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boss,你轮椅后飘着花哥+番外 作者:乐玙(上)

字体:[ ]

 
  文案:
  某一天,骆柯被一脑袋凉水浇醒了,一睁眼就在大佬的浴室里,被浇了个透心凉。他带着花哥的技能,琴棋书画、医武风流,可惜是个阿飘。
  没多久,大佬找了个道士来想捉鬼。
  再没多久,大佬从裤兜里拿出了小镜子,光明正大看他。
  有一天,大佬的运气越来越差,下车摔跤、轮椅失灵、电梯故障……骆柯发现他的存在感变强了!他也变强了!!
  为了救顾清宁,骆柯一踩油门,冲进了里世界,千里救夫……咳,千里救老板。
  于是,华国第一治愈系出现了,他打碎阴谋者的桎梏,他顺利的晋升为顾清宁的男朋友。
  从此,华国出现了一个人形升级丸子,听说花哥毛笔所指之处,想升级便升级;听说花哥是人形医疗院,谁都想请他;听说有人拿着小黄*,和花哥做了好朋友……
  PS:花哥的技能是剑三的万花,攻坐着轮椅,之后会被受治好痊愈。
  甜甜甜~本文又叫《论背后灵的存在感》,喜欢的大可爱可以去添加作者的专栏哦~以后面包和牛奶都会有!!!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柯,顾清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boss,你轮椅后飘着花哥~
  ==============
 
 
第1章 
  大冬天被一头凉水浇下来是什么感觉,骆柯可算是知道了,他一个激灵瞬间清醒,急忙往后退了退,又被墙壁挡住退路。
  房间里,水雾缭绕。
  怎,怎么回事儿?他不是在卧室里打基三吗?还没在电脑面前待一天呢,总不可能就这点儿时间就承受不住晕厥了吧?不然怎么会做梦。
  这哪儿呀?谁给他搬到浴室来了,还淋了他一头水,骆柯伸手看了看,幸好身上没打湿。
  骆柯这才有精力扫了扫周围,这是一间宽阔的浴室,比他们学校一层的洗澡间还大,灯光下显得纤尘不染。
  他最后才将视线定在了那坐在浴缸里的男人脸上,然后就定住了目光。
  活了十八年,这还是第一次他在现实里看见剑眉星眸、俊美硬朗的一张的脸,这就是他理想中的自己应该有的样子,可惜,他本人一点儿也不硬朗。
  好看的人谁不喜欢,就凭这张脸,骆柯也消散了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生气和不安。
  忽然,那男人侧过头来,皱着眉头看向骆柯的方向,鹰隼一般的目光带着冷漠,深邃的眼里黑沉沉地压抑着翻滚的情绪,然而那些情绪被掩藏得太深,让人无法看清。
  骆柯被吓得呼吸一滞,急忙往后退了退,对顾清宁举起两只手,“哥们儿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宽大的袖子滑到骆柯手肘处,露出白得透明的小臂,然而此时的骆柯目光却并没有放在自己身上。
  他觉得他紧张得都没有呼吸了,这人不会以为他是变态躲在浴室吧?
  骆柯苦着脸,这比他不小心扯了哥们儿闺蜜的裙子,发现比他还大,更让他觉得尴尬。
  “真的,我不是故意进来的,我一睁眼就在这了,对了哥们儿,这儿哪儿呀?你知道谁把我弄进来的吗?”
  骆柯一双眼睛里满是真诚看着那男人的眼睛,然而那男人也只是盯着他,半晌也没说话。“莫不是这哥们儿是个哑巴。”骆柯轻声道,右手不自觉的摩挲着腰间冰凉的某个装饰品。
  良久,那个男人直接忽略了他的存在,已经仰着头闭目养神了。
  这是不在意他在边上看呢?还是看不见他啊?这么大一个不认识的大活人在这儿。
  骆柯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愿意往最坏的那个猜测想。
  他大步向前走去,黑色长发随着他的走动在黑底紫纹的长袍上荡了荡,宽大袖摆也跟着荡了荡。
  他走到浴缸边上,弯腰盯着男人的侧脸,喉咙干咽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在男人面前挥了挥手掌。
  然而男人深邃的眸子里带着亮光,完全不可能是瞎子,而且在男人眼睛里,他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身影。“不会吧……”
  骆柯皱紧了眉头,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他这下是不敢相信也没办法了,艹,哪儿来的这么倒霉,不就是在电脑前坐了一天吗?他明明还吃了饭的,怎么可能打个游戏就把自己打死了,还变成鬼了,就是写小说也没这么不靠谱啊……
  骆柯呆呆地蹲在浴缸边上,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男人动了动手臂,目光看着浴缸一边,晶莹的水珠被甩了出去,在空中滑过抛物线,摔落在地上,溅起一朵小小水花。
  看到地上那水花,男人眉头松了些,抬手按了按鼻根,露出了些许疲惫。
  骆柯也跟着几滴水珠的弧线看下去,终于看到了他身上有点儿不对劲儿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穿上了一身眼熟的长袍,黑色带着紫色暗纹的大袖子,那熟悉的门派标志,骆柯赶紧反手一抓,抓到了垂顺冰凉的一头长发,他低头一看,果然看到了腰间挂着的那95级离经大橙武,一把蓝晶笔杆、金色流苏的大毛笔。
  这明明就是他之前玩儿的游戏角色的打扮,儒风套的万花花哥!!
  骆柯眨了眨眼,抱着双腿坐在浴缸边上,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了。
  他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是捏着游戏人物的样子吧,所以,他还是在做梦吧,这样想着,骆柯抬手,看着这骨节分明、白皙得透明的手,放在嘴里狠狠咬了一下。
  果然不疼!
  哈哈,是做梦吧?
  骆柯苦笑着,实在没办法欺骗自己了,毕竟阿飘也不疼。
  他一脸颓废,花哥那张漂亮儒雅的脸多了几分忧郁。
  “诶。”
  骆柯深深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到这里来了,他也没办法,只能老话,既来之则安之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