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被自己圈养的金丝雀/被自己束缚的金丝雀+番外 作者:鱼二

字体:[ ]

 
  文案: 都知道,秦少养了一只金丝雀,
  皮肤白,声音轻,俩条小长腿细细柔柔,
  看着你的时候俩眼水汪汪,一眼就让人浑身发软
  秦越方最喜欢晚上的时候,小雀鸟为他一人发出声音。
  带着轻轻地啜泣和细细的呜咽,好听的让人上瘾.....
  秦越方是个大商人,
  干着白道的活,用着黑道的心,说无恶不作都算客气。
  临到终了,终于遭报应了。
  他重生了, 可是却不是重生在自己身上。
  他被“自己”包养了。
  成为 了一只笼中 雀。
  如果自己爱上自己,你会怎么做?
  可是自己都不爱自己,还有谁会爱你?
  美貌重生受x自大自我“自己"攻
  *************************
 
 
第1章 金丝雀
  说起来人最不熟悉的,可能就是自己的脸了。
  人们只会在镜子里或者照片里,短暂的看到自己的容貌,却无法深深刻在自己的心中。
  而他却有这个幸运,亲眼看到自己。
  年轻的自己。
  真是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
  ......
  “秦少这是从哪里撬出来的宝贝,这水光滑嫩的,不知道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呢。”
  旁边的人殷勤的对着秦越方打趣,试图让场面火热一些。
  方夜音被周围混乱的声音吵的头昏脑胀,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回应,喉咙却只发出一丝丝低低的娇嫩声调,细不可闻。
  他恍然之间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差点忘记了。他这会已经不是那个商业大亨秦少了,而是一只被秦少捡回来的“金丝雀”。
  秦越方是个大商人,十二岁死爹死妈,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家产被亲戚当皮球一般踢来踢去,十八岁拿回所有财产,从此走上险峻的大道。
  干着白道的活,用着黑道的心,说无恶不作都算客气。
  所以临到终了,报应来了。
  他重生了,可是却不是在自己身上。
  他救了“自己”,又被“自己”关了起来。
  枯燥的宴会结束,秦越方在众人的恭送中搂着方夜音纤细的肩膀坐上新车。低头吻了吻方夜音的发丝,轻声询问。
  “刚刚想说什么?嗯?”
  方夜音摇了摇头,低垂着眼眸不作声。顺着他的摇头,偏长的发丝掉进雪白的脖颈里,在肌肤上妖娆扭动,秦越方莫名心中一动,喉咙有一丝干渴。
  他并不是会克制自己的人,所以他顺从自己的心意,直接吻上了身下的脖颈。
  还未曾尝到几分甘美解渴,身下的人骤然僵硬,下意识躲避起来,却又挣不脱肩上的大手,像是柔软无力的小动物,在枷锁里垂死挣扎。
  秦越方眼眸一沉,手上松开,任由怀里的人挣扎离开,蜷缩在距离他最远的角落,表情恍惚。
  秦越方表情越发沉闷,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将衬衣纽扣解开,冷冷道:“你躲什么,CAO都CAO了还不让亲?”
  方夜音脸色变得惨白,小小软软的手指拧成一个拳头,抿着嘴唇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情绪来的明显脆弱又直白,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雀鸟。
  秦越方又止不住的心软起来。
  秦越方靠近了他一点,伸手摸向他的脸颊。
  这一次,方夜音没有躲开,只是怯怯的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可是偏偏一双眼睛又大又圆,黑色的瞳孔带着丝丝亮光,湿漉漉的让人心间发烫,想要捂在怀里搓揉。
  秦越方手指摸上他的软嫩颊肉,满意道:“听话一点,不就好了。”
  方夜音低低的嗯了一声,清嫩的嗓音又柔又细,像是小雀啾了一声,甜腻腻。秦越方几乎在一瞬间就有了反应。
  几乎是不容拒绝的,便抬起方夜音的下巴,吻在了他微颤的粉唇上。
  方夜音看着面前人的面容,越来越近,瞳孔扩散,瞳孔深处的情绪,是无法发泄的暴怒厌恶。
  方夜音心想,他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如此厌恶自己。
  介绍下,自攻自受文
  简单来说就是秦越方,死后重生到了少年方夜音身上
  却被这个时空的“自己”带回家,圈养了起来
  开始日更!希望大家喜欢~
 
 
第2章 初遇
  秦越方站在床边,眼中带着丝丝灼热打量陷进床中的方夜音,雪色的肌肤在深色的床单上,白的几乎要发出柔光。
  就像是砂砾中的珍珠一样显眼。
  他第一次见到方夜音,是在一个落后的小山村。
  秦越方一边回忆一边弯腰,伸手在方夜音的细腰上慢慢摩挲,手下细嫩的触感,好的让他眯起眼,笑容也带上缠眷而情.色味道。
  那天天气不太好,刚刚下过小雨的山路极其难走。秦越方带着伤和手下一起躲进村角破屋,心情极其燥郁。他们穿着黑色西装,加上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村中没有人敢帮助他们。
  方夜音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头发长的像个姑娘,穿着有些发黄的白色衬衫,裹在消瘦的身上显得空荡荡。
  他似乎刚刚从河边回来,挽起的裤腿露出洁白的一块小腿,带着湿漉漉的水迹,像是从水里捞出的白豆.腐。和周围的贫瘠格格不入。
  他一进村就看见了他们,腿脚一顿,双眼圆圆,有些傻乎乎的看着他们。
  秦越方视线顿在他的身上许久,鬼使神差的对他招了招手。
  这一招,手便停不下来了。
  手指暧昧而灵活的在方夜音的洁白胸膛玩弄。秦越方俯下身子,低头在他发丝上摩挲鼻尖,柔软到眷恋,温柔的低低喃道:“还好我进了你的村子,不然怎么能发现你这只小麻雀。”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