不可给他定罪!”
  高台上各大门派掌门闻言, 俱是面不改色, 至于心中如何打算,却是各有所异。但人言可畏, 在众多弟子面前,放着证据不管,那便是做贼心虚,是以即便心中不愿,总执令依旧冷哼一声,道:“黎儿,你去看看。”
  黎别曲是狄三先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之前虽碍于春执令的身份指认过他,但心中也觉得其中或有隐情。此刻见师弟这般笃定,她也燃起一丝希望,飞身下去,冲师弟点了点头,便拿起桃枝和焦木,运灵查看起来。
  灵宝的光辉自体内传出,逐渐附在桃枝之上,追本溯源,穷极因果,冥冥之中,她看到珍宝阁起火,随后被一剑斩断的景象。断裂的上三层翻滚而下,压断旁边几百棵上品紫叶桃,闪着光芒的灵器滚落一地,大都完好无损。
  事情发展有先有后,黎别曲睁开双眼,面上本带着些笑意,又强自压下,严肃道:“师父,事实因果我已看透,是珍宝楼先起火,狄三先才去救的。他没有故意损毁珍宝楼,是为保其中灵器,不得已为之!”
  这番话一出,周围众弟子哗然,有的偷覷衔花城主,有的直接看向南吕。黎神捕不会说谎,既然如此,之前的言论便全数推翻,也就是说……
  窃窃私语自身周传来,自知撒了谎的南吕脸上隐现慌乱之色,衔花城主却是不动不摇,随手拨弄着琴弦,轻笑道:“春执令这番言论,实在不负责,只看到珍宝楼起火,狄三先救灵宝,便定论无辜。你可知那火是谁放的,又是从何而来呢?”
  黎别曲怔愣道:“……这。”
  “说不出,是么?”衔花城主轻笑一声,又问道:“那我衔花应钟,是否确实被他所杀?”
  “杀人,该不该偿命?”
  “废去灵感,算不算轻判?”
  “季清春执令,你还有何话要说?”
  四个问题,问得黎别曲哑口无言,旁边的鸣木雀见他们竟仍想现场处置好友,心急则乱,上前一步,争论道:“城主只知应钟是三鲜所杀,可曾想过追溯源头?单凭一片血衣,就要他自废灵感,不觉无理么!”
  “住嘴!”季清派素来与衔花城井水不犯河水,见徒弟竟然这般直言冒犯,总执令气得挥手一掌,直用灵力封上他的嘴,又出困灵绳将人锁住,怒道:“别曲,把他拖下去!”
  黎别曲心中也觉得此事是父亲和其它掌门不讲理,但她作为季清春执令,亦是不可违抗掌门命令。只得无奈地看了眼狄三先,带着不断挣扎的师弟回到高台上,一众旁观的弟子中了。
  少了妨碍,季清掌门再次看向狄三先,不愿再拖延时间,直截了当的命令道:“动手吧!”
  狄三先见好友的努力在几句话间便化为泡影,心中五味陈杂,本欲再说些什么,不知为何,他的身体却动了起来。
  心下一惊,他拼力想要止住动作,但现在除了思想,所有的一切都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仿佛被人CAO控那般,他主动捡起地上灵刃,手中运灵,毫不留情地就向自己心脏灵核剜了进去!
  刀刃割裂血肉的感觉十分奇特,狄三先只觉胸口一凉,便有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强烈的灵气顺着缺口汹涌而出,化作旋风,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力道之强劲,吹得身处高台上所有弟子衣袍都猎猎作响。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所有灵力方才散尽,戳在胸口的灵刃‘叮当’一声掉了出来,落于地上时,锋刃犹带血迹,触目惊心。狄三先面上血色全无,一手捂住缺口,双腿因失了灵力而发软,身体摇晃两下,最终仍是支撑不住,缓缓单膝跪在地上。
  四周的其他门派弟子见罪人伏法,纷纷欢呼起来,高台上的季清掌门也是一副满意的样子,手一招,便将染血的灵刃收回手中,如同每次处置罪人,冷声宣告道:“罪人狄三先已经伏法,自绝灵感,从此以后,再不许踏入江湖一步!”
  冰冷的宣判,仿佛耳边撞钟,咚咚地在这边空旷的地方不断回响。
  被封住了嘴的鸣木雀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双眸骤然睁大,泪水汹涌而出,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好友,看着失了骄傲,失了一切的心上人,对自己迟来的痛恨,对自己无力的憎恶,在这一瞬间若氵朝水没顶,竟使得他冲破了封嘴的灵力,大喊道:“三鲜!”
  耳边嗡嗡声不断,之前虽决定挖灵核救人,却没想失去灵核竟会如此痛苦,狄三先耳闻好友呼唤,但嗓子干涩,手脚依旧似是被控制住那般无力,哪有力气回应。且那匕首不愧是专毁灵核的灵器,方才那一下,似是连心脏一道挖出,待所有灵力散去后,竟觉得里面空荡荡,仿佛半点血肉都没有了。
  狄戎自始至终都不错眼地俯视着自己的儿子,表情说不清是心疼还是冷漠,见他如此狼狈,只叹了口气,道:“扶他回去。”
  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时,忽然!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张扬的笑声自天外传来,其中威能,竟震得整个场地都在微微颤动!狄戎从声音猜到来人是谁,脸色一变,道:“阙近天?你不好好呆在天海岸,来中原作何!”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