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师尊想反攻+番外 作者:佛茶茶

字体:[ ]

 
  文案:
  徐司朝穿到一本小黄文里,而他就是书里那个被骗身骗心、然后又遭受各种强制爱,彻底沦为玩物的清冷美人师尊受。
  整日整日地被酱酱酿酿,徐司朝想到就腿软、腰酸: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
  为了日后能拥有正常的生活,他极力避免自己的大徒弟陷入极端。
  “师尊,你不要你的真爱了吗?”
  “我什么时候多出位真爱,莫要胡说。”
  “师尊,你怎么一直跟着我?”
  “那我不跟着你了。”
  话方落,他的大徒弟忽地笑了,满身的清冷融化,转瞬怒放成焰火。
  而他不知道自己的徒弟有两副面孔。
  另一副,化作妖孽魔修的徒弟总爱找他麻烦……和调戏他。
  “小朝朝,你怎么掉水里了?”
  “小朝朝,你身上真香~”
  “小朝朝,要不你别做你那不解风情的傻徒弟师尊了,做我娘子吧。”
  魔修般的徒弟将他压在石壁之间,凉薄的唇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徐司朝默默望着精分徒弟:对师尊如此不敬,是会被反攻的。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司朝、顾裴许┃配角:池予晚┃其它:受追攻
  一句话简介:反攻成功啦
  立意: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为此而努力,坚持就是胜利
 
 
第1章 你来撑伞
  惊雷乍响,雨淋湿了整片天空,飒飒秋风裹挟着细雨而来。
  雪白的长衣却沾染了几滴尘埃,像是泥点、血污。
  徐司朝站得笔直,迎着风雨的摧残,如玉的手握着一支短萧,萧中剑已是显现在绵绵雨雾中。
  “就你来替我撑伞吧。”
  他抬头。
  深紫的雷忽地突破天地,伴随震耳欲聋的闷吼,仿佛世界都在颤抖。
  说话之人的青衫落在雨幕中,本是修真界常见的服饰,穿在这人身上却似烟似风般不可捉摸,唯独眉心的血色花钿点缀出对方属于人的颜色。
  近年来新起的魔修,专干杀人越货的事,听说前不久偷了云机阁的某件东西,现已发出通缉令,谁提来该青衫魔徒的人头就许二百万灵石。
  没有要求活捉,想来偷的东西不算珍贵,纯粹是被这人无视云机阁的行为而惹怒的后果。
  徐司朝与余下六位散修为了那二百万灵石,对魔徒进行了追捕,谁料反被将了一军,他们因对方诡秘的手段全部失去了灵力,应该说想要灵力运转就会陷入一种逆流前进瀑布的滞留沉重感,无法顺畅使用法术。
  既然作为散修,早也就知道自己会在某时某地失去姓命,没有宗门庇佑和资源的他们,不得不为了那一星半点的利益豁出姓命来抢夺,否则他们也会因境界无法进阶耗尽寿数。
  包括徐司朝在内都认为自己会交代在面前的魔徒手中,然而对方却好整以暇地立在峭壁内撑伞避雨,许是观赏够他们绝望的神情,突然伸出一指,指向在场唯一站得稳定的徐司朝。
  莫名被指成打伞的跟班,脑子里还乱七八糟的徐司朝愣了好半响,连带着周围的人呼吸都虚弱了几分也没察觉到。
  “不愿意?”青衫魔徒看着他,眉心的花纹好像更红了,刺得徐司朝眼睛疼。
  若是换作真正的徐司朝应是不愿的,但现在的徐司朝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社畜宅男,当然懂得进退,并无原主那样深深的傲气。
  他收回短萧,走到对方近前,拿住对方手中举起的伞,他的手微微一顿,掌心中的伞柄竟是有着温度,是恰到好处的暖意。青衫魔徒用狭长的凤眸轻轻刮过真的过来的徐司朝,两人之间的氛围静默了瞬。
  徐司朝径自对上他的视线,没有错过对方眼中滑过的兴味。
  这就很CAO蛋了,徐司朝微微收紧了手指,他不明白别人穿越好歹有个消化时间,他倒好直接在战斗现场,还差不多是分出胜负的时候,想溜都溜不了。
  尽管心中骂骂咧咧,他面上仍是一片清冷淡然,能穿一身白衣的除去奔丧,肯定是个有洁癖的高冷装.逼犯,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件如在地球上学被学校统一要求的学生制服。
  青衫魔徒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松手的刹那抚过徐司朝的手背,温暖的指尖驱散了他经过风雨的微凉。
  徐司朝手下意识移远,而他稍稍泄开的衣襟露出一截白皙精致的锁骨和脖颈,在这份微妙的气氛中颤抖了下。
  他不知道对方看着这抹白,看了许久。
  而随着他退,另一人就进。
  徐司朝感觉到自己的背部抵住石壁退无可退,侧前方又是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魔修。
  正不知该怎么办时。
  响起一道略显苍老的男声,解救了他尴尬的境地。
  “朝夙真人可知道自己的徒弟如今却与魔徒为武。”有人看不惯徐司朝没骨气的做法,出言讽刺,“你这货色怪不得守不住你师父的苍琼宗。”
  徐司朝望向这位跳脚的陌生人,这人身上的衣服很旧,甚至能看见几处破洞,面容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头发略有些花白,一把老骨头还跟别人抢钱,真不怕骨头散架了。
  他初穿越接收到原主的记忆有限,并不清楚对方讲了些什么,而就是他毫不在乎的模样刺激到知道他身份的人。
  “还真是冷心冷情、狼心狗肺的玩意。”老头出言不逊,强撑的身体在空中晃荡几圈,就倒在粗砺的地面。
  “哦~死了,真可惜。”看热闹的魔徒遗憾叹息,他扭头瞅向身旁的徐司朝,对于人意外的镇定和平静,凤眸掠过丝疑虑,衣袂猛地飘飞,魔徒手中便出现了支瓷白的骨质短萧。
  徐司朝瞳孔略缩,轻瞥自己垂落的右手,他的武器换作了一颗鹅卵石,颜色还是乳白色的。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