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作者:四默(下)

字体:[ ]

 
 
第54章 54
  隐瞒,欺骗,怀疑……
  夏朝生背后冷汗如瀑。
  白虎的事发生以后,他与穆如期的关系一下子亲近起来。
  穆如期待一个人好时,能伪装得非常完美,不露出丝毫的破绽,就如同他的为人,明明虚伪至极,朝臣乃至百姓提起他,却都说不出半句坏话。
  夏朝生不是没提起过树林里那一箭。
  那宛若神来一笔的一箭,他自问,射不了那么准。
  可穆如期每每听他提起白虎,眼神里都会涌出伤痛,再拉着他的手,说:“还好那一箭……若是偏了分毫,你要孤如何是好?”
  穆如期甚至因为这件事,再也没碰过弓箭,连骑马,都抗拒了一段时日。
  夏朝生心痛不已,明白穆如期是受了惊吓。
  穆如期却反过来安慰他:“有你在,孤就算一辈子不能搭弓射箭,又有何妨?”
  这样的安慰到了夏朝生的耳朵里,是另一种负担。
  也是他后来心甘情愿吞下易子药的契机。
  他以为,穆如期对骑射产生阴影,是为了救自己的缘故,所以心甘情愿地“还”回去一个健全的身体。
  事实证明,夏朝生错了,还错得很离谱。
  白虎的眼睛,根本不是穆如期射中的。
  想通这一点后,有那么一瞬间,夏朝生的整颗心被恨意填满。
  但很快,他听见了穆如归的声音:“魇着了?”
  他呆呆地“啊”了一声,如梦方醒。
  他不再是前世被蒙在鼓里的夏朝生。
  他重回一世,嫁给了九叔,现在正好端端地躺在榻上,望着流水般的青纱床帐发呆。
  “可是魇着了?”穆如归替夏朝生擦去额角的冷汗,蹙眉道,“换身衣服再歇息吧。”
  他浑浑噩噩地点头:“好。”
  穆如归将夏花叫进来,吩咐她去拿干净的里衣,然后不着痕迹地问:“梦到什么了?”
  夏朝生疲惫地按压着眉心:“白虎。”
  穆如归一怔,眼神里有零星的恍然:“可是先前祭礼归途中,遇到的那一只?”
  他点了点头。
  “它瞎了两只眼睛。”穆如归等夏花拿来干净的里衣后,轻声说,“已不足为惧。”
  夏朝生走到屏风后,闻言,纳闷道:“为何瞎了两只眼睛?”
  他记得,当时在树林里,只有一支箭没入了老虎的眼睛。
  却听穆如归淡淡道:“前些时日,在骊山猎场出现的白虎,就是它。”
  屏风后的夏朝生如遭雷击。
  他指尖发颤,电光火石间想到了许多。
  ——九皇叔甚善骑射。
  ——九王爷在猎场射中了白虎的眼睛,得了陛下的厚赏。
  白虎,白虎。
  夏朝生穿上新换的里衣,定了定神,走到榻前,拉着穆如归的手,颤声问:“九叔,那头白虎……”
  话到嘴边,他却不知如何发问了。
  穆如归会错意,将夏朝生搂在怀里,娓娓道来:“他日,我曾射中白虎的另一只眼睛,所以在猎场,它回来,只为报昔日之仇。”
  穆如归言罢,惊觉他抖得愈发厉害,蹙眉喊人:“红五!”
  “王爷,属下在。”红五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去宫中请太医。”
  “不用!”夏朝生猛地提高嗓音,用汗津津的手扯出了穆如归的衣袖,“九叔,我……我没事。”
  穆如归见他面色苍白,透着一丝病态的红晕,哪里肯听他的话,直言,让红五快去快回。
  夏朝生见阻拦不及,也不拦了,索姓拽着穆如归的衣袖,又哭又笑。
  “九叔。”他笑前世的自己愚蠢,也哭前世的自己可悲,“那年……是你救了我?”
  穆如归常年不在上京城,并不知道,那一箭的功德已经被穆如期尽数揽去。
  他不过是随手一箭,哪怕即将被猛虎所伤的,不是夏朝生,他也不会袖手旁观,遂,思忖片刻,才想起来,夏朝生说的“救”是哪一回:“白虎记仇,相隔多年,在猎场见我,愤怒如初。”
  这话算是承认了。
  夏朝生眼里霎时滚下两行泪。
  是啊,穆如期连军功都要抢,更何况是救命之恩?
  “九叔。”他扑到穆如归怀里,哽咽道,“你为何不说?”
  穆如归当夏朝生还沉浸在可怖的梦里,无奈道:“不过是一箭……不足挂齿。”
  他浑身一震。
  怎么能说是不足挂齿呢?
  那是他和穆如归兜兜转转,终究错过的一辈子。
  后半宿,红五将太医从宫中请了出来。
  梁王刚回到上京,正是重视穆如归的时候,半夜惊闻九王妃病重,还以为夏朝生命不久矣,连贴身的内侍监都派了过来。
  如此大张旗鼓的一通闹,天未亮,上京城里又开始传,镇国侯府的小侯爷活不过这个冬天。
  紧接着,联想到近日来的传闻,以及太子洋洋洒洒的罪己诏书,大家纷纷感慨:“如今看来,陛下的赐婚也不无道理。”
  “是啊,太子殿下……哼,还不如那瘸了腿的九王爷呢!”
  “对,九王爷虽然瘸了腿,却断不会做出通敌叛国之事!”
  “嘘,这话你也敢乱说?”
  “秦通达都被凌迟处死了,有什么说不得?”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