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魔王不想蛊惑你(快穿) 作者:荔枝薄荷味(下)

字体:[ ]

 
第46章 
  长发如墨, 散开在粼粼的泉水中,随着水波一卷一卷的。而路易在水面之外的皮肤、头发和衣服却都是干燥舒爽,不沾一丝水痕。
  这情形戚乌也不是没见过, 大概率是这贪嘴的小家伙用了疏水咒一类的法术。只是他不动声色地在路易身上探查一番, 仍然感受不到应有的内力和真气的流转。
  “唔, 确实……更好吃些。”路易捻起一片剔透雪白的鱼肉,软舌一卷便将其吃进腹中。
  他满意地眯了眯眼,转头认真朝着戚乌道谢。
  坐在岸边的大尾巴狼歪了歪头, 全然不像初见时那副唯我独尊的孤傲模样:“我师父说,你是魔,不是妖。”
  路易停下吃鱼肉的手,默默地往泉水中心的位置躲去。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恶魔这个种族, 他便也坦荡荡地承认了:“都差不多嘛。”
  看他这副模样,戚乌忍不住崩出几条青筋, 脑海中又响起申屠氿的声音。
  能蛊惑天下人心,能让世间血流漂橹。
  就看路易像猫崽子一样地玩水, 怎么可能做到那么恐怖的事情?
  破元山已经空寂了许多年, 他这片福泉洞府也只有他独自一人生活。今天心血来氵朝捡来了一个白嫩嫩的小徒弟,此时此刻戚乌最担忧的还是路易的安危:“那,我的那些功法, 你修练不成?”
  “当然。”路易咂咂嘴, 点头。他回头又巡视一番这片“原始森林”,隐约从戚乌“高傲”的表情中看出一丝像是大型犬一样的失落。
  不能教自己的新徒弟, 这对于初次做“师父”的戚乌来讲可算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显然戚乌独自生活惯了, 自主调节心情在他这里是必备的技能,因此不出三秒钟,方才那个像是丧家犬似的大妖就重新恢复到原本生龙活虎的模样。他站起来理了理长袍, 施了个法术将散落一地的秘籍和玉筒收了回来:“那也无妨,我先去把这些收起来。”
  说着,他拎起一枚玉筒嫌弃地看了看:“这些玩意也只有人修才会整理。”
  而他们妖修,向来都是自己摸索着修炼的。
  他不过是觉得有了这些玉筒和秘籍送给他的小徒弟,对方兴许能够修炼得更快些。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路易咬着嘴唇看戚乌远去的身影,忽然有些明白这位“长老”究竟有哪里让他觉得违和满满了。
  修仙者的衣袍向来灵气满溢,远远看去就是仙风道骨。那些人的神态动作也无一不充满了礼数,唯有这戚乌……
  活把那身长袍穿得像是街头恶霸。
  这片福泉洞府被大片的茂密植被包围,许是因为戚乌本身是个妖修的原因,他对于这种自然地带有着浑然天成的亲和力。
  因而这座破元山虽说没有人修来往,活跃顽皮的小妖和动物却是一点不少。
  没了别人在此逗乐,单余一人的路易颇觉无趣,索姓埋头在水中观察起那些灵鱼来。
  然而不等他数清楚那些鱼有多少胡须,不远处靠近岸边的地方便有了几声水流波动的哗啦声。
  路易警觉地回头,看到一双小褐色的小毛爪子捞了一只松果在水里涮着。
  野兽?
  他从水中冒出头,对上了一双褐色的滴溜转的眼睛。
  那野兽体型不大,浑身被毛灰棕色混杂,面部一对黑色眼圈,尾巴一圈褐色一圈白色。
  野兽显然也被水中忽然冒出的路易吓了一跳,爪子里勾着的松果都被它一时不察丢进了水里。
  好可爱!
  路易有些高兴,他尽可能面带善意,扒拉着清澈的泉水靠近岸边,伸出双手:“别怕。”
  本来瑟瑟发抖的野兽也逐渐安静下来,后退的动作停下,乖巧蹲坐在岸边等路易接近。
  好可爱。
  殊不知那野兽也用一双圆眼睛盯着路易看,对于奇怪气息的抵触也消失不见。
  另一边,戚乌正从破元山后山缓缓归来。
  他方才将秘籍又丢回了主峰,转头回来时忽然想到自己后山果园中的那些五蕴果应是熟透了,顺路便又去采了些果子回来。
  五蕴果对于修仙者,无论是妖修人修,都是作用极佳的天才地宝,他从山中猛兽口中夺下的仅有几个果子全部拿来种在了后山,自己还没舍得吃,就全便宜了那贪嘴的小家伙。
  戚乌暗自一磨牙,又想到路易的身份。
  这果子大概率对于路易是没什么作用的……
  也罢。
  他自嘲般一笑,就给小家伙当零嘴好了。
  “路易?我回来了。”他悄悄从储物戒子里拿出两个红灿灿的五蕴果,上边还带着些新鲜的水珠:“来尝尝这个,总吃鱼肉——”
  会腻的。
  戚乌顿住脚步,一眼看到自己新收的小徒弟正坐在岸边抱着一只小浣熊撸毛,甚至还顺着浣熊的尾巴从头撸到尾!
  那浣熊身子都软了!!
  “碧溪!”他一声低吼,扑上去把浣熊甩开,像头护崽子的狼王,阴鸷地盯着瑟瑟发抖的浣熊精。
  就见浣熊在戚乌的低吼声中缓缓化形成人,很快变成了一个阳光少年的模样,褐发黑眼,前额还顶着一绺白色的呆毛迎风飘遥:“老大。”
  只是少年头顶的卷发明显乱蓬蓬的,是方才路易不得章法一顿胡乱揉搓的杰作。他先是嘿嘿笑了两声,随即气势越来越怂,眼看着就在戚乌面前矮下去一节:“这是你新收的徒弟嘛?我好喜欢他!但是……但是,他闻起来有些奇怪。”
  路易整个人呆住,撑着地后退两下,差点翻进水里去。他撸了半天的小动物……是个人?
  怎么这家伙什么都不说啊!
  “你离他远些。”戚乌面色阴沉,属于大妖的威压一股脑朝着碧溪投去,压得对方扑通就跪在了地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