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背景板人权系统[快穿] 作者:木楚棠(中)

字体:[ ]

 
 
第67章 我的不会系鞋带的男孩(八)
  午休时间大家出门吃饭, 越来越多的人回头看向教学楼楼顶。沈鸢也随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 楼顶一排小弟站好, 以窗户为间距,每人手里拿着一卷条幅。
  “一、二、三!”口号一下,数卷条幅齐刷刷展开。
  条幅上是他们对尹朔流的真挚祝福, 诸如“高三一班尹朔流,此子恐怖如斯”、“不鸣则已, 一鸣惊人”、“Y中幸甚有你”以及“站在Y中食物链顶端的男人”等等。
  尹朔涵掏出手机拍照, 边拍边问尹朔流:“你怎么不拍啊?这可是你的拉风时刻。”
  “搞什么形式主义啊,我考成这样的成绩很奇怪吗, 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大张旗鼓的?”尹朔流不以为意。
  沈鸢还在一旁围观, 冷不防被尹朔流的胳膊肘碰了一下:“你围观得很高兴啊,要不我让他们加上你的名字?”
  “不用,总考这些分, 没必要。”沈鸢同样用胳膊肘回碰过去, “让他们下来吧, 天也怪冷的。”
  采访结束后, 有关尹朔流是否作弊的争议彻底平息,即便有人提起尹朔流和考试, 说的也是如条幅上的一样,称他“恐怖如斯”。
  尹朔流原本想采访时说完那句话就走, 最后却没有早退, 留在学校直到放学。
  班里其他同学都走了, 沈鸢还在收拾书包, 尹朔流问他:“一起过圣诞?”
  尹朔流和家人关系紧张,全家唯一和他走得近的只有尹朔涵。沈鸢问尹朔流:“你不陪妹妹?”
  “她用我陪?周围一堆男男女女,吵死了。”尹朔流将书包往肩膀后边一甩,大步走出教室。
  像卫星一样跟在尹朔流身边的众多小弟,今天放学时破天荒没到教室报到,沈鸢又问:“小弟呢?被你遣散了?”
  “被我遣散了,你当他们不过节的?别说别人了,你想怎么过圣诞?”尹朔流问。
  “也没什么想法,就当普通的日子过。”沈鸢对聚会之类的庆祝活动习以为常,想放松放松。
  尹朔流却当他是从小到大都没机会接触这些,问道:“没喝过酒吧?我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圣诞。”
  “也好。”沈鸢随尹朔流来到一个熟悉的地方——他的新家对门。
  尹朔流家的设计以黑白灰三色为主,他从黑色的红酒柜中拿出一瓶红酒开启,倒入酒杯中:“给。”
  沈鸢品了一小口:“嗯,不错。”
  杯中的红酒饮到一半,他有些不适。杜栩川酒精过敏,这一点连杜栩川自己都不知道,沈鸢还是将余下半杯酒喝掉,后知后觉说道:“我好像有点酒精过敏。”
  “你脸都红了,别喝了,这瓶我喝。”尹朔流给自己倒上酒。
  沈鸢坐在沙发上,眼看着尹朔流一杯接一杯喝着,纵然尹朔流并不酒精过敏他也看不下去了。他夺过尹朔流的酒杯,劝道:“你还让我别喝,你也别喝了。”
  “我这是享受,享受,你懂吗?”尹朔流见酒杯失守,伸手去抓酒瓶。
  沈鸢在尹朔流得手前没收酒瓶,尹朔流愈挫愈勇,要拍掉沈鸢拿着酒杯的手。沈鸢利落起身,将酒瓶放回酒柜,挡在酒柜面前不让尹朔流再拿到酒。
  “你以为我家没有啤酒吗?”说着,尹朔流露出有点恍惚的志在必得的笑容,转身摇摇晃晃走向冰箱。
  赶在尹朔流倒地前,沈鸢充当了尹朔流的垫子,两人一起倒在地上。尹朔流的头刚好砸在沈鸢胸口的位置,砸得他一时胸闷气短,心脑血管供血不足。
  “早点睡觉吧,宿醉会头疼。”沈鸢扶着尹朔流回到卧室,他展开被子盖在尹朔流身上,移开尹朔流胸口的手以免对方晚上做噩梦,关好所有灯最后关上门。
  尹朔流回家就换好了睡衣,沈鸢正好免了换衣服的工序,安置好他之后回到对门自己家,浴缸放好水,泡了个惬意的热水澡。
  第二天上午,沈鸢买了一部便宜的手机以备平时用,面对大家的时候,他得用价位合适的手机。学校很多通知都在线上发布,或通过电话联络,之前他一直处于和大家失联的状态,同学联络他只能到他家找人,对大家来说都有很多不便。
  他不能让别人认为杜栩川是个败家子,抵押父亲留下的老房子就是为了用换来的钱大肆挥霍。别人要是在他本来的世界指责他沈鸢如何如何,可以,但换成这个世界,人们指责杜栩川,不行。
  沈鸢记了班级的群号申请加群,还加上同学们的好友。
  尹朔流发来消息:“昨天真抱歉,下次你可以住我那,有房间,不用大晚上折腾回去。”
  “没事,年轻人正需要运动。”沈鸢回复道。
  年底由于双休日和节假日安排,十余天的时间被拆得七零八落,差不多上三天休一天,12月31号高一高二开联欢会,高三放假。
  大家的安排各不相同,尹朔涵和朋友去看跨年演唱会,尹朔流剩下几天课翘掉去国外度假,沈鸢则是先陪邓淑云跨年,再宅在家中。
  晚上,沈鸢端上最后一道菜:“小姨,你尝尝我的手艺。”
  邓淑云面带忧虑之色,问道:“小川,你和那家人联系上没有?”
  “没呢,应该快了,早晚的事。”沈鸢成竹在胸,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中。
  “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小川,你这么优秀,他们不会偏向他的,你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邓淑云又说。
  “其实我认识他,他之前追求了我两年,这学期开始变得歇斯底里的,感觉他精神状态不太好,加上他的朋友在学校处处针对我,我就转学了。”沈鸢一边说,一边挑了双新筷子为邓淑云夹菜。
  “他遗传了他母亲的病。”邓淑云叹道,“小川,是我们对不起你。”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